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326595徐倌倌賀宴
326595徐倌倌賀宴 連載中

326595徐倌倌賀宴

來源:google 作者:徐倌倌賀宴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夫人 徐倌倌 現代言情

326595徐倌倌賀宴明知他不喜歡自己,卻還是強求了三年!她與賀宴從頭到尾就是一個錯誤她和賀宴的一輩子……就到此為止了!原來她這一場深愛,在賀宴看來卻是折磨要不然,怎麼能用上放過二字!徐倌倌咳着,血從唇齒間湧出,洇紅了被子……...展開

《326595徐倌倌賀宴》章節試讀:

326595徐倌倌賀宴明知他不喜歡自己,卻還是強求了三年!
她與賀宴從頭到尾就是一個錯誤。
她和賀宴的一輩子……就到此為止了!
原來她這一場深愛,在賀宴看來卻是折磨。
要不然,怎麼能用上放過二字!
徐倌倌咳着,血從唇齒間湧出,洇紅了被子……...上元佳節,萬千燈火。
京城大街小巷處處燈火通明,唯有錦衣衛指揮使賀宴的府上清冷蕭瑟。
桌案前,徐倌倌看着面前白紙上的休書二字,捏緊了狼毫筆。
三年前母家遭禍,無一人存活,從那時起,夫君賀宴就成了她唯一的親人,賀府便是她的家。
只可惜,這只是她一廂情願的想法。
許久,筆尖的墨滴落了下來,暈花了紙上的字跡。
徐倌倌目光黯了黯,沉默鋪好張新的宣紙,一筆一划地重新寫下了「休書」這兩個字。
寫到一半時,丫鬟小蝶從外面跑了進來,語氣雀躍:「夫人,外面正在舉行元宵燈會,熱鬧極了,您不出去看看嗎?」
話落,恰逢煙火轟鳴,照亮半邊天。
徐倌倌抬頭看去,眼中露出一絲嚮往,又很快消失不見。
她收回視線,看着案上已經寫了一半的休書:「夫君還未歸,等他回來,看他的意思吧。」
小蝶忍不住道:「以往夫人還未出閣時,明明最喜熱鬧了,但自從嫁進賀府,就跟變了個人似的……」「小蝶。」
徐倌倌蹙眉喝停了她的話,心裏卻充滿了苦澀。
三年了,她故作出一副淡然模樣,以為能騙過所有人,結果不曾想,卻連個小丫頭都沒能騙過。
失神間,門外傳來了小廝的聲音:「大人回來了!」
聞聲,徐倌倌立刻放下了手中的筆,跑出去相迎。
遠遠地就看見夜色中,一身飛魚服的賀宴正款步而來,身姿挺拔,風光霽月。
「夫君,你回來了。」
賀宴身上帶着些寒霜,卻連一個多餘的眼神都沒有給她,徑直從她身旁掠過。
徐倌倌僵了瞬,回頭去望,只瞧見賀宴沒入門內的背影。
一陣冷風吹來,她喉間一陣刺癢,卻還是生生壓下,邁步進了房。
屋內炭火燃着,有些許熱。
徐倌倌伸手為賀宴取掉披風,卻聽「啪」的一聲。
一個同心結從中掉出,砸在地上。
她俯身撿起,眼睫微顫。
這是元宵佳會上才會有的東西,所以賀宴已經去過了?
更重要的是,這同心結都是女子贈與心愛男子的定情之物……思量中,徐倌倌忽覺手中一空。
回過神,就看到賀宴已經拿回了那同心結,冷着臉看她:「做事毛毛躁躁,要你何用?
!」
徐倌倌被這話刺得呼吸發窒。
但更讓她揪心的,是一向鎮靜的男人此刻竟有些緊張!
徐倌倌忍不住開口:「夫君,這同心結是何人送你的?」
賀宴語氣冰冷:「不該問的就不要問。」
語畢,他轉身進了內室。
留下徐倌倌定定站在原地,心抽疼得厲害。
驀地,她喉嚨泛起一股腥甜,竟咳出了鮮血。
在她身後的小蝶看到這一幕,大驚失色:「夫人,您這是怎麼了?」
「沒事。」
徐倌倌擺了擺手,示意她不要聲張。
只是她看着那手絹上的鮮紅,驀地想起三日前自己去醫館看病時大夫說的話。
「夫人,您本就患有心悸,加上終日鬱結已經藥石無醫,最多只有三個月的壽命。」

《326595徐倌倌賀宴》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