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愛狗助攻,我登頂元宇宙
愛狗助攻,我登頂元宇宙 連載中

愛狗助攻,我登頂元宇宙

來源:google 作者:南方小礦工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卡卡 奇幻玄幻 王小寶

因科學怪人用反物質武器破壞了地球,全體人類唯有進入了元宇宙,軀體被消亡如要回到人類世界,也只能是利用意識加載的機械人行動主人公王小寶在現實世界裏是個剛入社會的屌絲,學校大專,無業,家庭條件差,唯一的資產是一條相依為命的可卡犬人類進入元宇宙所有的資產都被折算為元宇宙的等量資產,但不能帶任何東西,因為裏面都會被製造出來,生命體的東西更不能帶,但因為一個BUG,卡文被帶入了元宇宙隨身AI系統,並且在元宇宙里還擁有了人一樣的語言和智慧,更有能進入別人的隨身AI的特殊能力(金手指)由此可以暗中觀察別人,獲得別人的信息甚至擾亂別人的指令小寶憑藉卡文的助力,在元宇宙中順風順水,最終獲得了巨大的成就展開

《愛狗助攻,我登頂元宇宙》章節試讀:

房東是位眼睛眯眯的油膩大哥,年紀應該不算大,但顯然是個肥宅,一件廉價的背心穿着,鬍子拉雜。

我熱情地問道:「哥,你這房子出租嚒?是20美金一個月嗎?」

「是啊。」房東陰陽怪氣地看了我一眼,眼睛眯得就一條細縫了。

「我能看看房嗎?」我說。

「看房只能網上看。」

我靠,什麼態度,也這麼牛嗎?我準備掉頭就走。

房東的聲音又飄了過來:「花楚國租房協會就是這麼規定的,你到哪裡都是只能網上看。我這裡價格是最低的。相信你也看到了。」

確實哦,20美金一個月,別的地方都是40、50美金,抵這裡兩個多月了哦。

我於是又轉頭過來,說:「那就網上看看吧。」

眯眼房東對着牆壁一指,他的隨着AI系統就投屏出來,顯示出了十幾間房子,都是小單間。

我一看,長得也都差不多,於是就挑了一間。交了錢,眯眼房東手又往隨身AI一刷,NFT房間鑰匙就到了我的隨身AI上。

我興高采烈地走向了房間,當我打開房門的時候,我愣住了。

房間里家徒四壁,乾乾淨淨的什麼都沒有。

剛才屏幕里的席夢思床,床頭櫃,小沙發,檯燈啥的,一概沒有。

我折返回去,問眯眼:「哥,搞錯了吧,你給了我一間空房。床都沒有。」

「哦,你要床啊。可以,5美金一個月,要全套家具有10美金一個月的,15、20美金一個月的也有。」

「幾個意思啊!剛你展現的房間里明明有傢具。現在給我一間空房,搞詐騙啊!」我吼道。

「小夥子,你冷靜一點。我們這一直是說租房,又沒說租傢具。你看到的傢具是效果示意圖。在地球上沒買過房啊?一看就是屌絲買不起房的。你去開發商那,不給你看樣板間那傢具都妥妥的美不勝收嗎?但那是你的傢具嗎?」眯眼氣勢如虹,懟着我嚷着。

「你這個騙子。」我憤怒地大喊起來了。

「怎麼的!」眯眼站了起來,我靠,這傢伙居然有一身膘,身高居然有一米八以上。要打架我是打他不過的。而且我剛入花楚國,第一天就打架不好吧。

「我不租了,你退錢。」我說道。

「退錢,想得美。俺們這從來就沒有退錢的事,不租你可以走。」眯眼繼續抖着他那身膘。

狗傢伙,我內心簡直氣炸了。

這時候卡卡跟我說話了:「主人,別把我和這傢伙並一類啊,我可比他好多了。」

「確實。」我內心裏回復着。

「好在你是個男子,要是你是個女子,你會更慘。」卡卡繼續說著。

嗯,怎麼的。卡卡為什麼這麼說。

「主人,這傢伙在女房客房間里安裝偷拍裝置,妥妥的是個壞蛋。」

「你怎麼知道的?」

「我剛才不知道怎麼就閃進了他的隨身AI,從他那裏面一個隱秘文件夾里看見的。」

哇,我家卡卡還有這本事!還能閃進他的隨身AI,還能打開隱秘文件夾。那這貨的隱秘糗事我不都能知道么!

