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愛無下限,總裁太給力
愛無下限,總裁太給力 連載中

愛無下限,總裁太給力

來源:google 作者:吳雙宜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吳雙宜 現代言情 蕭淮

因為一幅畫而被牽扯在一起的兩的人,究竟是緣是孽,這一切,或許只有蕭淮和吳雙宜知道......展開

《愛無下限,總裁太給力》章節試讀:

蕭淮在吳雙宜的注視下輕笑了一聲,「不是。」
手指好像陷進了掌心的肉里,吳雙宜談不上有多難過,但是失落終歸是有的,原本一開始就不該期待的事情,明明都在既定的軌道里按部就班地運行着,她自己都不知道哪裡來的亂七八糟的期待。
「那……你為什麼不讓我和沈暢逸交往?」
吳雙宜咬了咬下唇,把這句壓在胸口好久的話,終於問了出來。
這個問題成功讓蕭淮原本還算不錯的心情徹底壞了下來,他把已經變形得慘不忍睹的紙巾丟進垃圾桶里,道:「沒有原因,你離他遠點。
這是我最後一次警告你。」
「蕭——」「哐——」
男人摔門離開了,吳雙宜很想追上去,但是她腿腳不便,最後放棄了這個想法,懊惱地窩在大床上和她的毛絨玩具們較勁。
一連好幾天,有蕭淮在家盯着,吳雙宜根本找不到任何機會溜出去,不過蕭淮也沒有做得太絕,至少她在這些天還和沈暢逸煲了不少電話粥。
像蕭淮這種已經在家族企業里參與管理和決策的人來說,能忙裡偷閒就是好事了,他推了好多天的工作才能在家裡看着吳雙宜幾天,可是工作不能一味地往後延期,在吳雙宜被蕭淮帶回家的第六天,蕭淮終於去公司上班了。
吳雙宜在家裡又老老實實住了幾天,等到腳腕的傷好的差不多而蕭淮對她的戒備心也一降再降的時候,吳雙宜藉著去買東西的名義,私下裡和沈暢逸頭偷偷見了一面。
不知道出於什麼心理,沈暢逸把約會的地點定在了那天那間讓人並不愉快的咖啡廳,吳雙宜遠遠就看到了沈暢逸,她懷顧四周,確定沒有尾巴跟過來的時候,才蹭到了沈暢逸的身邊。
「寶貝兒,你終於來了。」
沈暢逸吻了吻吳雙宜的臉頰,吳雙宜莫名的有點抗拒,不過最後還是沒有反抗,她把手邊點好的咖啡抿了一口,覺得太苦,又加了幾塊方糖。
她和沈暢逸交往了一個多月,最多只是牽牽手偶爾會有個淡如止水的吻,隨着時間的沉澱,吳雙宜被夾在蕭淮和沈暢逸之間,她忽然覺得自己和沈暢逸這段感情其實也沒想像中的那麼必不可缺。
「嗯,蕭淮這兩天去外地了。
我時間不多,你電話里不是跟我說有辦法讓他同意我們在在一起嗎?
是什麼辦法?」
聽着吳雙宜迫切的語氣,沈暢逸隱晦地笑了笑,把一份資料推到了吳雙宜的跟前。
「看看這個。」
吳雙宜皺着眉拿起那份文件,翻開第一頁的空白紙,第二頁明晃晃地寫着「診斷證明」這四個大字,再往下看……「經診斷,病人懷孕六周」。
這份資料的患者名字,白紙黑字是她吳雙宜!
「你什麼意思?
!」
吳雙宜把手中的文件放下,有點不敢置信。
這個計劃的大概,她想,她已經差不多明白了。
沈暢逸揉了揉吳雙宜的腦袋,用無比寵溺的語氣道:「笨蛋,就是讓你假裝懷孕了,蕭淮總不能對你再做什麼了吧。」
一提到蕭淮,那個男人的身影就會浮現在吳雙宜的腦海中,冷漠或者溫柔。
她突然想到蕭淮聽見這件事的憤怒表情,心裏某根弦跟着揪了起來。
她了解蕭淮的脾氣,如果她真的這麼做了,蕭淮……並不一定會讓她把孩子生下來!
「不行!」
吳雙宜不知道該怎麼解釋自己這種強烈的直覺。
「你別那麼抵抗,」沈暢逸又吻了吻吳雙宜的側臉,「蕭淮最多讓你打胎,最後反正又不會真的傷到你。」
吳雙宜沒有順從地聽沈暢逸的話,她認真地看着沈暢逸,輕輕搖了搖頭,「暢逸,不可能的,你不了解蕭淮。」
也不知道這句話怎麼就惹着沈暢逸不高興了,他冷笑一聲,表情不再那麼溫柔:「是,我是沒有你了解他!
誰有你了解他啊?

你願意試就試,不願意試就隨便,行嗎?」
「我不是那個意思……」
吳雙宜皺眉,她不知道事情怎麼變成了這個樣子,沈暢逸的性子是不撞南牆不回頭的,而這個辦法又大概是現在絕路之中唯一的方法了,吳雙宜在沈暢逸地注視下,最終點了點頭。
「好吧,我試試。」
沈暢逸既然給吳雙宜籌謀好了辦法,那麼他給吳雙宜準備的東西也是一應俱全的,他一共給了吳雙宜兩家醫院的診斷證明,並且和這兩家醫院都打過了招呼,在婦產科有她的「看病存根」。
包里裝着假的診斷證明,吳雙宜有點坐立不安。
今天蕭淮要去參加一個酒會,他應該不會太早回來,吳雙宜執拗地坐在沙發上等着他,張姨勸了好幾次,她也不肯回去睡覺。
「吱——」
熟悉的引擎聲和剎車聲,吳雙宜閉了閉眼睛,站起身去門口接蕭淮。
「你怎麼還沒睡?」
男人推門走進來,他身上沾了不少的酒氣,走路有點不穩,吳雙宜立馬伸出手扶着他往客廳走。
一邊走,她一邊小聲說:「睡不着。」
蕭淮沒再說什麼,任由吳雙宜把他扶到了沙發上,而後給他倒了杯涼茶。
瓷杯被蕭淮拿在手裡,他沒喝,只是低頭嗅了嗅茶香。
記憶一路延伸到很多年前,那時候吳雙宜剛住進別墅,晚上總喜歡等蕭淮回來了再去睡覺,雖然那時候他們之間的交流少得可憐。
這個習慣直到蕭淮為了公司不得不經常夜不歸宿的時候才慢慢泯滅。
「腳腕還疼么?」
放下手中並沒有喝過的茶,男人示意吳雙宜坐在自己身邊。
吳雙宜有點扭捏地坐在和蕭淮恨不得兩米的距離,輕輕搖了搖頭。
果不其然,看見兩人之間隔着的「鴻溝」,蕭淮輕輕皺了皺眉,但他最終沒說什麼,只是動了動身子,屈尊坐到了吳雙宜身邊。
在相處了這麼多年的時間中,吳雙宜從不曾見過蕭淮會遷就誰,所以面對蕭淮的突然坐近,她顯得有點猝不及防。
「我有事想跟你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