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傲世血凰
傲世血凰 連載中

傲世血凰

來源:google 作者:口耐的夭夭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哈蕾娜 現代言情 白可飛

"意外的死亡,讓他意識到生命可貴,乞求重生的機會,卻被錯擺烏龍成了女人哼,變成女人又如何?照樣俘獲美人心!你是英雄算老幾?危難時刻我來幫!曾經的我年少無知,只會逃避現實如今的我浴血重生,光芒遮天蔽日!瞧瞧姐的後宮吧,大叔蘿莉帥哥御姐,啥?你們都要以身相許?不行不行,老娘很忙!仗劍行千里,回首又十年,莽莽天與地,何處是終點?一壺斷腸酒,兩行幸酸淚,誰言不知愁?白了少年頭!亂世之秋,成王敗寇,英雄氣短,天命難求面對強權,是屈服還是死?抬起頭,活着才能自由!劍在手,跟我走!害怕不是借口,兩腿別再顫抖,想想自己的血仇,到底為誰而戰鬥?我不是正義的俠客,也不是濟世的彌勒,更不會講什麼仁義道德沒錯,我就是獨裁者!秀一個魔王給世界看,順我者昌,逆我者亡!傲世天下,唯我血凰!"展開

《傲世血凰》章節試讀:

  「怎麼會這樣?」
  白髮魔女柱着長劍,半跪在地,華美的衣裙被撕毀大半,姣好的容顏面無血色。
  「為什麼……為什麼動不了?」
  面前的煙塵散去,幻影魔術師緩緩朝她走來,臉上假面具散發著獰笑,令人毛骨悚然。
  「嘿嘿嘿……小美人兒,是時候讓爺開心一下了吧!」
他舉起一支手,掌上火焰在凝聚,瞬間形成了一隻巨大的火球,炙熱的火光猶如中午的艷陽。
  他冷笑道,「你的傳說到此為止了,女魔頭!
但就這樣殺了你好可惜呢,要不在你死之前,先讓爺欣賞一下你的春光吧,嘿嘿……」   白髮魔女很想反駁他,自己何嘗受過這種屈辱?
但究竟是為什麼呢,就是無法動彈,連一根手指都動不了!
  「來吧,張開嘴,吃爺爺這一炮!」
幻影魔術師將手中的火球向她射來,霎那間,她就完全被火舌給吞噬了。
  火焰不但將她衣服燃燼,身子也慢慢熔解,僅存的生機被無情剝奪了。
  完了,就這樣……結束了嗎?   …………   三天前,某網吧內。
  白可飛一覺醒來,一如既往打開電腦,正準備登陸遊戲,卻看到微博上有消息在不斷@他。
  對方名叫「幻影魔術師」,據說就是自己下一輪比賽的對手,原來他揚言要在決賽當天,當著全國玩家的面將他踩在腳底下。
  白可飛沒有在意,這種傻逼他見多了,越是吠得凶,越說明他羨慕爺的人氣和美貌,爺向來是個安靜的美男子,不與傻逼一般見識。
  「@白髮魔女,有種你說句話呀!」
幻影魔術師的微博依然在不斷刷新,「難道你是個那麼慫的女人嗎?還是害怕了?哈哈,放心,爺會好好疼你的,不如咱見個面,來場真人PK,你的每一寸肌膚,爺都會摸過來的……」   這下白可飛看不下去了,憤怒地回了一句:「好啊,有種你別反悔,洗乾淨菊花等着我!」
隨後沒有任何遲疑地將他拉黑了。
  這個混蛋,居然敢侮辱我的女神,你準備到地獄懺悔去吧!
  他是個人渣沒錯,但他也有底線,「白髮魔女」是他的遊戲角色,也是唯一的朋友,別人可以羞辱他,但不許羞辱他的女神。
  接着他登陸遊戲,深情注視着遊戲中的她,輕輕撫摸着她屏幕後的臉頰,不由得心都醉了,「有你在我就知足了,我們不會分開的,永遠不會,哪怕是來生,我們也要在一起……」   因此,這是一場不能輸的比賽,事關自己女神的榮辱,接下來的整整三天,他都玩命般研究對手視頻,並找法師高手試煉。
  亢奮的情緒促使他無法入睡,渡過一個又一個不眠夜,終於在比賽前一天,他如釋重負地放下了耳機。
  太好了,這個混帳法師的招式已經完全看破,自己現在有十足把握可以獲勝,哼哼,看看到時候誰把誰踩在腳底下,小樣兒,在我女王的皮鞭下求饒吧!
  一旦放鬆心情,濃烈的倦意席捲而來,他慢慢合上雙眼,正想睡一覺時,卻被鬧鐘驚醒了,原來不知不覺到了比賽時間。
  白可飛艱難地醒來,頭痛欲裂,想去拿鼠標,可卻驚訝地發現自己全身無力,知覺彷彿一點點被抽離。
  怎麼會事?
難道是自己疲勞過度了嗎?剛剛一放鬆竟然就動不了了呢?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離比賽開始只剩下不到五分鐘了,這麼關鍵的時刻,為什麼連老天爺都要作弄他一下呢?   此時網吧已經爆滿,電腦都不夠用了,大家好幾人湊合在一起,都是來看遊戲錦標賽的。
  **大屏也在實時轉播,無數人翹首以盼,等待着心儀選手入場,可卻遲遲沒能看到白髮魔女,大夥議論紛紛,都為她感到焦急。
  但沒人知道,此刻他們的偶像正坐在一個陰暗的角落裡,手足無措中。
