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44號咖啡館
44號咖啡館 連載中

44號咖啡館

來源:google 作者:會唱歌跳舞的魚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會唱歌跳舞的魚 懸疑驚悚 沈一玄

寂靜無人的街道上,有一家只在深夜十二點營業的咖啡館,據說那不是給人開的,而是給鬼開的,它叫——44號咖啡館!展開

《44號咖啡館》章節試讀:

時樂看着沈一玄不上道的樣子,開始傲嬌起來,就是不說話。

沈一玄被時樂傲嬌的樣子氣壞了,這熊孩子關鍵時刻就會掉鏈子。

強忍着怒火,「然後呢,快說,不然晚上就不帶你去了。」

時樂聽到沈一玄的威脅,哼了一聲,

這才心不甘情不願的,說出了他打聽到的事情。

「從那以後,那棟別墅就接二連三的出現了怪事,

先是那個女人帶來的小男孩,無緣無故從樓梯上摔下來,

然後那個女人洗澡的時候不小心滑倒撞到浴缸里,

還有人晚上路過的時候,發現有鬼影。

這樣的事情數不勝數,李松沒有法子了,只好花大價錢請了很多道士來,

只可惜被人騙了,一個有真本事的人都沒有,」

「額……」時樂摸了摸腦袋,想了想,

「對了,那李松好像又花了大價錢親自上龍虎山請來了一個天師,

叫張什麼的,反正聽着就挺厲害的,

據說他要把葉雲熙的鬼魂打得魂飛魄散,永世不得超生。」

「再怎麼說,一日夫妻百日恩,還生了個女兒,這也太狠了。」

時樂咂了咂嘴,他非常鄙視那鳳凰男李松。

「量小非君子,無毒不丈夫,錢財二字自古就動人心。

為此鋌而走險,殺妻棄子,也不在話下。」

時樂看着沈一玄依然淡定從容的模樣,心中很是不解。

「你怎麼好像都不生氣的,」

「因為這是一件非常無聊的事情,沒啥好生氣的,

生氣容易傷肝,容易誘發膽囊炎、膽結石、膽息肉等疾病。

也容易傷心臟,影響血液循環,

生病倒是沒什麼要緊的,關鍵是要花錢,

為這樣的人,生氣花錢不值當。」

「額……」時樂咂了咂嘴,想了想,好像的確是這樣,他不禁佩服起沈一玄的氣度來。

餐好上桌,沈一玄聞着金黃酥脆的烤乳鴿,口中的唾液不斷分泌。

趕緊戴上手套,掰下一隻腿,啃起來。

入口酥脆,香味撲鼻,恨不得連舌頭也一起咬下。

勺起一旁的魚湯,醇厚鮮美,讓人回味無窮。

沈一玄狼吞虎咽起來,感覺自己二十幾年都白活了。

不一會兒,兩人就幹完了這餐飯,大部分都進了沈一玄的肚子里。

沈一玄摸着鼓鼓的小肚子,心裏一陣滿足。

吃飽喝足後,時樂去買單,沈一玄癱在椅子上一點都不想動。

「快點起來了,回去了。」

時樂買完單後,催促着沈一玄。

沈一玄偷偷瞄了眼賬單,這頓飯他們倆吃了六千塊,搶錢啊。

但看着時樂毫不在意的模樣,沈一玄默默的當做自己沒看見。

不是我小氣,我只是沒看見賬單而已。

心裏默念了幾遍,就把那一點子愧疚感拋之腦後了。

時樂非要跟着沈一玄,害怕他晚上開溜。

沈一玄無法,只好把人帶回了44號咖啡館。

一到咖啡館,沈一玄就趕緊去洗澡,出了一身汗,他受不了這黏糊糊的滋味。

洗完之後,他把時樂趕去了浴室,威脅他洗不幹凈就把他扔出去。

咖啡館裏只有一張床,沈一玄喜歡獨處,不願意和別人擠一張床。

扔了一張墊子給時樂,讓他自己打地鋪。

