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霸道寵妻:總裁大人請讓開
霸道寵妻:總裁大人請讓開 連載中

霸道寵妻:總裁大人請讓開

來源:google 作者:涼容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於菲 杜成 現代言情

在她生孩子那天發現老公的小三也在她隔壁生產,一怒之下大出血,等她醒來孩子不見了,也被老公告知自己早就被他賣給一個大老闆了,孩子也是那個老闆的在她走投無路時,一個男人從天而降,以哺乳的條件幫她教訓渣男,當景於菲看到眼前的小寶貝時才發現這個像神一樣的男人竟然有個孩子這個男人像神一樣守護者她,他將她禁錮,薄唇不斷親吻她的身軀,霸道宣誓:「我看上的女人永遠也別想着從我眼前逃脫!」當她再一次落入愛情的圈套時才發現一切都是假象,想要逃脫時才發現她一直哺乳的孩子竟然是她的,而那個男人卻不知,於是,她想要帶着孩子逃離……展開

《霸道寵妻:總裁大人請讓開》章節試讀:

產房。

「深呼吸,再來一次。」

「啊……」

景於菲抓住兩旁的扶手咬牙用力,憋得小臉通紅也沒能將孩子擠出來半分。力氣用盡後她又重重躺回床上,急促呼吸着猶如一隻脫水的魚。

「我……我不行了……」

醫生焦急地查看了下宮口,滿是擔憂之色。

「不行,孩子胎位不正,這樣根本生不出來。而且羊水幾乎已經流光了,再生不出來的話,孩子就危險了。」

景於菲聞言,連忙拉住醫生氣若遊絲地哀求:「求……求求你救救我的孩子吧。」

五小時的陣痛折磨得她幾近崩潰,但最沒法接受的是孩子有危險。

年輕醫生讓護士將最權威的黃醫生請過來。

景於菲疼的臉色發白,視線一點點模糊,但在黃醫生進門時目光定格在外面的一個男人身上。

杜成,她結婚一年的老公。

原本此時應該是在外地出差的,應該是看到她的短訊趕回來陪她了。

她的心裏一喜,剛想叫杜成,卻聽他滿臉着急地朝隔壁分娩室喊道:「嵐嵐,你別怕,有我陪着你。」

景於菲愣住,還不等她反應過來,隔壁就傳來一陣無比熟悉的女聲。

「嗚嗚嗚……杜成,我好疼,以後再也不生了。」

杜成連忙哄道:「好好好,咱們以後不生了。」

這聲音……

是杜成的秘書,周欣嵐?!

他……他們……

景於菲感覺腦袋都快炸開了,一股熱流猛地從她的身下湧出,伴隨着的是無比劇烈的疼痛,疼得她尖叫出聲。

「病人大出血!」

「病人生命指征下降明顯!」

「心臟除顫!」

黃主任臉色越發嚴重:「看來得做最壞的決定了,小姐,你的家人在哪裡?現在你和孩子都有危險,必須由你的家屬簽字決定,我才能給你做手術。」

家屬嗎?

景於菲苦澀一笑,抬手指向門外,「外面那個男人就是我老公。」

實習醫生和黃主任詫異地對視了一眼,然後出門前去詢問。

「先生,你妻子現在難產,需要馬上動手術請你簽字,請問是要優先保大人還是孩子?」

杜成驚異地看了一眼病房裡的景於菲,似乎是沒想到她會在這裡,然後果斷說道:「保小孩!」

實習醫生為難地勸道:「你不再考慮一下嗎?畢竟孩子以後還可以有。」

「不用考慮!就是保小孩!」杜成不耐煩地說道,急忙簽完字後就衝進了隔壁的分娩室里。

沒有絲毫猶豫的回答,猶如最後一根稻草瞬間就將苦苦支撐的景於菲壓垮了。

「嘀嘀嘀……」

「病人的血液在大量流失,體溫正在快速下降!快,趕緊輸血!」

景於菲感覺如置冰窟,連意識也逐漸模糊。

但昏迷前,她卻無比堅定地說道:「保……保小孩!」

眼淚順着朦朧的眼睛,流了下來。

景於菲再也撐不住了,慢慢閉上了眼睛。

「我的孩子……」

……

等她再度醒來的時候還有些懵圈,她這是還活着嗎?

