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黯夜炬火:創世
黯夜炬火:創世 連載中

黯夜炬火:創世

來源:google 作者:愛吃蝦的扳手 分類:都市

標籤: 愛吃蝦的扳手 秦舒 都市

你有沒有想過,我們所生活的的世界不是真正的世界?而有更高維度的生命在支配我們?或許你是唯一,或許在另一個世界還有另一個你肉體的毀滅並不是真正的死亡,意識才是文明的陰謀,科技的壓迫,黑暗悄然而至可我啊,心中有火,眼裡有光!我要做那炬火,炬火所至,有光長明!展開

《黯夜炬火:創世》章節試讀:

秦舒讀小學的時候,父親就意外離世了,他甚至都沒見到父親最後一面。

在以後的人生里,他在本該無憂無慮的年齡遍歷人情冷暖。

單親他有錯嗎?

沒錯。

可在有些人眼裡,這就該被嘲諷。

別人都有爸爸,你沒有,秦舒你是個野孩子吧,哈哈哈哈……

貧窮他有錯嗎?

也沒有。

我並不羨慕,也不去攀比。

可為什麼你要衝我那不是名牌、打補丁的衣服指指點點。你要一口咬定是我偷了同學抽屜里的錢。

小時候的一幕幕畫面在眼前浮現。

我只想問,在我飽受欺凌的時候,超級英雄在哪?

現在又讓我去拯救他們,對不起,有些人,他真的不配!

十餘載母子相依為命,秦舒的今天是他的母親,拖着孱弱的身子在流水線上,一個釘子一塊板子,給硬生生敲出來的。

「我是一個自私的人,我並不想拯救世界,也不在乎那些無關緊要的人。我只在乎我的家人、我的朋友和對我善良的人。」

秦舒語氣冷漠,這個世界要毀滅那就毀滅好了。

邵長青滿臉苦澀,他明白秦舒的意思,他的想法不能說是自私,只能說是很現實罷了。

「其實,還是有很多好人存在的。就算別人的死活你不關心,可當災難降臨到你的親人你所在乎的人身上時,你只能眼睜睜看着,無能為力,你會後悔今天拒絕了我!」

他仍在嘗試說服執拗的秦舒。

「那就一起死掉好了。

照你所說,我們就是源界那些自稱神眷使徒的人圈養在地球上的燃料。

那麼我們來類比一下,你養了一窩雞,某一天你想要殺雞吃肉,雞想要反抗,有用嗎?再強壯的雞也躲不掉你鋒利的刀。

既然這樣,我何必做無謂的抵抗?」

邵長青聽到秦舒做出這種比喻,有些不太開心,「你的想法太消極了。其實人類早就開始同源界人鬥爭,只不過礙於科技文明以及對意識認知研究上邊的差距,才一直處於被動狀態。」

「被動狀態是指處女座的部分人消失都找不出解決方法?」

邵長青很想反駁,可張開嘴他竟不知道該說什麼。秦舒的詭辯也有幾分道理,就目前的形勢看,在源界人面前,人類的反抗力量,確實太弱了。

「你和你父親挺像的,一樣的固執。」

「我媽也這樣說。」

秦舒說完才察覺出不太對勁。

「你認識我父親?」

他的父親只是一個普通的農民工,怎麼會和研究院院長認識。或許院長只是單純感慨一下。

「是的,你的父親曾經也是炬火的一員。」

秦舒一副難以置信的樣子。

「你不會是為了蒙我進炬火才這樣說的吧,大可不必。」

邵長青神秘地搖搖頭,「那不至於,你父親也是我很敬重的人。其實,你不加入我們也好,按照規定,我們確實不應該再招募你進來。」

在華夏,烈士子女在未留存血脈的情況下,是不可以參軍入伍。這個政策是出於人道主義考慮。

只是現在源界虛界頻頻異動,需要儲備更多的意識覺醒者。

秦舒用希冀的眼光看着邵長青,「我想了解下您所知道的關於我父親的事情。」

「抱歉,我不能向你過多的透露,你並不是我們組織的人。關於之前對你說的一切,你也需要和我簽訂保密協議。以後你就做個普通人吧。

那我最後問你一遍,你考慮一下再回答我。」

秦舒很想多了解一下他的父親,他離開自己真的太久了,久到自己對他的模樣都已經記不真切。

可逝去的人終歸是回不來了。

與其去追憶,不如珍惜眼前人。

他不想做英雄,像今天這種情況,如果他沒能活下來。他不敢想像,母親會是怎樣的悲痛。失去摯愛的滋味,一次就夠了。

所以他選擇平平凡凡的生活,找一個穩定的工作,娶一個溫柔的老婆,生幾個可愛的孩子。

在某個風和日麗的周末,能帶上母親老婆孩子,去看看大地山川河流。

至於世界末日,天塌下來有高個的頂着,或許那個時候自己也早就老去不在人世,幹嘛要考慮那麼多,

「我不加入。」

「好,尊重你的選擇。」

邵長青站起身沖柳曼琳說:「一會你開車把小兄弟送回去吧。我身上的傷不太方便。」

「對了,秦舒你這次在肅清異念的任務中有重大立功表現,到時候嘉獎下來我會派人給你送過去。」

邵長青沒什麼可說的了,轉身就要離開。

「等等,你還沒告訴我關於我昨晚的意識穿越,我會不會再次被強迫穿越,然後被焚燒掉。」

秦舒叫住他,問道。

「放心吧,會不會穿越我不敢保證,燒掉是不會的,以往他們都是優先處理那些在虛界這邊機體自然衰亡的意識。也就是自然老死病死的人類。雖然我們現在還不清楚此次「處女座」事件的起緣和目的。但可以保證意識覺醒者不會被當燃料處理。」

「好的,知道了,謝謝。」

「不必謝我,你今天救了我一命,是我應該謝你才對,我在你的褲兜里塞了一張我的名片,以後有需要幫助的地方儘管開口。」

邵長青欲言又止。

「回去問問你母親吧,她或許可以告訴你點什麼。還有,有些時候,有些事情,往往不是總能如你所願。生活它總是逼着你往前走哇!」

”努力生活吧!年輕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