時樂雖然很嫌棄,可給他一百個膽子,也不敢和沈一玄擠一塊。

只好委委屈屈的躺在墊子上,枕着咖啡館裏的抱枕,蜷縮在一旁。

時樂看着窗外,猛烈的太陽光透過陽台窗戶的窗帘,照射進來。

照在兩人的身上,暖暖的,溫馨極了。

時樂閉上雙眼,享受着這溫馨的感覺,慢慢進入了夢鄉。

李松親自陪着張賀,到處搜尋他要的稀奇古怪的東西,大有一副捨命陪君子的架勢。

只要能把那葉雲熙徹底解決掉,花多少錢都無所謂。

好不容易把所需要的東西湊齊了,李松親自開車送張賀來到別墅休息,就等晚上開壇做法。

「老公,你回來了。」

蘇念笑眯眯的走出客廳,看到李松後,

立馬迎上前去,挽住李松的胳膊,撒嬌般的問道,

「事情辦得如何了,」

李松有點尷尬的向張賀介紹道,

「這是我新娶的老婆,我女兒小清還小,不能沒有母親的照顧。」

張賀不置一詞,只是臉色冷了冷。

「爸爸,你回來了,我好想你。」

一個小男孩從沙發上跳下來,朝李松飛奔而去。

李松寵溺的揉了揉小男孩的頭髮,一臉慈父樣。

「這是令公子,」

張賀淡淡的語氣,卻讓李松感到一陣尷尬。

「是,是,這是我新娶的老婆帶來的,

既然都是一家人,叫我爸爸,也無可厚非。」

李松尷尬地陪笑着,嘴裏督促著兒子快叫人。

「叔叔好,」李陽滿臉不情願的叫了聲。

張賀倒也不在意李陽的態度,只是臉色又黑了不少。

剛死了妻子,又很快再娶,帶來的孩子,說是繼子,其實應該是私生子吧。

難怪怨氣如此深厚,那場車禍不簡單。

張賀眉頭緊皺,「你女兒呢,你沒有虐待她吧。」

「沒有沒有,我怎麼會呢,她身上流着我的血,虎毒還不食子呢。」

李松趕緊為自己叫屈,他還讓蘇念去樓上把李清叫下來,讓張賀看看。

「大師,自從車禍發生後,小清的精神狀態就一直不太好,

我一個大男人怎麼會照顧孩子,我這也是為了照顧她,才娶了個老婆,我這都是為了她好。」

李松不停的為自己辯護着,張賀冷漠的瞟了他一眼,不屑一顧。

看着乖乖跟在蘇念後頭下樓的李清,張賀的眉頭為之一松。

雖然精神狀態不太好,但是看樣子,應該沒有遭受什麼虐待。

至少外表看起來,暫時沒有外傷。

只要好好與那女鬼溝通,讓她為了她女兒着想,應該可以順利解決。

她已經死了,就應該去該去的地方,逗留陽間,總會給活人帶來不利的影響。

「你叫小清,對不對,我叫張賀,你可以叫我張叔叔。」

李清抬起頭,怯怯的看了張賀一眼,

又低下了頭,怯懦的點了點頭,「嗯,」一副不敢說話的模樣。

李松見狀趕緊解釋,「她母親剛去世,她還沒能接受這個事實,請大師不要跟小孩子計較。」

「小清,不要不禮貌,爸爸平時是怎麼教你的。」

李松嚴肅的看着李清,嚴厲的訓斥她。

李清被嚇得發抖,小小聲道,「知道了,爸爸。」

蘇念見狀,趕緊打圓場,「小清,這是太傷心了,她不是故意的,老公你不要對她太嚴厲了。」

「就你知道護着她,」

轉頭看到李清一副小家子氣的模樣,又被氣了個半死。

「還不趕緊向阿姨道謝,你看看你阿姨對你多好,

做人要知道感恩,不然和畜生有什麼區別。」

「謝謝……謝謝阿姨。」

張賀見李清一副快要哭出來的樣子,趕緊哄了哄。

「小清,來,到叔叔這邊來,有糖吃哦。」

一番努力下,李清終於不再那麼排斥張賀了。

「叔叔,你是我爸爸請來殺我媽媽的嗎?」

李清趁着李松他們不注意,小聲的詢問着張賀。

張賀看着一臉緊張的李清,只好無奈的說道:

