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愛在煙花盛開時
愛在煙花盛開時 連載中

愛在煙花盛開時

來源:google 作者:秦時日月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煙小雨 現代言情 艾浩陽

艾浩陽與煙小雨是大學同學又是初戀,畢業之際因為一場誤會而分手,煙小雨又恰巧出車禍忘記了那段時光,五年後煙小雨去一家公司應聘,總裁正是艾浩陽看霸道總裁艾浩陽如何戲初戀,怎麼喚回煙小雨的記憶,追回初戀情人……展開

《愛在煙花盛開時》章節試讀:

「煙小雨!」崔亞男輕聲說道,她從艾浩陽眼中看到了不一樣的表情,心裏納悶艾總今天是怎麼了。

此時,艾浩陽已經拿起了桌上的那份簡歷,心裏還在想是不是有同名同姓的人。

當艾浩陽看到簡歷上那張證件照片時,他一下子驚呆了,那不是他曾經日思夜想的初戀還是誰。

照片上的煙小雨已經不是當年那個青純的小姑娘了,臉也圓潤了起來,頭髮也變成了齊耳短髮,眼睛也深邃起來。

艾浩陽看着照片先是一喜,接着心頭又是一怔,繼而心裏不安起來。

婚姻那一欄填着「未婚」,艾浩陽臉上一絲喜悅划過。

聯繫方式赫然已經不是之前的手機號了,艾浩陽腦子裡剛有要打電話的想法,又立即打消了。

「那個,她人呢?」艾浩陽抬頭問道。

「剛面試結束,人已經走了!」崔亞男說道。

「剛走嗎?能不能聯繫……算了,先不要聯繫!你對她的面試結果是……」艾浩陽語無倫次說道。

「她面試的是您的助理,結果許貝貝……」崔亞男嘗試着說道,「煙小雨倒是其他崗位她也能接受,不過她有過兩年的相關工作經驗,所以我覺得她可能更合適一點。」

「好,明天讓煙小雨到我辦公室,我要親自面試她!等我面試結束再定!」艾浩陽把簡歷放到桌上,身體往後傾倒在椅背上。

「那許貝貝?」崔亞男問道。

「她明天正常上班,去人事行政隨便找個崗位去實習……」艾浩陽說道。

「好的,艾總!那我先出去了!」崔亞男說道。

「嗯!簡歷在我這放着吧!」艾浩陽說道。

崔亞男站起來,抱着文件夾,準備退出辦公室。

「在我這,不用這麼講究,我又不是魏董!」艾浩陽說道。

艾浩陽可看不慣一些職場禮儀了,尤其是員工要從領導辦公室退着走出去那種感覺,生而為人,沒必要非要營造一種對上層卑躬屈膝的感覺。

但是畢竟公司還是要講究一些職場倫理和職場禮儀的,尤其是魏大勛董事長尤其講究這個,而且公司也有一套完整的職場禮儀手冊。

艾浩陽嘴上雖然這樣說,但是員工們不能當真啊,所以大家還是嚴格按照職場禮儀手冊去執行。

在這一方面,艾浩陽特別認可外資公司那種管理制度,人與人之間都是稱呼其姓名,不稱呼職位。

魏大勛跟艾浩陽說過在中國就要講究這些職場倫理長幼尊卑,時間長了艾浩陽也不怎麼提了,也慢慢適應了這種文化,甚至有時候也是一種享受。

真應了那句話:往往都是事情改變人,人改變不了事情。

艾浩陽走到今天這一步,雖然跟自己的努力分不開,何嘗不是一件一件事情把他給推到這個位置上的。

崔亞男轉過身,高挑的身材,黑色職業裙包裹着豐滿的臀部一扭一扭地往門口走。

艾浩陽心裏竟然一股莫名的衝動,抬頭又看到了崔亞男頭後的髮髻,又想到了許貝貝的馬尾辮,隨口又說道:「男姐,等一下!」

崔亞男轉過身,說道:「艾總!」

「許貝貝讓她先跟着雨薇實習吧!」艾浩陽心想許貝貝是他今天破格錄取的,明天就讓人家隨便找個崗位也不太合適,所以專門指定一個人畢竟顯得重視。

「好的!」崔亞男走出來了辦公室。

艾浩陽站起來,再次走到落地窗前,突然想到剛才那股衝動,臉頰一紅,心想自己原來還是一個正常的男人啊。

自從與煙小雨分手後,他對所有女人都一個感覺,就是漂亮和不漂亮之分,沒有絲毫的男女**。

一個原因是他工作上要忙的事務太多,二是他跟煙小雨沒有突破男女底線,所以也沒那方面強烈的需求,第三就是他內心深處還是想着煙小雨,還想着浪漫的愛情童話。

但是畢竟都是成年人,艾浩陽經歷的事和人也多,人際交往的面上功夫以及男女之間的玩笑他還是懂的。

「小雨!」艾浩陽心裏默念了一句,低頭又望向樓下的街道,他在人群中尋找熟悉的身影。即使那個身影真的在街上,這個距離他未必能認得出,但是他的視線還是在人群中尋找。

艾浩陽的手機響了,是最好的朋友現在也是江城市最大的房產中介公司「縱橫中介」董事長吳縱橫的兒子吳二龍打過來的。

「陽仔,今晚有約沒?去酒吧喝酒去啊!」吳二龍是個典型的富二代,一身匪氣地問道。

