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愛在鄉村那片苞米地
愛在鄉村那片苞米地 連載中

愛在鄉村那片苞米地

來源:google 作者:納蘭閏之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傅竹 沈珍寶 現代言情

十年前的某一天,八歲的傅竹和媽媽來到了這座寧靜的小山村無人知道他們的過往,無人聽說未來他們的去向『人來人往間,傅竹總是獨自前行日子一天天過去,只有假小子沈珍寶』一步步靠近他的心裏他們懷揣不同的夢想,從這座小山村出發,未來去往何處,他們相視一笑,心照不宣【1v1+雙潔+無限寵女朋友+無虐+沙雕情節】展開

《愛在鄉村那片苞米地》章節試讀:

說著,她從懷裡掏出一個保鮮袋子,裏面赫然裝着一把壁紙刀。

李寡婦的目光緊緊鎖定傅淑珍手裡的壁紙刀,一瞬間,渾身的血液都涼透了,整個人僵在椅子上,嚇得的魂不守舍。

傅淑珍將手裡的保鮮袋在眾人眼前晃悠了一圈,輕笑道:「那個捅西瓜的賊,真是不小心,把這麼重要的作案工具落在我的瓜棚門口了。」

話落,她輕飄飄瞥了一眼村長和李寡婦,嘲諷道::「你說呢!李蘭芝?」

李寡婦渾身瞬間僵直,眼神猛地收縮到極致,手被嚇得不停的顫抖,哆哆嗦嗦道:「你、你讓我說什麼!這件事跟我沒有關係!」

此時,所有人看向李寡婦的反應,心裏頓時一目了然……

「行吧,那我現在就把這把刀送到派出所,反正這上面肯定有兇手的指紋,到時候民警同志一查指紋,就知道誰幹的了。」

「大家想必都知道,請我這個西瓜大棚雖然佔地面積不大,但是也是省重點扶持的科研項目,**同志一定會抓緊時間辦案,給我和**一個交代!」

說著,她玩味的看了一眼村長和李寡婦,看現在誰還敢向著李寡婦說話!伸手拿起壁紙刀,向門外走去。

一剎那,村長後背的汗毛嚇得溜直,這件事如果真的被傅淑珍捅了出去,說小了,李寡婦破壞重要科研成果,說不好要被請去派出所喝茶,搞不好,他這個村長都得跟着一起擼下去。

連忙起身跟了上去,擋在調解室的大門口,軟聲哄道:「別這麼激動嘛,傅竹媽,都是鄉里鄉親的,何必鬧這麼僵呢?」

「呵!」傅淑珍一聲輕笑,雙手交叉在胸前,眼白瞥了一眼富貴兒他媽。

富貴兒他媽頓時瞭然一新,站起來陰陽怪氣道:「我說,張村長啊,今早你也聽見了,淑珍只是來幫我說幾句好話,你看看李蘭芝她什麼德行!上來就罵淑珍!」

「現在倒好,人家淑珍的瓜棚被不知天高地厚的狗東西暗算了!您倒是三言兩語,大事化小,小事 化了要把這事給遮掩過去。」

”哎呦!原來這就是我們關鎮村的村長呦!我今天真是小刀兒拉屁股,開了眼了哦~」

傅淑珍站在一旁沒說話,眼見着張村長的臉色由黑變紅,又由紅轉黑,剛想開口順着富貴兒媽的話往下說,門口突然傳來一陣清脆的小女孩聲音,打斷了所有的話。

「傅竹,咱們高中老師是不是說過,『當官兒不為民做主,不如回家賣紅薯?』」

「是。」

沈珍寶笑眯眯的站在門口,而她口中的傅竹此時就站在身後,兩個人一唱一和臊的村長滿臉通紅。

是啊,這麼明顯的道理,連高中生都明白,一村之長怎麼會不明白。

李寡婦聽見兩個人的話,頓時怒火中生,村長好不容易偏她一點,可不能讓這兩個高中生三言兩語糊弄了!

當即站起身,破口大罵:「你們兩個,小屁孩!大人的事少摻合!趕緊回家去!」

話落,傅淑珍回頭看向她和村長,譏笑道:「村長,你看,我想給你面子!這下都給不了了!」

敢罵她未來的額寶貝兒媳婦,叔能忍,嬸兒也不能忍!

當即上前拉住沈珍寶和傅竹,回頭道:「村長、李蘭芝,我們派出所見!」

話落,三人沖村委大門口走去。村長回頭狠狠瞪了一眼李寡婦,暗罵道:「挑事精!」

一路小跑追到村委門口,低聲哄道:「淑珍啊……都是街里街坊的,咱不至於去派出所哈,咱回去,有話好商量。你也知道,李蘭芝就是一時糊塗,其實她這個人並不是真的壞。」

「咱回去好好商量好不好?你放心!今天的事,我一定給你一個滿意的交代,你看好不好?」

傅淑珍不說話,冷眼看着他,半晌,沈珍寶笑道:「村長伯伯,我嬸嬸還在為你剛剛拉偏架的事生氣呢,你看你如果回去了還拉偏架……」

她意味深長的看着村長,村長立馬明白她的意思,三根手指指着天空,鄭重道:「那我就回家賣紅薯!」

「噗嗤!」傅淑珍被逗得笑出了聲,冷着臉點點頭跟村長回了調解室。

一進門,傅淑珍也懶得廢話,張嘴開始開條件,畢竟她現在已經站在了談判最有利的位置,只要合理合法都可以隨便開。

「第一!我要李寡婦就西瓜棚的事情向我道歉!只要李寡婦態度誠懇,瓜棚的賠償問題我就不再追究了。」

「第二!我要李寡婦寫下保證書,保證從此以後和公叔德才斷絕來往!不管路上遇到還是在別的場合見到,禁止打招呼,嚴禁任何形式的交流!」

李寡婦的臉色肉眼可見的黑了下去,兩隻手氣的直發顫,這個傅淑珍,竟然張口閉口叫自己李寡婦,實在忍不住了。

抓住機會趁傅淑珍不注意,抄起桌子上剛燒開不久的電熱水壺,沖傅淑珍砸去。

村長瞬間發現了李寡婦的小動作,心裏暗罵:這個姑奶奶能不能讓人消停消停!

茶壺落下的一剎那,村長撲起身子擋在了傅淑珍面前。

「撕……」村長痛苦的**了一聲,褲子後屁股兜瞬間**一大片。雙手倚在桌子上將傅淑珍擋了個嚴嚴實實,雙腿杵在地上疼的直發抖,腳邊緩緩流下一片水漬。

一剎那,調解室里鴉雀無聲,所有人都倒吸一口涼氣,愣在原地。沈珍寶暗地裡為村長狂捏一把冷汗,這壺熱水,真是夠他受得了……

所有人都吃驚,李寡婦竟然敢真潑水,李寡婦也僵在原地,她沒想到,村長竟然擋在傅淑珍面前護着她。

「你!你!你……」富貴兒媽被這一場面嚇得嘴都瓢了,愣是半天沒說出什麼話,她沒想到,傅淑珍只是來給自己調解,竟然被李寡婦暗算!

一剎那,調解室亂成一鍋粥。

所有人都衝上前把村長圍了個水泄不通,村長疼的渾身冷汗直冒,坐也不是站也不是,七月份的天,被所有人圍住,更是煩躁的不像話。

「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