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安以樂道,寧以志遠
安以樂道,寧以志遠 連載中

安以樂道,寧以志遠

來源:google 作者:古蒼原的首藤涼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古蒼原的首藤涼 蘇寧

安平王蘇文安滿門忠烈,卻落了個勾連外賊的罪名,滿門覆滅,唯嫡女蘇寧因偷逃出府而逃過一劫蘇家至此敗落,蘇寧立誓查明原因為父報仇,復仇之路步步艱辛……展開

《安以樂道,寧以志遠》章節試讀:

尾隨老道下山之後,便悄悄離開,在靈尊殿前找了個攔着個小道士。

「小道長,王妃現在在何處?可否帶我過去?」

蘇寧微笑着道,可惜她這『善意』的笑容被輕紗遮擋。

小道童連連點頭,躬身道:「這邊,王妃正在殿前等候。」說完,便轉身前行,蘇寧跟在後面,正想着怎麼才能逃過這一劫。

沒多久,小道童便停了下來,躬身一禮,隨即轉身離去,蘇寧正哆嗦着不敢露面,聽着母親大人正皺着眉琢磨着怎麼樣好好的收拾她,不禁激靈靈打了個寒磣。

「娘,妹妹回來了!」

正想着該找什麼樣的借口呢,卻沒想到蘇沐在一旁大聲道,這一聲驚呼,不僅打斷了蘇寧的沉思,也讓蘇寧陷入了危機。

蘇寧狠狠的瞪了眼蘇沐,蘇沐被盯得受不了,轉身躲在了蘇漓身後。

蘇寧顫巍巍走到余紓沫面前,低聲道:「娘,我不小心迷路了……」

話還沒說完,余紓沫便揮手打斷,沉聲道:「清凈之地,回家再收拾你。」

一行人下山,余紓沫一路上喋喋不休的數落着蘇寧。

蘇寧低着頭,不時點頭意思自己已經知錯了,只求回家能逃過母親的魔爪。

想到這,不禁狠狠地瞪了蘇漓和蘇沐兩眼,平時一個個的話挺多,這時候倒是不吭聲了,沒義氣的傢伙。

……

第二天一大早。

「蘇寧,起床了!」夢鄉中的蘇寧被硬生生從床上提了起來,雙眸微睜,睡眼惺忪的怒視着蘇沐。

「你要是沒什麼大事的話,你今天就要倒大霉了!!!」

蘇寧怒吼道!

蘇沐訕笑着說道:「你忘了,今天父王得勝還朝,陛下在宮中設宴,召我們入宮覲見啊!」

我愣了一瞬,隨即淡淡道:「這倒是沒忘,不過設宴應該是晚上吧,這麼早你叫我起床幹嘛?」

「設宴是在晚上,不過陛下說了,命我們提早入宮。」蘇沐道。

「有說是為什麼嗎?」我連忙問道?

父王剛剛得勝,已是異姓王,封無可封了,在這個時候,什麼事都有可能變成大事,我眉頭一皺,思索着。

「這聖旨上倒是沒寫,不過聽王公公提了一嘴,好像是公主提議,讓我們提早進宮,與諸皇子聯絡一下感情。」

蘇寧聽到這,眉頭便舒展開來,看來這次不會有事了。

如今大哥二哥也都已經到了婚嫁年齡了,如今看來宮裡那位目前是沒有動心起念,這倒是好事。

抬手將蘇沐推出門外,轉身開始更衣,歲寒山兩年時光,讓蘇寧學會了自食其力,很少差使下人。

「小姐,你在嗎?」

門外傳來了小雲的聲音。

「進來吧!」

蘇寧輕聲答道。

小雲推開門,蘇寧梳洗完畢,正準備戴上面紗,小雲獃獃的看着蘇寧道

「真搞不懂,小姐這麼美,為什麼還要日日戴着這面紗?」

蘇寧用手指戳了戳小雲的頭,「你懂什麼,以色事人不過數年,我蘇寧,是不願如此的……」

「再說了,我蘇寧什麼時候需要靠美貌吸引他人目光了?」

蘇寧自信的道。

小雲笑着說道:「是啊,小姐,你向來都是以武服人的,還都是戴着斗笠蒙面服人……」

「好你個小雲,還敢取笑本郡主了?是不是最近對你太好?」蘇寧羞惱道,轉身揪住了小雲的耳朵。

小雲慌忙開口求饒道:「小姐饒命啊,小雲不敢了……」

兩女打鬧一番後,便出了門。

馬車上,蘇寧掀開帘子往外張望着,沒多久,馬車便停了下來,蘇漓回頭道:「前面是宰相府的馬車,娘親,要不要打個招呼?」

「不必了,當朝宰相,我們高攀不起。」

余紓沫寒聲道。

蘇漓知道母親還在為當年之事生氣,便也不再多言,只默默驅車離去。

當年他與當朝三皇子起了爭執,他年輕氣盛,打了三皇子一頓,皇上本已打算大事化小,卻被當朝宰相劉泉阻止,還義正言辭的說什麼「事關皇家再小也是國之大事,豈可輕言……」

於是本只是孩子間的意氣之爭便成了事關皇家顏面云云,若如此便輕言大事化小,皇家顏面何存……

如今,娘親只要看見宰相府之人,忍不住都要嗆聲幾句。

沒多久,馬車便到了宮門外,掏出王府令牌,馬車順利駛入宮中。

蘇寧掀開車簾,探頭探腦的張望着,雖然以前經常入宮,但是每次入宮依舊忍不住驚嘆。

宮殿巍峨壯觀,硃紅色的高牆,鱗次櫛比的房屋宮殿,安平王府跟這比完全是小巫見大巫了。

行至內宮,馬車交由宮人,從此處便只能步行了,馬車不允許駛入內宮。

內宮中是皇帝陛下和妃子們的住處,深宮遺夢,『一入宮門深似海,從此蕭郎是路人』蘇寧沒來由的想起這句話。

「不知這深宮之中有幾位蕭郎啊……」蘇寧呢喃一句。

「寧兒,你在說什麼?」余紓沫輕聲問道。

「啊?哦,沒什麼,只是很久不曾入宮,有一些感慨罷了。」蘇寧回道。

「宮中不比王府,規矩深重,行事說話都要小心些。」

余紓沫不放心,又囑咐了幾句。

「娘,你就放心吧,這些事妹妹一向有分寸的。」

蘇漓出聲安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