「小清,人鬼殊途,你媽媽已經死了,

應該去她該去的地方,而不是在陽間逗留,

這樣你媽媽很容易走向歧路,永遠不能回頭了。」

「如果你想你媽媽過得好,就應該讓她不要再擔心你,這樣她才能被超度解脫。」

「小清是個乖孩子,你也不想媽媽走向歧路,變成壞人對不對。」

張賀循循善誘着,鬼魂滯留人間,多半是有放不下的人。

她的父母已逝,唯一骨血就只剩李清一人,

只要李清能夠過得好,她的執念也該消散了。

李清沒有說話,垂下頭來,若有所思的樣子。

而張賀則在一旁靜靜等待夜晚的來臨。

六點的鬧鐘準時響起,沈一玄睜開眼睛,伸了伸懶腰。

看着時樂還在地上熟睡着,狠狠的踹了他一腳。

時樂一驚,猛的坐起來,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打了個哈欠。

「天亮了嗎,」時樂抬眼向窗戶望去,「不對呀,這天還黑着呢。」

沈一玄不滿的瞪了瞪時樂,「你睡迷了,天黑了該起來幹活了。」

經過沈一玄的提醒,時樂這才想起正事,趕忙一溜煙從墊子上起來。

沈一玄收拾了一大堆的符紙,五帝錢還有硃砂等物,這才背起小背包打算去吃飯。

「時樂,你快點,難道你出個門,還要化妝不成。」

沈一玄站在浴室門口,對着不停照鏡子的時樂,一臉不耐煩的催促着。

「就快好了,出門不照鏡子,就等於裸奔上街,丟死人了。」

時樂一邊整理頭髮,一邊回答。

沈一玄嘴角抽了抽,「我數到三,你再磨蹭,你今晚就自個獃著吧。」

「一……」

「二……」

時樂只好認栽,匆忙的 捋了捋頭髮,飛奔出了咖啡館。

沈一玄在咖啡館門口掛上了有事出門,暫停營業的牌子。

晚上七點鐘的街道依舊燈火通明,十分熱鬧,行人來來往往,絡繹不絕。

各個商鋪都在拚命的招攬着客人,街邊的小吃店,各種各樣的香味隨風飄揚,引得眾人圍觀駐足。

沈一玄聞着久違的人氣,頓時感覺心曠神怡。

順着人流走到街頭的三娘子的魚羹店,客人還不算多,沈一玄趕緊佔據了靠窗的位置。

打開菜單,點起菜來。

「魚羹來一份,再來盤茄子,額,再來個糖醋裡脊,還有兩個餡餅,兩碗大碗米飯,就這些,快點上啊,我們趕時間。」

沈一玄豪氣干雲的點完了餐,「二大爺,這頓你請。」

時樂,「沈老闆,看你點餐的樣子,

我還以為這頓你給錢呢,合著是我給錢,那你點什麼餐。」

「不要計較這些小事,能填飽肚子就成,

你沒吃過三娘子的魚羹吧,別看這只是個小店,

那魚羹可是做的一絕,你不虧。」

「那也不能都是我付吧。」

「你今晚還想不想去湊熱鬧了,李松請了個有真本事的天師,葉雲熙恐怕討不到什麼好處。」

時樂只好忍下了心中的不快,「沈老闆,你果然是白蟻鑽過的料——壞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