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遨遊時空之神
遨遊時空之神 連載中

遨遊時空之神

來源:google 作者:每日先靜一時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馮馴 衛旭東 都市小說

馮馴端坐於王座之上,緊閉雙眼下方群臣皆跪地不起為首一美貌女子,單膝跪地,抱拳道:「請神王着甲!」群臣埋首於地面,紋絲不動,齊聲道:「請神王着甲!」緊閉的大門忽然打開,七神魚貫而入,為首之神手持利劍,高聲呼喊:「舊王將死,我為新王!」言罷,那神衝上王座,猛地將利劍插入他的胸膛!展開

《遨遊時空之神》章節試讀:

  「所以馮馴,你還是會選劍術系,對么?」羅靜幽眼神閃亮,認真的盯着馮馴,渴望獲得贊同的回答。
  「唔,應該是吧!」馮馴說不出拒絕的話語。
  劍術系的獎學金如此誘人,他一旦拿到手,就能換新手機了!
  而且羅靜幽本人也選擇了劍術系。
  羅靜幽的父親羅傑,是馮馴父親的老戰友,也是紫金修行學院劍術系的主任,這樣他騙獎學金應該更容易些。
  「我就知道,你一定會選擇劍術系的!」羅靜幽開心的笑了。
  其他同學也對這個話題異常感興趣,他們開始了熱烈討論:
  「可是,我聽我爸媽說,現在法術系才是最有潛力的!」
  「誰說的!劍術系才是天下第一!」
  「你們說的都不對!神術系才是最厲害的!不管你們怎麼選,反正我要選梅娜老師的神術系!」
  「我覺得,適合自己的才最厲害!」
  「不不不,最厲害的才最合適!」
  「好了好了,大家不要吵。」性感的梅娜拍了拍手,安撫了眾位學生,道:「大家回去好好思考,明天把自己心儀的選擇報給我。不用擔心,在下一學年裡,如果覺得自己的選擇不合適,隨時可以來找我們老師,調換專業!」
  馮馴看着收拾了教案,準備離開的梅娜老師,心中已經決定,就先選擇劍術系。
  我的新手機,我來了!
  「那麼,我們現在下課,同學們再見!」梅娜老師踩着高跟鞋,蹬蹬蹬的離開了教室,而教室中的同學們,繼續進行激烈的爭辯。
  幾天之後,分系名單終於被確定了下來,並被貼在了學院的公告欄里。馮馴和他的同學們一起圍觀,在名單上找到了些熟悉的名字:
  法術系:……
  神術系:莎莎……
  劍術系:馮馴,馮烈,羅靜幽……
  體術系:……
  生物系:李然,衛旭東,衛潮……
  機械系:葉淺……
  心算系:何晨曦,夏婉……
  正當馮馴仔細熟悉着同學們的信息時,他突然覺得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他笑着回過頭,本以為會看見羅靜幽,沒想到看見了梅娜老師。
  御姐教師梅娜笑盈盈的對馮馴說:「馮馴,你跟我來辦公室一趟吧。」
  為什麼還要找我單獨談話?馮馴跟着梅娜,心中若有所思。但當他抬起頭時,一眼看見了梅娜搖曳的腰肢和臀部,忍不住又用手捂住了鼻子。
  ……
  「馮馴,你最終還是選擇了劍術系。」梅娜坐在辦公桌前,語氣中有些哀傷:「但你為什麼不選擇神術系?你在神術系的天賦是超凡!你知道這意味着什麼么?」
  梅爾娜的眼睛中放着光。
  「我不太清楚。」馮馴避開了梅娜直視的目光,伸手撓了撓後腦勺。
  「天賦完美,意味着只要你努力,你就能夠在這個領域裏,達到自身的極限。可天賦超凡,卻意味着只要你努力,你能夠在這個領域裏,取得前無古人的成就!」
  梅娜死死的盯着馮馴的眼睛,認真道:「只要你選擇神術系,你一定會被封為我們七神教的聖子!成為七神之下的第一人!甚至,擁有成為第八位神靈的可能!」
  成為神靈!馮馴的內心被深深的震動了,他真想立刻轉到神術系,卻忽然想到列車上的那些事情,想到了一直困擾着自己的夢境。
  或許神術道路,沒有表面上看起來那麼簡單。
  於是他還是猶豫了。
  想了想,馮馴決定給梅娜老師一個機會:「老師,神術系能給我像劍術系那麼高的獎學金么?」
  梅娜為難的說道:「劍術系的高額獎學金,在我們整個學校,都是獨一份的,我也無能為力。」
  「那我還是選擇劍術系吧!」馮馴不再動搖。畢竟是一學期一萬的獎學金!他抵抗不住。
  梅娜深深的看了馮馴一眼,最後道:「你或許不太清楚你的選擇意味着什麼,但時間會告訴你答案。我依舊願意給你留下一絲機會。我在這裡承諾,未來的一年裡,只要你回心轉意,我就會為你安排好一切,讓你輕鬆轉系。」
  馮馴聽出了梅娜的誠意,心中不由更加困惑。他此刻只能態度誠懇的對梅娜說:「謝謝老師的厚愛!」但是我現在更愛小錢錢!
  「那麼,你就先回去吧。」梅娜揮了揮手。
  「好的老師。」馮馴離開辦公室,順手帶上了房門。
  房間里的陰影中,紫金修行學院特約教授、七神教大主祭赫斯的身影慢慢浮現。他用低沉的聲音向梅娜問道:「怎麼,他不答應?」
  「是的。」梅娜神色冷然:「我覺得,他的態度,肯定受到了你之前安排截殺的影響!不然憑藉我的魅惑術,他早就應該同意了!」
  「他明明是想要更高的獎學金!學校定的獎學金,我們也沒有權限修改!」赫斯有些不滿:「你不要試圖把責任推到我身上!之前對他的截殺,我是遵從神諭來安排的!」
  「呵呵!」梅娜發出了一聲冷笑:「神愛眾人,怎麼會下達這樣的神諭?一定有人假傳了神諭!想要將競爭對手扼殺在搖籃之中。」
  赫斯被激怒了,他上前幾步,走到梅娜的身前,居高臨下的俯視着梅娜,眼睛裏充滿了血絲:「你沒有證據、沒有權力、沒有資格,來質疑我對神的信仰!反倒是你,依仗着自身的一副好皮囊,妄自揣摩神靈的旨意,甚至堪稱肆意妄為!」
  赫斯伸出自己的手,扼住了梅娜的喉嚨,怒道:「或許我應該摧毀你這罪惡的身體,才能重塑你對神靈的敬畏!」
  梅娜面色不變,只是冷冷的說道:「這是你的自由。但我只提醒你一點,作為七神教聖女,我的一切都奉獻給了神靈,你現在的行為,是在妄圖侵佔神靈的權利!」
  赫斯如觸電般收回了手,他忍不住閉上雙眼,開始祈禱:「願神饒恕我的罪孽!」
  赫斯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了,最近越來越難以控制自己的行為。可他在祈禱中對神明的感應,卻越來越清晰,甚至還頻繁獲得了神靈的嘉獎。
  赫斯帶着困惑離去了。梅娜死死的,盯着赫斯的背影,直到對方消失在門外,她才狠狠的罵了說一聲:「敗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