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敖婿
敖婿 連載中

敖婿

來源:google 作者:陳珏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胡箐 陳珏

23世紀的35歲大齡青年命運坎坷,9次高考失敗,6次創業失敗,心灰意冷之下選擇了跳樓,這一跳卻跳出了大事!主角和你想的一樣,他老套的穿越了他穿越到了異世界東方大陸陳國第九王爺的最小兒子陳珏的體內本來是個皇裔命,奈何現實卻過的不如一般富農,陳珏不服命運,決心在異界進行第7次創業...展開

《敖婿》章節試讀:

陳珏聽到這話,突然有種被人按斤賣掉的感覺。陳珏眼睛裏滿是落寞,對着慶餘生緩聲說道: ”那家人姓什麼啊?我何時過門? ”

慶餘生臉上都樂出花了,連忙掏出幾張銀票說道: ”這是五千兩!是聘金。 ”陳珏看見銀票眼睛也放起了光,正想伸手去拿,卻不想被慶餘生連忙收了回去。

陳珏見狀冷着臉問道: ”你幹嘛?這是我的聘金! ”慶餘生搜出一張交給陳珏說道: ”這一千兩是給你置辦衣服的,其他的我幫你收着,還得照看你這段時間折騰的那些家業呢! ”

說到家業兩個字的時候,慶餘生恨不得將牙齒咬出花火來。陳珏聽的這話也尷尬的呵呵笑了幾聲,然後激動的接過了慶餘生手中的銀票。有錢的感覺就是好啊!

陳珏拿了錢就準備帶褚虎出去吃點好東西,這時慶餘生在後面喊了一句: ”記得去做兩身上好的喜服!不然出嫁那天丟人的可是你! ”陳珏滿不在乎的說道: ”都被賣的了人了,還在乎什麼丟人不丟人啊!隨便了,隨便! ”

慶餘生搖頭苦笑了一下,但隨即又想起一事,於是伸長腦袋大聲喊道: ”對了,你媳婦家姓敖!你可別忘了! ”陳珏揮揮手說道: ”知道了,只要有錢,她姓什麼都是最好的! ”

渾渾噩噩,十幾日醉生夢死之後。大宅子開始準備小王爺出嫁的事情了,敖府的接親馬車隊也已經到了。整整六十六輛鎏金披紅的大馬車啊,上面裝了各種金銀綢緞,這些都是女方家給陳珏出的嫁妝。

陳珏看了眼睛都直了,如果不是大宅子人手太少,他真想劫了這隊嫁妝,毀掉這門婚事。接親的是敖府的大管家,姓貴叫貴權,名字叫的到非常討喜。

貴權人大約五十多歲,留了一堆細細的八字鬍,看着慈眉善目的。貴權帶來了一百多人迎親,沿途更是不停的撒銅錢,引來了整個鎮子的人圍觀。但是人越多,陳珏越覺得丟人啊。

自己堂堂一個二十九小王爺,堂堂一個七尺男兒,堂堂一個穿越者,竟然被一個富家小姐給娶了。憋屈啊,這日子沒法過了!以後怎麼在穿越圈混啊,這丟人丟到姥姥家了。

還好,陳珏頭上還頂着一個綉着金色錦鯉的紅蓋頭,這塊遮羞布將他整個頭都蓋住了,別人看不見他的臉自然也看不見他臉紅的窘迫了。鑼鼓喧天,紅旗飄展,大宅子熱鬧了四五天之後,陳珏的迎親馬車隊終於啟程了。

一路歡慶,一路撒銅錢,追着迎親隊伍的相親有數千之眾,敖家一路撒的銅錢恐怕都不只十萬貫了。這時陳珏才猛然驚醒,自己恐怕被慶餘生給算計了,他就總覺得,自己堂堂一個王子,怎麼可能才值得五千兩呢!