那……她孩子呢?

她着急地起身卻扯痛了腹部的傷口,又倒回了床上。

恰好護士走進來,急忙給她檢查傷口,只見雪白的紗布已經染上了點點血色。

「別動,你剛剖腹產完,不能下地,你看又出血了!」

景於菲卻顧不得這些,急切地問道:「我的孩子呢?孩子還好嗎?」

「很好,是個男孩,被你丈夫帶走了。」

「什……什麼?那他在哪裡?」

景於菲從護士口中得知杜成在樓上病房照顧周欣嵐後,就不顧護士的阻攔,拖着疼痛的身體去找他。

但大出血又加上剖腹產,她的身體弱得跟紙似的,沒走幾步就直直往前倒去。

眼看着就要磕到地板,一隻大手忽然摟住她的纖腰,將她帶進一個寬闊的懷裡。

「你沒事吧?」

好聽的男性聲音在耳邊響起,景於菲一抬頭就落進了一雙深不見底的眸子里。

朗眉星目,五官如刀削,就彷彿上帝最完美的作品,讓她不禁看痴了。

她一直以為杜成已經是很帥了,但和這個男人一比,完全不是一個水平線的。

「看來是沒事了。」男人冷漠地放開了她,大步轉身離開了。

而景於菲也回過神來,慢慢挪到了二樓的病房。

一推開門,就見杜成正在給周欣嵐餵食,那小心體貼的樣子一下子就點燃了她心裏積蓄的怒火。

「杜成,你給我解釋清楚這是怎麼回事?」

她萬萬沒想到杜成會和周欣嵐在一起,並且還騙她說是去出差,其實是陪周欣嵐生產!

兩人居然偷偷摸摸的,連孩子都有了!

突如其來的聲響嚇了兩人一跳,也嚇到熟睡中的兩個孩子,一洪亮一細弱的哭聲響徹了病房。

周欣嵐抱起其中一個孩子輕哄,嬌嗔道:「杜成!你看她,都嚇到我們兒子了。」

杜成黑着臉放下碗,看着景於菲,呵斥道:「吵死了,你給我安靜點。」

景於菲看着那個瘦弱一些,哭得跟貓叫似的孩子,沒有絲毫理由地,她知道那是她的兒子。

「我的寶貝……」

她走上前去,可是手還沒碰到孩子,就被周欣嵐搶先了。

景於菲立馬炸毛了,「把我的孩子還給我!」

周欣嵐抱着孩子,警告的地看着她,「什麼你的孩子?這都是我的孩子!」

「對!」杜成瞪着景於菲,不耐煩的呵斥,「欣嵐生的龍鳳胎,這根本不是你的孩子!」

景於菲不敢置信地看着杜成,以為是誆她的,搖頭道:「不可能,這一定是我的孩子……」

「跟我出來!」杜成不耐煩地擰眉,粗魯地拉過景於菲的手腕,要將她帶出病房。

景於菲娘蹌了一下差點摔倒,她甩開杜成的手,瘋了一般朝孩子走去,「你把孩子還我……」

杜成擋在她跟前,冷聲喝道:「景於菲,你別鬧了,這裡沒有你的孩子!」

「你騙人!護士說了,你帶走了我的孩子,這孩子一定是我的!」景於菲幾乎失控一般大吼道,眼中的淚水像斷線的珍珠般滾滾而下,她感覺杜成一夜之間就變了,變得冷酷無情,完全不是以前那個疼她寵她的丈夫。

她憤怒的推開杜成,伸手就要去抓周欣嵐懷裡的孩子。

「瘋女人!」杜成怒罵一聲,從後面伸出手,一把揪住景於菲,直接將她甩出去。

景於菲整個人重重的砸在地上,眼前一黑暈了過去,耳邊隱約聽到杜成的辱罵聲,「真是晦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