  白可飛知道現在急也沒用,於是放鬆心情,讓自己可以保持冷靜,他不是一個輕易放棄的人,拼着骨子裡最後的狠勁,他的手指終於有了一絲知覺,雖然不靈活,但好歹動了起來。
  輸入賬號密碼,進入遊戲,他感覺自己渾身上下每塊肌肉都在顫抖,好像有什麼東西在體內燃燒,又好像快要燃燒殆盡的樣子。
  選擇自己的搭檔白髮魔女,點進PK場。
  短短的幾步操作,他用了將近五分鐘,裁判和選手已經等待多時了。
  幻影魔術師一見到他,就來了一句,「唷,小美人兒,讓哥哥等得好捉急,來,我們馬上親熱親熱。」
  白可飛沒有理會他,以他現在的狀態不可能打出完整的字。
  雙方選手擂台就位,裁判宣佈道:「比賽採取三局兩勝制,現在第一輪開始!」
  只見幻影魔術師披風一甩,拿起手中的魔導書就吟唱起來。
  「轟!」
隨着一聲巨響,一記大火球術迎面襲來,將白髮魔女炸飛。
  「啊!」望着她的白色衣裙在風中凌亂,觀戰的少年們都傻了眼。
  怎麼可能?
為什麼魔女大大會像木頭人一樣任人宰割?
  緊接着,幻影魔術師發起猛攻,冰火光暗,四系魔法如行雲流水般釋放出來,一邊釋放技能,他嘴裏還不停叫囂着,「哈哈,爽吧爽吧?
好好張開嘴,吃爺爺這一炮!」
  「來來來,讓爺爺掀開你裙子,看看你美麗的又羞澀的那一面,哈哈……」   白可飛感覺心力交瘁,對手的話就像一把把尖刀扎在他的心口,氣的他幾乎吐血,可他就是無法動彈,一次次轟飛,一次次落地,又一次次轟飛……肉體和精神承受着雙重打壓。
  動啊,你快動啊! 難道你也要拋棄我嗎?
白髮魔女!
  他心中不停怒吼,可無濟於事,只能眼睜睜看着血槽在飛快下降,自己卻無能為力,直到屏幕前出現了「KO」兩個大字,他的劍客在火焰中化為灰燼。
  為什麼會這樣,為什麼?
  他如遭雷亟,兩行眼淚不知覺地流了下來。
  裁判即刻宣布了幻影魔術師第一輪勝出,這時網吧內抱怨聲一片,都在數落白髮魔女的失常表現。
  幻影魔術師得勝後,文字泡更是粗話連篇,什麼小美人被帥傻了嗎?
被哥哥射了一臉爽嗎之類的。
  坐在角落裡的白可飛大腦里一片空白,整整三天兩夜的疲勞,伴隨着絕望爆發了,他感覺手指越來越重,眼皮越來越沉,遊戲中白髮魔女那張妖艷的臉也彷彿成了最大的諷刺。
  不甘心,不甘心啊!
  一股無名業火從心中燃起,他儘可能摒棄周圍的干擾,開始集中精神。
  沒錯,自己為了這一天,犧牲得太多了,也許一個遊戲對於別人來說不算什麼,但對他而言卻是整個世界,他沒有同學,沒有朋友,甚至缺少父母關懷,而這個白髮魔女,就是他的全部精神寄託了!
  為了證實自己,為了不再被瞧不起……我願化身成魔!
  他突然睜開雙目,凹陷的眼眶下精光四射,一把握起鼠標,手中的人物彷彿死灰復燃,本來還笨拙的手指,頓時變得無限靈敏,體內僅存的最後一點能量開始全面燃燒。
  如果在場的人能回頭看一眼的話,就會發現那個常年陰暗的角落裡火光四射,廢柴也是柴,關鍵時刻依然可以發光發熱!
  第二局比賽開始了,幻影魔術師還以為這將是場輕鬆的勝利,嘴上依然喋喋不休,好像對方已經被他給征服,接下去就是肉戲了一般,誰知迎面而來的刀光劍影將他砍懵了。
  怎麼搞的,完全看不清劍的軌跡,敵人的步伐也詭異異常,自己的攻擊全部落空不說,還莫名其妙挨刀子,到底發生了什麼?
難道網絡變卡了?
  不管怎麼說,現在的他在單方面挨打,看到法師吃憋,觀戰的少年們開始歡呼起來,那個傳說中的白髮魔女又回來了,而且看技術似乎更上了一層樓!
  是的,白可飛在暴走,他手指舞成了一團殘影,速度快得連遊戲人物都無法跟上,以至於讓人誤會網絡又延遲   解說員的激情也回歸了,他整個兒捧起顯示器,咆哮道:「出現了,出現了!
女王愛的鞭策!
看啊,這漂亮的後-庭刺,霸氣中帶有陰損,帥呆了,不要留給對手任何機會!」
  幻影魔術師早就放棄抵抗了,他被這股霸氣深深折服,每看到自己人物被砍一下,他也會跟着嬌喘一聲,受用無限。
  這時網吧內的觀眾聽到一個猥瑣的聲音,正配合戰鬥節奏在那裡「嗯嗯啊啊」,到底是誰那麼缺德呀?
  這局毫無疑問,是白髮魔女勝出,看來最後一局的結果也是板上釘釘的事了,如果雙方繼續保持這個狀態的話,勝敗將毫無懸念。
  裁判讓選手就位,準備開始決勝局,觀眾們也屏住呼吸,見證奇蹟的時刻馬上就要到了,少男少女們不由十指相扣,期待着偶像的勝利。
  但這場比賽永遠不會有結果了,因為選手白髮魔女遲遲不點準備按鈕。
  此時的白可飛安靜地靠在了椅背上,沒錯,安靜極了,表情祥和,就像睡著了一般,嘴角還掛着淡淡的笑容。
  廢柴燃燒自己,照亮別人,獲得瞬間光芒,接着呢?就什麼都不剩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