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傲世邪君
傲世邪君 連載中

傲世邪君

來源:google 作者:君莫邪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君莫邪 黃光

世間毀譽,世人冷眼,與我何干?我自淡然一笑;以吾本性,快意恩仇,以吾本心,遨遊世間,我命由我不由天!一代牛人穿越異界,看其如何踏上異世巔峰,成為一代邪君!...展開

《傲世邪君》章節試讀:

  霎時間,君邪不由得頭暈目眩,腦袋如要炸開一般,一跤跌倒在地。

  睜開眼睛,才發現自己依舊躺在之前的那塊又濕又冷的土地上,而腦海中卻清晰的浮現着一部修鍊法訣,與之相配的,還有人體線路圖,以及一個個的人形動作……

  「開天造化功!」君邪喃喃念着,眼中閃出一道精光,雙拳不由得緊緊握了起來!

  君邪知道,自己因緣際會,遇上了曠世難遇的奇緣!

  這『開天造化功』如此神秘莫測,成效必然不同凡響!而這九層玲瓏塔,想來更是一件了不起的寶貝!

  君邪就算再無知,總也聽說過中國神話傳說中的鴻鈞老祖,傳說這位大神可是太上道君、元始天尊和通天教主這三位大神聖的師傅,那可是牛筆到不得了的巨人物!這座塔既然冠以鴻鈞之名,又怎麼會差到哪裡去?

  君邪查看了自己身體,不由得大吃一驚。

  只見自己皮膚表面罩着一層黑黝黝粘糊糊的無比噁心的東西,還不停的散發著令人作嘔的惡臭,居然有厚厚的一層!

  洗經伐髓?

  難道我就這麼痛苦了一次,卻將身體內的雜質全部排了出來?

  君邪頓時欣喜若狂!若是早知道會有這等效果,那……剛才多痛一會也行啊!

  誠然,以君邪的心性而論,只要自身實力可以提升,受些痛苦算什麼,即使這些痛苦是那麼的難以忍受,也是無所謂的!

  君邪興奮的站了起來,強忍着身上傳出的惡臭,一溜煙跑到家中的水塘邊,噗通一聲跳了下去。

  突然好幾個聲音同時喝問道:「什麼人!」

  君邪哼了一聲,道:「是我!少爺想洗澡,任誰都不許來煩我!」

  「哦,原來是少爺。」就此無聲無息。

  ……

  完全洗去了身上那厚厚的污垢,君邪感覺自己彷彿是從糞坑裡爬了出來一般,一陣神清氣爽。

  唯一有些遺憾的是,現在的自己雖然真正的與這具肉身合而為一,但自身的修為還遠遠達不到能夠內視的地步,更不能與前世相提並論。

  但一次性能排除如此之多的身體雜質,眼下身體筋骨的程度絕對會令自己大吃一驚吧?君邪想着想着,不由嘴角微微的笑起來。

  強自支撐回到房間,君邪換上一襲輕柔的白袍,端起嬌俏的小蘿莉可兒送來的一碗燕窩粥,嘴角浮起一絲玩味的笑容。

  不管在什麼世界,實力,都是第一位的!

  人,可以沒有勢力,但決不能沒有屬於自身的實力!就算是在前世,君邪也沒有像現在這樣急切的渴望實力的提升!

  君邪自信自己已經掌握了一個寶庫,那個神秘的寶塔,就是君邪今世最大的倚仗!

  這麼一個神秘莫測的寶塔,定然還有別的作用,都要等着自己慢慢的一點一點去挖掘!

  慢慢的回憶了一下那開天造化功第一重『光照大衍』的運行線路,君邪盤膝坐在房間的地上,心神合一,寧神吐納,緩緩的運行起來……

  「靈光性動,光照大衍;意上九霄,足踏仙泉;乾坤自握,心即寶山;神魄九煉,不墮黃泉……」

  運功一遍,很意外的毫無感覺,也沒有出現半點所謂的氣感,然君邪並不氣餒,又一遍運行起來,緊守靈台,毫不放鬆。

  也不知道過去了多久,君邪已經按照開天造化功的介紹運行了不下於兩百周天,依然毫無反應!

