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霸道總裁›愛你藏在百花深處
愛你藏在百花深處 連載中

愛你藏在百花深處

來源:google 作者:陌上 分類:霸道總裁

標籤: 岳銘飛 蘇雅雅 霸道總裁

結婚紀念日,另一個女人用拙劣的演技出彩,面對眾人的指責,和丈夫的冷漠,蘇茉已經心如死灰三年的婚姻,就像三年的刑期褚明遠的出現,就像一道光,將蘇茉帶離黑暗大學時的相遇,終究情深難忘……在遇到對的人之前,都是過眼雲煙……展開

《愛你藏在百花深處》章節試讀:

「哼,蘇雅雅姐,這個女人就是沒事找事,現在看她還敢不敢來!」
溫曉琪看着白思瑤灰溜溜的走了。
心裏那個高興。
她本來就是跟蘇雅雅統一戰線。
「好了,沒事,她走了就好了。」
蘇雅雅淡然的說著。
她一直覺得沒有必要,跟這樣的人置氣。
「對了,溫曉琪,你之前說的那個褚君,你的男神!
你知道他來醫院做什麼嘛?」
蘇雅雅看着遠處的男人沒有在注意她,這才偷偷的問道。
「哇,雅雅姐,你竟然開始八卦了,我只是聽說他要來做什麼手術,至於其他的我也不知道。」
溫曉琪單純的搖搖頭,到了醫院這麼久她都還沒有看到自己的男神呢。
「咳咳,你看看是不是那邊的那個人,褚君沒錯吧!」
蘇雅雅示意着溫曉琪向著褚君在的方向看去。
一秒,兩秒,三秒……
蘇雅雅果斷的捂住自己的耳朵。
「哇!
好帥啊!」
果不其然,有這樣的反應就對了。
「哇,雅雅姐,褚君,褚君誒,你怎麼不早告訴我呀,他本人可比照片帥多啦。
哇,我今天竟然看到真人了。
好帥!
好濃厚的男性魅力,簡直讓我無法自拔啊!」
溫曉琪半激動半感嘆地說道。
讓一旁的蘇雅雅難以理解,搞了半天,這丫頭還沒有見過真人。
蘇雅雅無語的看着眼前犯花痴的女子,只能強行拖走。
「哇,雅雅姐,你抓我去哪兒啊?
好不容易看到我的男神大人,我還沒看夠呢!」
溫曉琪掙扎着,只是蘇雅雅依舊我行我素,再不帶走眼前的這個犯花痴的女人,怕是就要被人圍觀了。
器械室里……
「溫曉琪,去準備明天手術要用的東西,手術刀,止血鉗,縫合針,持針鉗,最後還要做個X光透析,就暫時這些東西吧。」
蘇雅雅早就已經習以為常,這些東西都是必須要用到的。
「呵呵,你們說那個女人是不是很好笑。
自己的男人自己看不住。
不過也難怪,就她這樣的姿色,岳銘飛看得上她才怪。」
熟悉的聲音,蘇雅雅愣了一下。
「可不是嗎?
門不當戶不對的,岳家公子爺是怎麼看上她的,或者是她怎麼爬上岳家公子爺的床的。
呵呵,這個蘇雅雅,除了一張臉還有什麼呀?」
「呵呵,依我看啊,這個蘇雅雅哪裡是白思瑤姐的對手啊!
整天一副男人婆的樣子。
也難怪那個岳家少爺不喜歡她,要是我,看見了也反胃。」
接二連三嘲笑的聲音,句句都傳到了蘇雅雅和溫曉琪的耳朵里。
「知道到現在為什麼她還成不了外科醫生主任嗎?
呵呵,就她那醫術,能給誰醫治啊,誰敢讓她醫治啊!」
白思瑤由於剛剛蘇雅雅被褚君欽點了,現在還在嫉妒,憑什麼這個女人可以,褚君可是她喜歡的人,只有她這樣美麗優秀的人才配得上他。