「龍哥,倒是沒約……」艾浩陽因為明天要見煙小雨本想拒絕,轉念一想估計今晚也睡不着,乾脆就答應了下來,「好啊,老地方見!」

「沒見你這麼爽快過,不過,我喜歡!」吳二龍高興地掛斷了電話。

艾浩陽坐回老闆椅上,手裡又拿起煙小雨的簡歷,雖然他剛才已經從頭到尾看了一遍了,現在又一個字一個字看了起來。

原來煙小雨三年研究生畢業之後,在那個城市某家外企工作了兩年,現在是回江城市找工作,家庭住址依然是五年前那個住址。

江城市一家叫做「花神 」的酒吧,艾浩陽和吳二龍坐在包廂中。吳二龍被左右兩個女人圍在中間,艾浩陽坐在最邊上。

吳二龍隨身帶的這兩個女孩的身材高挑,**,一個身穿弔帶背心牛仔短褲,一個身穿連衣超短裙,兩人倒沒有濃妝艷抹,一看就是女大學生。

這兩個女孩跟吳二龍之前帶的女孩青春也漂亮的多,艾浩陽心想這吳二龍的眼光有提高啊。

艾浩陽剛畢業時是看不慣這些的,後來也逐漸適應了,感覺這個是潮流一樣個人是擋不住的,再加上現在金錢至上,誰也在想着法去掙錢,變着法去掙錢。

現在這個社會,需要用錢要買的東西太多了,能用錢買到的東西也太多了。

服務生把酒和果盤端上來放好之後,吳二龍財大氣粗地說道:「服務生,能不能讓女服務員給我服務,都骨灰級客戶了,我這點習慣還不知道!」

「好的,先生!」服務生戰戰兢兢退了出去。

「一看就是新來的!」短褲女孩說道。

「我敢打賭,不出三分鐘,他們的經理就過來!」吳二龍信誓旦旦地說道。

果然不到三分鐘功夫,一位30多歲風姿卓越、極具風韻一頭披肩發穿着緊身連衣長裙的女人進了包廂。

這個女人正是這個「花神酒吧」的經理楚愛雲,也是「花神酒吧」老闆的情人。

「龍哥,不好意思,今天我不知道是龍哥大駕光臨,有什麼招呼不周的地方請您見諒!」女人畢恭畢敬地說道。

「給我按老規矩來就行,我這個房間用女服務員,不用服務生!」吳二龍跟艾浩陽出來,一般也會收斂一下身上的匪氣,倒也沒有難為經理。

「明白!龍哥需要給你們兩位介紹幾位女孩陪陪嗎?」女人問道。

「我吳二龍什麼時候用過咱這的女孩,我都是自帶!」吳二龍分別看了看一左一右身邊的兩個女孩。

兩個女孩也都嫵媚地笑了笑,但是跟夜店這種職業的笑容還是有區別的。

「現在不都是講究衛生嘛!吃飯出門還都自帶餐具呢!」吳二龍繼續說道。

吳二龍這句話一語雙關,兩女孩尷尬地笑了笑,艾浩陽剛喝進嘴的酒差點沒噴出來。

「那艾總?」女人看向艾浩陽,那眼神跟看吳二龍絕對不一樣。看吳二龍是明顯看**爺兩眼放光的眼神,而看艾浩陽明顯多了一層女人對男人的傾慕之情。

自古美女愛英雄,現在的英雄跟以前的定義不一樣了。美女們愛的是能「高富帥」,而且「富」是最重要的一條,如果再加上對感情專一就稱得上完美男人了。

艾浩陽在楚愛雲眼裡就是這樣一個完美男人,雖然吳二龍經常說艾浩陽不喜歡女人,但是久經情場的她一看就知道艾浩陽心裏住着一個女人。

有時候楚愛雲想究竟是什麼樣的一個女人能住進這樣一個堪稱極品男人的心裏。

「艾總你還不知道嗎?他不喜歡女人,有我就夠了!」吳二龍猥褻地說道。

楚愛雲也是隨口一問,她知道吳二龍是開玩笑,她更知道艾浩陽不要女孩來陪是因為他心裏有其他女孩。

楚愛雲退出房間之後,吳二龍說道:「浩陽,你這天天清心寡欲的,不是白白浪費自己年輕力壯的身體嗎?」

「吳總啊,我哪有天天精力那麼旺盛啊!你有個有錢的老爸,坐在金山上掰着金子花就行了,我可是沒你那個福氣,我天天在這刨刨那刨還不見得能刨到一塊破銅爛鐵呢!」艾浩陽故作苦笑說道。

「是魏老頭不給你開工資嗎?明天不去他那幹了!」吳二龍也順着說道。

「餓還是餓不着,我是等着上市了跟龍哥一個身價了!」未來地產上市確實一直在魏大勛的計劃當中。

「你現在也跟我一個身價!」吳二龍順手把牛仔短褲女孩推到艾浩陽身邊,「咱倆一人一個,這不身價一樣了!」

短褲女孩本來沒注意,被吳二龍猛地一推,直接倒在了艾浩陽的懷裡。

短褲女孩看了一眼艾浩陽,嬌羞的臉上馬上綻放出一朵紅暈,跟楚愛雲一樣又是一臉傾慕之情。

正在此時,一個女服務員進來低着頭把一瓶酒放到桌上,說道:「先生,這是楚經理專門給您送的酒,請您笑納!」

四人一起看去,這個女服務員身穿黑色闊腿褲、紅色短袖,短袖倒是花神酒吧統一的衣服,關鍵是這個女服務員還頭戴一頂黑色的鴨舌帽,一直也不抬頭。

「好,替我謝謝楚經理!」吳二龍說道,「你能不能抬起頭讓我看看!」

那個女服務員緩緩抬起頭來,竟然是一張艾浩陽熟悉的面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