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愛你是一種心酸(書號:8007)
愛你是一種心酸(書號:8007) 連載中

愛你是一種心酸(書號:8007)

來源:google 作者:江思諭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江思諭 現代言情 霍泊岍

簡介:愛情中,三人同行,江思諭把霍泊岍綁進了婚姻,而李安安的存在,就像是一顆釘子,把她深深的釘在地獄中,無法掙扎……展開

《愛你是一種心酸(書號:8007)》章節試讀:

顧子玉的臉色發臭,雙拳握得死緊,就想要衝上來,可是霍泊岍很快就將江思諭給鬆開,並且說道:「顧子玉,要搞清楚的人是你才對,江思諭是我的妻子,我和她怎樣,都是我們的家務事。」

「現在,我請你離開!」

顧子玉還想說什麼,可是卻看到了江思諭哀求的眼。

終究,他還是轉身離開,而霍泊岍則是反手就關上了病房的門,然後扣着她的脖子把她抵在門後,兇狠道:「今後不許和他見面!」

江思諭看着憤怒的模樣,想起剛剛他對李安安時的溫柔,一時之間悲從心來。

他愛的人從來不是她,他憐惜的人也從不是她。

他的深情從不因為她。

「說!」霍泊岍咆哮道。

疼痛到了麻木,她藏在身後的雙手握得死緊,眼中卻死水一潭,她說:「如果你從此之後不見李安安,我也可以不見顧子玉。」

霍泊岍有一瞬間的愣神,這麼多年來,她從未反抗過他,這是第一次,她為了別的人違抗他。

怔然過後,取而代之的是憤怒,不可抑制的憤怒。

「江思諭,你現在是要告訴我你在搞外遇?」他面容猙獰道。

她臉上的平靜與他形成極大的對比,她只是瞟了一眼病床上的李安安,說:「阿岍,安安還在這兒呢。」

「你不要拿她來轉移話題!」霍泊岍提着江思諭來到了浴室,把她壓在牆上。

他兇狠地扯開了她的領口,他很用力,她很痛,到處都痛。

他捏着她的下巴,逼迫她看着他,他說:「我告訴你,當初既然你逼我和你結婚,那麼就要認清楚,你現在是我的人!」

他們做了很久,她一次次地顫抖着,可是他卻不肯放過她。

他不明白自己為什麼會那麼憤怒,直到最後他看到了她的淚,他才匆匆結束。

她一把推開他跑了出去,而他一個人站在浴室里,不知所措。

一邊的花灑開關不知道什麼時候被碰到,如今正稀稀落落地淋下涼水,打**他的發。

模糊中,他忽然想起了許多年前初見她的場景,那個時候他在書店選書,而他在抽開書架上的書後,他看到了書架另外一邊她的臉,他記得她那驚訝的眼,以及她嘴角笑起的弧度,明明那麼美好……

他記得當初那雙眼睛看着他時會躲閃,會害羞,只是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她的眼裡只剩下冷。

他有瞬間的心軟,可是腦海當中一閃而過的卻是安安滿身是血地躺在地上,而她站在不遠處的場景。

他愛的是安安。

他在心中說,然後甩甩腦袋,一把扯過毛巾擦擦頭髮,他走出浴室,下意識地往病床上一看,下一瞬間,他看到了李安安正在看着他。

「阿岍哥!」李安安柔聲叫着他的名字。

李安安醒了!

「安安!」霍泊岍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趕緊抱緊眼前的李安安,道:「你真的醒了,我沒有在做夢!」

李安安泣道:「阿岍哥……我這不是好好的嗎?」

霍泊岍小心翼翼地看着她,並且按了鈴,醫生很快就來給李安安做檢查,而他鬼使神差的,就給江思諭打了個電話。

「安安醒了。」

江思諭手中的手機落到了地上,屏幕碎裂一片。

她的另外一隻手上還攥着一張化驗單,十天之前她忘了吃藥,她懷孕了。

……

她不知道自己是怎麼來到醫院的,她站在李安安的病房外,透過門縫看着裏面欣喜若狂的他們。

「安安,你知道最近我有多着急嗎,如果你沒有醒來,這會是我這一輩子的遺憾。」他握着李安安的手,臉上是她從未見過的溫柔。

李安安則是愧疚道:「對不起,阿岍哥,我爸媽怎麼樣了?還有我們的婚事……」

「安安你放心,我已經通知了伯父伯母,至於婚禮,以後會有的。」霍泊岍開口說道。

什麼碎裂的聲音響起,江思諭握緊了那破碎的手機,碎裂的邊緣刺入她的掌心,鮮血淋漓。

「阿諭!」李安安忽然發現了門口的江思諭,開心地叫道。

江思諭強撐起一臉的笑,把手機揣進包包里,擦擦手,走了進來,關心道:「安安,你終於醒了。」

李安安一把握住她手,焦急道:「阿諭,訂婚宴上發生了那樣的事,我爸媽沒有為難你吧?」

江思諭微微垂下眼,看着李安安蒼白的手,道:「安安,我和泊岍結婚了。」

空氣像是死一般的寂靜。

李安安不可置信地看着江思諭,又看看霍泊岍,最後顫抖着說道:「阿諭,阿岍哥……不是這樣子的對不對?阿岍哥,你告訴我,剛剛你說婚禮會有的,你告訴我不是這回事!」

可是霍泊岍只是低着頭,沒有說話。

李安安轉向江思諭,尖叫道:「阿諭,你是我最好的朋友,你告訴我這是開玩笑的是不是?」

江思諭低着頭:「對不起。」

李安安低下頭,雙目之中閃過一絲怨恨,但是隨即她抬起頭來,強撐着笑道:「其實也沒事,我昏睡了那麼多年,你們都是我最愛的人,所以我會祝福你們。」

一時之間沒有人說話,只有李安安低低的哭泣聲。

霍泊岍抬起頭來,看着李安安,問道:「安安,當年訂婚宴上,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

李安安看向一邊的江思諭,紅着眼,輕聲說:「阿諭,你推了我一把,不是嗎?」

江思諭不可置信地看着李安安,可是卻在對方的眼中看到了恨。

她無話可說。

她搶走了她最好閨蜜的男人,儘管這一切都只是陰差陽錯,這一切都不是她本意,可是最後的結果就是她和霍泊岍結婚了。

「滾!」霍泊岍冷聲斥道。

她看向他,只見他雙眼赤紅,眼底帶着恨。

她抿緊了唇,眼睛紅了一圈。

「啪!」

他狠狠甩了她一巴掌,指着病房的門咆哮道:「你給我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