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白茶不是酒
白茶不是酒 連載中

白茶不是酒

來源:google 作者:灼靜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江城 現代言情 白望晴

白望晴從沒想過自己有一天竟然也走上被包養這條路,她想不明白,自己既不天生麗質又顧不上後天努力,怎麼就稀里糊塗走上這條「不歸路」「我是為了錢,不能跟有錢人談感情,否則會死的很慘」白望晴每天告誡自己一遍可是誰頂得住一張完美無瑕的臉每天深情地看着自己白望晴逐漸發現這和自己想的包養不一樣猥瑣大叔糟老頭子,NO!丹鳳眼大帥哥,YES!!!見不得光沒有人權,NO!被默默關照寵愛,YES!!!白望晴覺得大概自己上輩子拯救了地球吧,可是理智告訴她:漏!大漏特漏!這一定是陰謀隨着相處時間越來越長,某人的尾巴開始露出來,果然,這一切都是早有預謀的……展開

《白茶不是酒》章節試讀:

他想留下她,可是他又不想再見到她,不想再見到冷漠、絕望、毫無生氣的她,記憶里,她是開朗大笑的,是奔跑的,跳躍的,像是童話里不食人間煙火的小精靈一樣,肆無忌憚地闖進了他的人間。

那年夏天,比今年還要熱幾分,太陽毒辣,蟬鳴四起,他掄着胳膊在小巷子里揍人揍得大汗淋漓,聽着那人躺在地上求饒,心中無比暢快,一滴汗水不合時宜地流進眼睛裏,有些扎得慌。

抬手擦汗,目光透過路旁的樹隙和來來往往的行人,無意間看到了一個穿着白色連衣裙的小姑娘在路的那邊跑啊,跳啊,笑啊,鬧啊。

小姑娘舉着一根冰激凌,身邊是一個比她年紀更小的小男孩在伸手夠那根冰激凌,兩個孩子後面跟着一男一女,應該是他們的父母,他們都在笑着,在耀眼的陽光下肆意地笑着,那笑容簡直比太陽還毒辣。

他討厭這樣的家庭,他覺得所有的家庭都該跟他一樣不幸,所以,他準備作弄一下那個放肆的小姑娘,就按照老辦法,搶她的錢,再嚇唬她一頓,把她嚇哭。

他放下了手裡求饒的人,放下狠話道:」狗日的,以後見你一次打你一次!滾!「

那人好像跑了,又好像被打地躺在地上跑不了,不重要了,江城的注意力已經完全被那一家人吸引到了。他就一路跟着那一家人,尋找機會下手,終於,皇天不負有心人,他等到了一個機會。

小女孩的弟弟摔了一跤,胡鬧着不肯起來,非要姐姐手裡的冰激凌,小女孩不給,他就一直哭,躺在地上轉圈哭,小女孩的父母覺着丟人,就勸女孩道:」晴晴,乖,把冰激凌給弟弟,爸爸再給你買。「

」我不!這是我的,憑什麼給他。「

」晴晴,別不懂事,快給弟弟。「

」我不給!不給!不給!「小女孩吵鬧着跑走了,遠離了爸爸媽媽遠離了人群。

這是個好機會。

江城急忙跟過去,抄近道走到小女孩前面的小巷子里,就等小女孩過來把她抓進來,搶走她喜歡的冰激凌,看着她氣憤,看着她哭。

慢慢的,腳步聲越來越近,等到了巷子口,突然停下了。江城覺得不對勁,難道自己被發現了?

偷偷探頭,發現小女孩已經不見了,他懊惱地走了出來,卻發現小女孩在大樹根下逗流浪貓,陽光透過層層疊疊的樹葉,碎汞一般鋪在地上,鋪在小女孩的身上,把她的白裙子變成了花裙子。她手中的冰激凌融化,順着她白嫩嫩的手滴落到地上。

流浪貓是個橘貓,被周圍的好心人喂的圓滾滾,好似那家豬披了層貓皮,往地上一躺,享受着小女孩的撫摸,眯起眼睛看着頭頂的樹葉,一陣風吹過,樹葉沙沙作響,蟬鳴也愈發聒噪。

小女孩意識到手中冰激凌融化,低呼一聲:」哎呀。「趕緊起身張嘴舔舐,目光看向站在小巷口的江城,愣了一下,連舔冰激凌的動作都停滯了。

江城知道自己計劃敗露了,看到小女孩盯着他看,裝出兇狠的樣子,他覺得?搶冰激凌是搶不到了,而且她都舔了,變態才要搶,那就嚇哭她吧。

小女孩往後退了一步,就在江城沾沾自喜的時候,她堅定地走了過來。

江城有些慌了:」你……站住!不許過來!「

」哥哥。「小女孩聽話的站住,一隻手伸向白裙子胸前的小口袋裡,甜甜的嗓音喊道:」你受傷了,給你創可貼。「說完,小女孩伸出手來,張開五指,一枚卡通創可貼安靜地躺在她汗津津的手心。

江城對於那年夏天的記憶並沒有多麼深刻,只記得天很藍,有時候會有白雲飄在上面,樹葉也很綠,太陽沒有那麼毒辣,空氣也並不煩悶,樹上的蟬鳴也不聒噪,一抹陽光穿過樹葉,碎碎的撒在地上。

這件事情很平常,很普通,那之後的很長時間江城也沒覺得有什麼值得特殊記憶的地方,直到幾年後再見時,小女孩已經長成了大姑娘,卻依舊是那惹人厭的笑容,好像什麼都不放在心上,只管自己開心的笑着。那一瞬,江城的記憶莫名其妙復蘇了。

經年之後,他才意識到,他那為數不多的少年記憶里,只有那一個夏天,其餘的,都不過是煩悶的日子。

《白茶不是酒》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