忽然,我靈機一動,對卡卡說:「你給我查一下,在花楚國偷窺女士要受到什麼懲處?」

「好呢!」卡卡歡快地查了起來,三秒鐘後它報告給我:「在花楚國安裝偷窺裝置偷窺女士,要罰款五百至五千美金,處以五十天以上拘留,情節嚴重者判處一年以上五年以下徒刑。」

哈哈,這眯眼,你可落在我手裡了。

我又對卡卡說:「讓我進入他那隱秘文件夾看看。」

「好呢。」我的臣狗真貼心,很快我的視界就呈現出了眯眼傢伙的隱秘文件夾,打開一看,我靠。這廝也太無恥了,內容我就不多說。我挑了幾條我來花楚國之前的視頻,移入到我的隨身AI,之所以這樣,是免得眯眼刪除視頻之後倒打我一耙,說是我偷窺。

我沒來之前的視頻,當事人有據可查,你總不能說是我偷窺吧。

我從隨身AI視界里回過神來,看見眯眼也一直盯着我看,他也不知道我在幹嘛,但他一付弔兒郎當的二流子樣子。

我笑了笑,說道:「眯眼,你可以啊。」

他愣了一下,大概是因為我比他更屌的表情,也大概是覺得受了侮辱,估計叫他眯眼的人還是沒有。反正他一副憤怒逐漸積攢的表情,眼睛惡狠狠地看着我。

我看了看,四下無人,便湊了過去,左手在他面前舉起,隨身AI呈現出一個屏幕,裏面是他偷拍的視頻。

這廝的臉瞬間白了。

「我要報警的話,呵呵。你刪了也沒有用,NFT雲端存儲一年以內的所有信息,刪掉的也存儲。而且從顧客處調查也會指向你。夠你喝一壺了,哥哥。」

眯眼嘴唇都哆嗦了,眼睛也睜大了,他一把抓住我,說:「哥,你才是哥啊!我的親哥。你幫個忙,別捅出去。我給你安排傢具。」

「你這房子不錯,就是有點小啊!」我笑嘻嘻地說。

「那您選個大的。我有套間的。」眯眼此時眼睛睜大,臉上一幅死裡逃生的表情,立馬給我弄出了一堆房子圖片。

「都小啊!」我嘆息道。

眯眼面如死灰,過了一會,似乎下定了決心,他用力一刷,一棟別墅呈現在屏幕里,「哥,這套別墅五百個平方,全套中式高檔傢具,就是有點貴~」

「有點貴,那我租不起,我還是去**局吧。」我矜持地說。

「哥,別別別,我免費租給您住。」眯眼就如落水的人抓住一個救生圈一樣看着我。

「免費我就不好意思了。這樣吧。一美分一個月,我一次性付一年的,怎麼樣?」

眯眼嘴巴動了動,咽下了一口唾液,說道:「好。」

於是我們換了NFT鑰匙,眯眼還為了叫了個滴滴,在等車的時候,眯眼一再央求我刪了記錄,我看了他一眼,抬手就刪除了。

眯眼面露喜色,但我又說了,「刪了有啥用,你這個被自動記錄到雲端了。只要沒人舉報你,一年以後,這些就都自動刪除了。如果有人舉報,你還是死翹翹。你想沒事,這三年老老實實的別再做這噁心的事了。房子我住你一年,一年之後還你。」

眯眼面如死灰,點頭答應了。

不一會滴滴車來了,我坐着車揚長而去。

其實別墅並不遠,就在市區,坐車沒幾分鐘就到了。

別墅是座公館,就像電視裏面的那些上海大亨的公館。歐式風格,美輪美奐,金碧輝煌。那些吊燈的玻璃墜子一個個像水晶寶石一般。總而言之,富貴逼人。

晚上,我躺在公館裏那張鋪着羊毛毯,蠶絲被的大床上,翻來覆去,左三圈右三圈,脖子扭扭,屁股拱供。卡卡也在隨身AI系統里翻筋斗,左右打滾,我們人狗兩人在不同的場域里快樂似神仙。

哈哈,免費住一年呢!

哇,簡直有到達人生巔峰的感覺,要知道,我此前睡職業學院里那十人宿舍睡了四年呢!

那四年,沒少感受室友的呼嚕和襪子氣味!

不過,就我一人一狗,主僕二人住這麼大的房子,未免有些寂寞啊。

要不,招個合租的小姐姐進來?

這麼好的條件,哪個小姐姐不喜歡咯!

要是小姐姐貌美如花,體貼懂事,我0元租給她也沒問題啊。當然啦,我真實的願景是......

哇,不好說,不好意思說!

想到就做,於是,我在網上發佈合租招租廣告,雖然內心裏想招一個符合我審美要求的小姐姐來0元租,但發佈廣告的時候還是不能這樣,要不人家以為是個陷阱,說不定**都會盯上我去。

於是,我的招租廣告寫得正氣凜然:

招合租

本人租有518平米三層大別墅一套,瞬移位置位於花楚鏈接點2290-.005-50.89,本人原籍亞洲中國,剛剛移民到我們美麗的花楚國。本人深受東方傳統文化影響,恭儉善良。一個人住500多平實在過於奢靡,不符合我們東方傳統文化,故特此招租一名青年人士,愛乾淨勤勞女孩優先。房租面議。

寫好之後,我立馬發佈到了網絡。發佈之後,那飽藏着我的小心思的廣告就匯入了茫茫網絡大海,去幫我去尋找一名優質的女青年。嘿嘿!