可惡的慶餘生不知道吞了多少銀子,就是最後的五千倆他還又拿回去四千!可惡!虧大了!大宅子的人跟着迎親車隊走了五十里才回去,只留下了褚虎當做陪嫁小子跟在了馬車後面。

路過嶺東的時候,徐瘋子和凌老頭以及凌家坡的相親們也夾道迎接了一下。可是陳珏真沒臉出來見他們啊,於是謊稱身體不適就沒露面。貴權也非常會做人,替新姑爺撒了很多銅錢和喜糖,這可樂壞了凌家坡的男女老少。

一個月後,陳珏被送到了珍廣郡東面的一處建築面積佔地極廣的一片建築群中。十幾米高的大門檐下,赫然掛着一個巨大匾額,上面刻着四個燙金大字 ”南海敖府 ”。

陳珏是在大婚日前三天被接到敖府的,被安置在了西祥苑的一片住宅群的一處廂房裡了。陳珏像個待嫁的新娘一樣,天天被勸在房間裏面。美酒美食倒是一頓不少,褚虎跟着陳珏也享福了,頓頓海鮮、雞鴨,兩個連吃了三天似乎人都胖了一圈了。

大婚當天,敖府內外都是一片喜慶。成萬的銅錢向雨點一樣時不時的拋灑到空中,萬餘百姓爭奪鬨笑。被紅紙包裹的喜糖更是不要錢似的,一刻不停的往外撒着,這時候最開心的就是女人和孩子了。

珍廣郡從郡府、守將、衙門小吏,凡事能叫的上名字的官員都被敖府請來了。敖府闊綽,凡來參加參禮的貴賓,每人50兩銀子的車馬費,官越大敖府包的紅包也就越大。參加敖府的婚禮,不用你掏錢,人家主家還送錢。真是財大氣粗啊!

附近的百姓也因為這場婚禮受了實惠,凡事過來給新人磕頭道喜的每人賞10個銅錢,管一頓酒肉。於是乎,敖府東、西兩旁側門排起了好幾里的道喜隊伍。陳珏頭上一直頂着紅蓋頭,所以他只能看見腳面附近的地面,但是他耳朵沒閑着啊,外面的熱鬧的勁兒是他到這個世界十五年來遇到過最熱鬧的。就連十年前,老皇帝過六十大壽都沒這麼熱鬧過。

陳珏穿着一身紅色的錦鯉喜服,蓋着錦鯉紅蓋頭被兩個喜婆推過來、牽過去,忙碌了一天之後才終於被送回了東吉苑主婚房之中。婚房之中,陳珏坐在床上,一身騰雲、瑞海的喜服,帶着鑲滿了鴿子蛋大小的珍珠冠,面對着他站着。

這時一個喜婆拿着一個小孩手臂大小的翡翠如意遞到新娘子手上,並笑着說道: ”請新娘掀蓋頭。 ”新娘子拿着翡翠如意緩緩挑開了陳珏的紅蓋頭,看清了他的臉龐。新娘心中暗想:這小伙長的還挺俊俏,身材也和自己一樣好,好滿意呢!

陳珏這時既緊張又羞澀,但還是忍不住抬頭看向了自己的新娘!這一看,陳珏驚的差點跳起來,只見眼前這個胖的像堵牆一樣的紅色物體擋住了所有的視線,那水桶腰、那豬肘手,哎呦媽呀!

陳珏這時內心的狂跳不止啊,心中一萬頭草泥馬在狂奔啊!這慶餘生,你陰老子!這是叫長的給出好看?說道長相,陳珏好像還沒看她的臉呢,但是這樣的身材還是別看了吧。

陳珏絕望的垂下了頭,一副生無可戀的表情。這時,另一個洗婆端着一個金盤走了過來,上面擺放着兩盞玉杯。陳珏和新年在喜婆的指揮下喝下了交杯酒,然後喜婆就催促新娘快點上床,並要指導兩個人如何洞房。

陳珏一聽這話,連忙打斷說道: ”這事我懂,我懂。你們可以走了。 ”喜婆看向新娘,見她緩緩點了點頭後就捂着嘴笑着退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