「呵呵,白思瑤姐說的對,誰不知道院長很疼白思瑤姐啊!」
白思瑤身邊全都是奉承她的人。
「這群人,真是白長了一根舌頭,我現在出去就把她們的舌頭全拔掉!」
溫曉琪早就聽到了外面嘰嘰喳喳的聲音,真是越聽越氣,再看看當事人蘇雅雅完全不在乎的樣子,還在堅持忙着自己手裡的事。
溫曉琪一步跨出。
「誒,你要幹什麼!」
蘇雅雅一把扯住。
「雅雅姐,你聽聽她們都說的什麼呀!
一個個靠關係進來,還有臉在這裡說你,誰不知道你是憑着真本事進來的啊!」
溫曉琪就想要好好的教訓一下這群唯恐天下不亂的女人。
「不要去了,我們只要不受到干擾就好了……」
「蘇雅雅姐……」
「咚咚咚……」手機不合時宜的響起。
蘇雅雅看了一眼。
「等等,我接個電話!」
溫曉琪無奈點點頭。
「喂!
哪位?」
「您好,是岳夫人嗎?
我是岳總的助理,現在岳總在夜色酒吧喝醉了,夫人您過去一下吧!」
「你是助理,你在幹什麼?」
蘇雅雅皺起眉頭,這個電話始料未及。
「對不起,夫人,我老婆在咱們同仁醫院住院生孩子呢,這裡只有我一個人實在沒有辦法,求夫人幫個忙吧!」
電話那邊的助理哀求道。
「白思雯呢!
你應該很清楚白思雯和岳銘飛的關係,他們應該黏在一起才對吧!」
蘇雅雅不肯輕易答應,岳銘飛這樣的事情層出不窮,她不想插手。
更不想與岳銘飛起什麼衝突。
「夫人,這個,您也知道白思雯小姐是個大明星,身邊什麼時候都有狗仔,這個時候實在不方便啊!」
助理無奈的說著。
蘇雅雅這個時候正在查看着醫院裏的住院記錄,果然是這樣嗎?
助理的老婆確實在生孩子。
「好吧。」
掛了電話之後,蘇雅雅一直心不在焉的。
「怎麼回事啊,蘇雅雅姐!」
溫曉琪關心的問着。
「喔,沒什麼,這樣溫曉琪,這些東西你來準備吧!
我現在家裡有事,必須離開一趟,這裡就麻煩你了。」
蘇雅雅即刻換掉了自己的衣服,不再給溫曉琪說話得機會,轉身出了門。
夜色酒吧,應該就是這裡了吧?
蘇雅雅站在這樣的酒吧門口,顯得格格不入。
無奈,還是進去了,應該是這間沒錯。
「咳咳。」
一進門震耳欲聾的聲音,滿屋子飄蕩的煙味兒讓蘇雅雅感覺很是不舒服。
好不容易看清了,不是岳銘飛是誰,只是並不像助理說的那樣,皮質沙發上,岳銘飛摟着白思雯坐在中間,旁邊一群男男女女有說有笑。
蘇雅雅已經知道自己上當了,準備轉身就走。
「站住。」
岳銘飛的聲音,接着就是白思雯站起來拉着她走到了一邊。
「喲,這不是蘇雅雅姐姐嗎?」
白思雯鄙夷的說到。
「不要碰她,肯定剛從醫院裏過來,臭死了,免得髒了你的手。
蘇雅雅,這是什麼地方,你穿成這樣也敢過來,我當初真沒有想到你是這麼俗氣的女人。」
岳銘飛一把抓過白思雯的手,我在手心裏揉搓着,似乎蘇雅雅身上真的有什麼髒東西一樣。
「你想做什麼,讓我來就是為了侮辱我嗎?」
「呵呵,你還不配,是這樣,你不是外科醫生嗎?
我的好兄弟身體有點毛病,不舉了,你給看看吧!」

《愛你藏在百花深處》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