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阿琅
阿琅 連載中

阿琅

來源:google 作者:倦舞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雲生 張嬤嬤 現代言情

阿琅重回京華侯門,父母已雙亡,她成了寄人籬下的一介燕雀面對粉墨登場的鬼魅魍魎,你爭我斗互相傾軋,她自魏然不動身處絕境又何妨,命運只有我做主披荊斬棘有何怕,我身由我不由天當冠蓋滿京華時,天下誰人不識君?且看阿琅如何破祖母與假妹妹的算計,腳踢窩囊小白臉前未婚夫,手刃殺害養父親爹幕後的兇手蕭珩表面是個閑散王爺,還是個不婚不嗣的玉人她知道他的秘密,他也知道她的秘密,於是……蕭珩邪魅一笑:你想什麼我明白,我不說還可助你,不過……阿琅風中凌亂:我當你是兄弟,你卻用我來擋那些爛桃花!阿琅一步一個腳印,始終帶着自己的信念!拐了個夫君陪自個日後走天涯?想想也也挺不錯……風動,幡動,顧雲琅的心也動了展開

《阿琅》章節試讀:

阿琅站在那裡,看着慘白着臉的婉妤,看着因她的話臉色大變的老太太,淺笑如常。

她的眼睛水汪汪的,顧盼之間如碧波清蕩漾,只一眼就叫人心魄一盪。

如張嬤嬤所說,家裡人為找她,人力,物力不知耗費了多少,那麼定然是很期盼着她歸家。

可看看眼前,只有老太太和她的好妹妹見她,還給她那麼大的下馬威。

難道偌大一個侯府只有這兩個主子?

不過祖孫倆的反應倒是出乎人意料,不過是見個親人,用得着如此如臨大敵么?

老太太臉色僵了僵,挺了挺本就筆直的身子,忽爾**眼眶,

「我苦命的孩子,祖母對不起你啊。」

「你爹多年前在戰場上為救陛下而亡,你娘聽說後,受不住打擊,不過半日,就跟着去了……」

這一刻,阿琅只覺老天給她開了一個天大的玩笑。

所以,她又和在玉縣一樣,成為了一個寄人籬下的孤女?

阿琅知道,上天要讓一個人經歷苦難會毫不留情,卻沒想到事實永遠比預想殘酷得多。

她的心裏又彷彿鬆了口氣。

至少沒來見她不是因為不待見她。

阿琅眼眶發潮,低下頭去。

一時間,屋內安靜下來,婉妤顫抖着唇,上前拉住阿琅的手,哽咽着,

「姐姐總算是回家來了,爹娘當年為了找你頭髮都愁白了,我心裏也是一直盼望着見姐姐的。」

「如今我們終於見面了。真是,真是再好沒有了。」

「九泉之下,爹娘也能安心一些。」

老太太見婉妤如此,不免又跟着掉了一會兒的淚,「可惜你爹娘沒福,去得那樣早,否則就一家團圓了。」

「團圓?」阿琅輕輕低喃。

想到侯府接她回來的目的,阿琅心頭嘖嘖兩聲。

阿琅流落在外,窮鄉僻壤養大,又無人提點,怕是根本不知道上京錯綜複雜。

顧家人就是仗着這一點,一面拿着好處,一面對她欺壓。

當她只是個沒見識的村姑,無知單純,不懂反抗,可以任意拿捏。

她搖搖頭,不願意再看老太太那張臉,跟着張嬤嬤去歇息,沒走多遠,就到了一座漂亮嶄新的院子前。

張嬤嬤一推院門進去,開口就是訓斥,「偷懶的小蹄子,怎麼不在外頭候着。」

正巧,一個青衣白裙的丫鬟端着盆水從屋內出來。

「啊……」只見那丫鬟手一揚,盆從手中飛了出去,水在半空潑灑開來,隨後大盆扣在一個小東西的腦袋上,原地亂轉。

阿琅站得遠,並沒有被水潑到,倒是張嬤嬤身上**一些。

「你這個死丫頭。」張嬤嬤的嗓子都要喊破音了。

小丫鬟一臉驚慌失措地站在那裡,搓着手,「嬤嬤……不……不是我……是它忽然竄過來……」

她把盆子從小東西的頭頂拿開,一條渾身濕漉漉的小香豬,大約被木盆給打暈了,這會趴在地上一動不動。

院門再一次粗魯的被推開,一個滿臉戾氣的少年闖了進來,後頭跟着一群丫鬟,婆子。

見到地上一動不動的小香豬,一把推開阿琅,怒目圓瞪,「是哪個小賤,婢把小寶打死了?」

那個小丫鬟嚇得手一松,木盆掉在地上發出『砰』的聲音。

原本喊破音的張嬤嬤,這會也沒了精氣神,一臉陪笑地說道,

「三少爺,是這麼回事,小桃正在打掃六姑娘的院子,結果端水出來倒,小寶不知道從哪裡竄出來,嚇得小桃脫了手,這才砸到小寶……」

這話看着是在解圍,其實另一方面也把阿琅給拖了進去,更想阿琅出來為小桃說句話。

畢竟么,小桃可是為她打掃院子呢。

三少爺陰沉沉地看着阿琅,不屑的一哼,這讓阿琅想起了初見老太太時的模樣。

「喲,嬤嬤,聽你這話的意思,倒是讓我們三少爺錯了,怎麼?想要我們三少爺給六姑娘賠禮?」

跟在少年身後的一個丫鬟開口,說話的時候上上下下的打量着灰撲撲的阿琅,一臉的她不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