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哀家涅槃重生了
哀家涅槃重生了 連載中

哀家涅槃重生了

來源:google 作者:孤妤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千凌昱 古代言情 柳雨璃

權傾朝野的柳太后,醉酒後摔下轎攆,再次醒來竟回到了十歲那時父親還沒含冤入獄,柳家還沒被抄家,一切都還來得及!面對糊塗爹、軟弱娘、善良姐姐、忠厚哥哥,還有個蠻橫的祖母多虧眾多妖孽美男暗中相助,直扶柳家二房青雲直上且看她如何運籌帷幄,迎難而上化險為夷,最終俘獲了戰神王爺的芳心「天下與你,我都要」「若必須選一個呢?」「要你」展開

《哀家涅槃重生了》章節試讀:

柳清瑤這才放下心,她下了馬車,去娘親乘的馬車裡伺候了。這倒春寒可厲害了,娘親受了風寒,反反覆復好幾日都不見好,只能等到了涼州請個好點的大夫診治。

柳雨璃低頭看着自己的小身子,再次嘆氣,沒想到竟回到了十歲,真是詭異!

離涼州越近,柳雨璃的心情便越沉重。她很清楚踏入涼州城後,柳家的結局會如何。

父親鋃鐺入獄,母親傷心病故,姐姐遠嫁和親,哥哥跳河自盡……她不能再看着親人重蹈覆轍,她必須要阻止悲劇的發生。

她該從何做起呢?

柳雨璃耳邊迴響起程太后曾經的教導,為將之道,當先治心。泰山崩於前而色不變,麋鹿興於左而目不瞬,然後可以制利害,可以待敵。

柳雨璃閉眼沉思,一切的變故是因父親受人誣陷,替旁人背了黑鍋導致。陷害父親的人正是知州通判曹良和姑臧縣的師爺馮江。

涼州地勢平坦遼闊,山脈前隔,沙漠後繞,又連逢兩年滴雨未下,百姓顆粒無收,鬧起了旱災饑荒。朝廷便撥了賑災糧草,賑濟災民。姑臧縣旱災最為嚴重,所以大半的糧草銀子,都先送往姑臧縣。

不曾想,正值柳文傑新官上任,天公作美,又下起了雨。曹良馮江二人便打起了歪主意,裡應外合剋扣賑災糧草,中飽私囊。

後來,姑臧縣餓死的饑民越來越多,紛紛跑向臨近的縣裡避難,眼看事情鬧大,瞞不下去了。

正值御史台巡撫大人微服私訪,體察民情,通判曹良提前得知風聲,怕東窗事發,於是將變賣糧草所得的黃金白銀藏入柳家。

在巡撫大人抵達姑臧縣衙時,師爺馮江先下手為強,主動檢舉柳文傑中飽私囊、剋扣糧草,巡撫大人下令搜查,在柳家發現了大量的真金白銀,人證物證俱在,柳文傑百口莫辯,鋃鐺入獄。

一夜之間,柳府被抄了家。幸得西涼王的庇佑,她們娘幾個沒被流放變賣,得以存活下來。娘親是個軟弱無能的,家中的重擔全都落在了姐姐柳清瑤一人身上。父親為官清廉,那時的柳家除了這些不知從哪兒冒出的黃金白銀外,簡直是一貧如洗。