  經脈之內始終死氣沉沉的,長時間的盤膝而坐,讓君邪的兩條腿都麻了起來,這具肉身雖然經歷了洗經伐髓,但肉身的負荷能力卻還未得到真正的開發。

  君邪再度長吸了一口氣,努力的保持腦中的清明,心中也發了狠勁:我就不信練不出氣感!

  再一次的進入了漫長的吐納之中,良久,君邪感覺到自己的身體似乎已經完全不聽自己使喚了,全身肌肉都幾乎僵硬,按照開天造化功的線路運行了又有不下於三百個周天了,依然毫無所覺!

  君邪閉着眼睛,完全的將身體的疲憊強行忍住,心中只有一個執拗的信念:再來一個周天……再來一個周天……再來……

  終於,不知道又過了多久,君邪突然隱約感覺頭頂泥丸宮微微一跳,接着一熱,經脈之內突然出現了一點點感覺。

  但那感覺卻是微弱遊絲,若非全神貫注,幾乎不能察覺,這道氣息誠然細如遊絲,幾乎是若有若無的,但本質卻是異常實在的。

  這樣的內息真的很古怪,因為初習內功之人,縱然可以修鍊出氣感,也決計不會如此凝實。

  頭頂泥丸宮越來越跳動的厲害,到得後來更是有規律的跳動起來,越來越熱,君邪的白皙的臉龐慢慢的變得通紅……

  這一坐,竟然一直到了凌晨天色微明之時!

  君邪明顯感覺到,身體內運行的那細細的如同絲線一般的氣感越來越是活潑,更逐漸的連成了一條線。

  君邪毫不在意,緊守靈台那點清明,繼續運功,不聞不問。

  「轟」的一聲好似炸彈,在君邪的腦海之中突然爆炸。

  君邪身軀一震,突然感覺自己失卻了分量一般,神魂飄飄蕩蕩,哇的一聲,吐出了一大口鮮血,遠遠噴了出去,緊接着便暈了過去。

  這口鮮血噴在雪白的床單上,竟然詭異的呈現烏黑的顏色,宛若固體一般,居然並不流動,看上去,簡直就像一塊漆黑的炭塊。

  君邪暈倒在地的身體在他沒有知覺之中慢慢抽搐着,肌膚之中再度慢慢地滲出點點烏黑的汁液,將君邪身上輕柔的白袍慢慢的一點點的浸濕、塗黑……

  這才是真正意義上的洗經伐髓!

  先前的那身體內滲出的污漬,只是排除了肌膚或者肌肉裏面的大部分雜質,而刻下排出的,才是真正屬於骨骼內部的。

  至於君邪吐出的那一口濃黑的血塊,更是體內五臟之中的雜質,亦是人體最難排除的人體污濁之物!

  君邪現在的狀況,若是用修道的人來講,是為『脫凡』之境!也就是說,從現在開始,脫離了凡夫肉體的桎梏,正式邁進了修道的行列!

  要知道每一位修道者成就『脫凡』境界,都要經歷一段相當痛苦而又漫長的過程,用時短者數月,長者數年或者數十年,更有甚者,便是終此一生也是無法達到這個境界!

  而君邪居然只得一個晚上!這實在是奇蹟之中的奇蹟,若是說了出去,凡是修道者只怕也是沒有一個人肯相信!

  君邪再次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已經到了一隻大木桶里,周身皆是溫暖的熱水包圍着自己,還有兩隻綿軟的小手,在努力的為自己擦洗着身體。

  「砰」的一聲,房門突然被撞開,一個魁梧的身影大踏步的走了進來。

  「莫邪,你醒過來了?發生了什麼事?」來者正是君戰天君老爺子,身後還跟着幾名侍衛。

  君老爺子的聲音很憤怒,剛才已經將守衛君邪的三十六名侍衛都痛罵了一遍,昨天的事情可以說是意外,想不到今天又來了這麼一次!

  老爺子氣沖牛斗,快要爆炸了,難道我君家看起來就這麼好欺負?看來老子不發發威還真不行了!要是人人都打上我孫子的注意,這日子還過不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