雖然要求不太多,但實際上,我會嚴格把關的,不漂亮的~哦,不能這麼說,是沒有眼緣的,我堅決不能要。

哦,是不能租!

很快,響起了一個應租信息,那小信息一閃一閃的,令我欣喜若狂,激動不已,彷彿一個漂亮的姑娘就要撲入我這間大house。

我點開了那個信息。

一位長睫毛大眼睛,皮膚白裡透紅的姑娘出現在我眼前。

全息的圖像,清晰逼人,好漂亮啊!

不過,居然帶了不止一層濾鏡!這!這!這!

這濾鏡下的姑娘到底是個啥。

但我也不能開口就讓人家去掉濾鏡吧。先寒暄一下。

「你是來租房的嗎?」我問她。

「是滴。」聲音還是嬌滴滴的挺好聽。

「嗯,那個~你為什麼要租這個房。」說完之後,我覺得我說了廢話。

確實,就是說了廢話。

「因為我要租房子。」這也差不多是句廢話。

於是我決定不廢話了,「姑娘能不能去掉濾鏡啊?我還是需要看清合租者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的。」

說完之後,我嘿嘿地乾笑了幾聲,本想掩蓋尷尬,結果更加尷尬。

「為什麼啊?我們女孩子帶濾鏡是正常的啊。不就有句話么,是戀人對另一方說的:要騙我就騙一輩子。我們帶濾鏡一輩子,你也就認為這就是我們本來的樣子了啊。」女士說的似乎好有道理。但我不這麼認為。

「哦,女士,那是戀人嘛。我們這個合租,這個生活會有交集的,還是看清楚對方的好。你看我,就這個樣子,雖然擁有大house,但長得也就一般般帥。不過,我相信我還有帥的空間的。所以,姑娘你也要有自信,反正,租房就得去掉濾鏡先讓我看看。」

「你這不是出租房子吧?是找女朋友。」

居然被她一眼看穿,但如此的話我更要掩蓋,於是我說:「姑娘,你想得太多了。我只是想看清楚,至於你長得如何,我無所謂。」

「你讓我留一層濾鏡行不行?」

姑娘這話讓我無話可說,於是我搖了搖頭。

「好吧,老娘也不怕了,我就看你到底是租房還是安着別的什麼心思。」說完之後,姑娘變得冷若冰霜,脫掉了一層濾鏡,變得冷若冰坨,又脫掉一層濾鏡,變得冷若冰渣,又脫掉了一層濾鏡,變得~

我靠,這是個什麼怪物?寬闊的大嘴,上嘴唇上還有個直徑一厘米的大痦子,渾濁不清的眼珠,焦黃的頭髮,塌鼻子,蠟黃的皮膚。

我幾乎就要大喊我那從未謀面的媽媽了!

我忍住戰慄,輕聲地說:「哦,我記起來了,下周我表妹要來,這房子要租給她住。實在抱歉,敬請原諒,我不能租給你了。」

我面前這個女士,頃刻間臉拉得更長了,只見她聳肩弓背,然後忽然崩直,開口大罵了起來:「你這個小痞子,我就知道你沒安好心,有幾個錢了不起啊!說什麼鬼租房,就是想勾女,怎麼的,看我不美,看我不來。我告訴你了,我盯上你了,我租不了,人家也別想租。臭痞子,呸!」說完話後,她嗖地一下就消失了。

我呆立原地,嚇得不輕。我的天啊,好在是全息影像!

忽然之間,我的隨身AI閃出了紅光,那是系統提示警報。

我登入一看,我的乖乖,剛才那個租房的怪物居然又是投訴我,又是在我的帖子底下評論,說什麼這個房客是個變態流氓,長相恐怖,不講衛生,我的天啦,一大串的攻擊性語言。

而因為她接入過我的鏈接點,所以她的評論被採信,一大段跟帖冒了出來,說我變態的,說要來打我的,說我不要臉的,應有盡有。

我靠,我趕緊刪了貼。坐在床上驚魂未定。

這時卡卡出來安慰我了:「主人啊,我說你啊,不要一來元宇宙,就只想着那談戀愛的事。你看我,都已經發育了這麼久了,也從沒去考慮一下自己的感情。我們的未來還長,你要先搞事業啊。再說了,估計你最近桃花劫,談愛的事還是延後的好。」

「桃花劫?」我被這個名詞嚇住了。

「是啊,我剛才查黃曆和相書,得出的觀點。」

這狗可真的知乎+百度,萬能狗啊!

好吧,那我以工作為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