父親被問斬後,姐姐那瘦弱的肩膀撐起了一片天,邊照顧年幼的弟妹,邊侍候病重的娘親,邊做針線活換些銅板勉強度日。

那兩年是最難熬的,被抄家後,她們居無定所,有時住在城隍廟中,有時住在羅什寺。別說饅頭了,連個餿了的窩頭都得掰成四瓣分着吃。

那樣的苦日子,她不會再過了!更不會再讓親人含冤受苦,她也要像以前的姐姐那樣堅強剛毅,為柳家撐起一片天。

若自己直接把真相告知爹爹,曹良和馮江二人不是善類,以後會害死全家。那她這古板的爹娘定先把自己當作鬼附身了,祖母指不定會找個神婆給自己驅妖除邪。

她現在才十歲,太小了。沒有人會信自己的話……

柳雨璃沉下心來,望着一旁看書的二哥柳洛塵,單靠自己的力量改變現狀是遠遠不夠的,她得找個幫手。

「二哥,你看得是山海經嗎?」柳雨璃看着書卷的封面,問道。

柳洛塵放下書,點點頭,妹妹不發獃了?自前幾日妹妹從馬車上摔下後,就整日悶悶不樂,很少主動說話。

柳雨璃一本正經地背上一句,「這山海經我也看過。地之所載,六合之間,四海之內,照之以日月,經之以星辰,紀之以四時,要之以太歲,神靈所生,其物異形,或夭或壽,唯聖人能通其道。 」

因為二哥喜歡看山海經,所以曾經她在宮中消磨時光時,也多次翻看此書,早已熟記於心。

二哥最喜歡看奇聞異事、妖魔鬼怪之類的書籍。興許,自己重生一事,他會相信。

柳洛塵獃滯片刻,覺得不可思議,自家妹妹好像沒認得幾個字,怎會對山海經這般朗朗上口?!

「二哥,我不是從前的我了。」柳雨璃盯着柳洛塵變化莫測的臉說道。

柳洛塵打了個寒顫,雖然他知道妹妹自從前幾日摔下馬車後,變得和從前不大一樣,但這青天白日的妹妹突然這般說話,倒真是詭異!

「你……你別嚇我啊,妹妹。」柳洛塵看着柳雨璃那張鄭重的小臉,只覺得頭皮發麻。

柳雨璃坐得離柳洛塵更近了一些,趴在柳洛塵耳邊,低聲道:「二哥,我沒嚇你,我不是以前的我了,我是在幾十年後死了重生回來的。」

「什麼?!」柳洛塵直冒冷汗,差點叫出聲來,柳雨璃連忙捂住他的嘴,低聲囑咐道:「二哥,你別亂喊亂叫,別被人聽到了。」

柳洛塵眼睛瞪得如同銅鈴般,指着柳雨璃半天說不出話來,「你……」

「二哥,你聽我說。我們柳家快要大禍臨頭了,你得和我一起救柳家,救救爹娘,還有姐姐……」柳雨璃聲音低沉,面色凝重。

「啊?」柳洛塵目瞪口呆,差點又失聲叫了出來,還好被柳雨璃手疾眼快地捂住嘴,柳洛塵從牙縫中擠出幾個字,「趕緊去告訴爹吧……」

「萬萬不可!」柳雨璃一把按住柳洛塵的身子,雖然二哥年紀比自己大兩歲,但二哥的膽子可沒自己想像中的大呀!

「二哥,你冷靜點。我只是從幾十年後還魂回來的,我不是被鬼附身了!我還是我,你的妹妹小璃啊!」柳雨璃一字一句地輕聲安慰道。

柳洛塵用袖子擦了一下額頭上的汗珠,上下打量着柳雨璃,看着柳雨璃那張白凈的臉,深舒一口氣,不是鬼!還是自己的妹妹!

「二哥,你千萬不能告訴爹娘,不然我會被活活燒死的!你還記得在青州老家時的那件事嗎?」柳雨璃的話讓柳洛塵冷靜下來,他想起在青州老家時府里有個小廝,因發了高燒被燒得胡言亂語。祖母說他是中了邪,非要讓爹找個神婆來驅鬼,神婆把那小廝放在火堆里烤,嘴裏還振振有詞地念着咒語。

最終,那小廝沒被燒死,反而被活活嚇死了。

爹爹對祖母的話一向是言聽計從,祖母向來不喜歡姐姐和妹妹。

若妹妹像小廝那般也被放在火里烤……

想到這個畫面,柳洛塵只覺得一陣心疼。不,自己不能告訴爹!更不能讓祖母知道!不然妹妹就沒有活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