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百川錄:我在大理寺當仵作
百川錄:我在大理寺當仵作 連載中

百川錄:我在大理寺當仵作

來源:google 作者:鯉一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江見月 魚離

一朝穿越,她成了百川國大理寺卿妹妹,卻是心寬體胖大怨種一枚,鹹魚要翻身不止靠顏值,更得靠絕活,於是她靠大學專業所學在大理寺施展手腳,順理成章成了當地有名女仵作......重重離奇案件,家族敵對勢力,難以理清的情感糾葛,魚離深陷其中......她想,既然無法離開,那不妨隨遇而安隨遇而安?她很快就發現這是不可能的畢竟——上門挑釁的人太多了......魚離:「既然如此,那姑奶奶就陪你們耍耍」展開

《百川錄:我在大理寺當仵作》章節試讀:

「誰在這?」

這聲音低沉得很,甚至有幾分蒼老。

魚離嚇得一激靈,由於身形肥胖,一時重心沒穩,一下子倚着正門撲倒進去。

「嘎巴」一聲脆,她感到有什麼酥脆的東西被她壓在身下。

還好身上肉多,沒摔疼,就是不知道硌着啥東西,硌得有點痛。

魚離一邊尋思着,一邊吃力地翻身起來。

「哎喲喂!」一旁傳來蒼老的悲吼聲。

魚離定睛一看,是個老頭。

想來就是剛才說話的那人了。

但他這麼難過幹什麼?

「你你你……雲漓!」老頭喝道,「你賠我寶貝!你賠我!」

魚離一看,這老頭深陷的眼眶中滾着一滴渾濁的老淚,淚珠要掉沒掉,看着梨花帶雨的,悲傷的不得了。

他一手指着地上,一手抹去眼淚。

魚離這才順着他手指向的方向,看到自己剛才爬起來的地上。

喲,是副骷髏架子。

一瞬間她腦海中翻滾過無數可能,最後有一句話在喉間哽住了,但她還是決定要小心翼翼地說出來。

她倒吸一口氣,帶着幾分歉疚和滿臉的真誠,看着老頭輕聲問道,「這是您媳婦?」

老頭聽後差點沒背過氣去,他舉起拐棍就要打過來。

「你這丫頭,什麼時候變得這麼毒舌了,今天就是看在你哥的面上,我也得打你!」老頭說著踉蹌着追了幾步。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從門後跑出一個小孩,看模樣八九歲左右,正在為現在的場面起鬨。

「你還樂,看我不打你!」老頭艱難轉身,舉起拐杖作勢就要打他。

小孩連忙跑到魚離身後,「胖姐姐救我!」

胖姐姐?叫得這麼難聽,不過她也的確很胖。魚離勉強聽着,把小孩護在身後。

「你這老頭能不能好好說話,嚇唬我也就罷了,嚇唬小孩子做什麼?」魚離大聲理論道。

老頭訥訥站在原地,許是被魚離的大分貝嗓門給嚇住了。

畢竟之前那個雲漓說話就跟蚊子嗡嗡一樣。

「你弄壞了我的骨型,這可是我前段時間剛從義莊討要來的無名白骨,本想着藉此給小孫孫傳得仵作知識,卻不想被你給糟蹋了。」老頭一說到這又要哭了。

魚離難以置信,方才壓斷的,竟是一具新鮮的白骨。

「可我不想學!」小孩子說道,「我不要跟你學這個,別的小夥伴知道您是我爺爺,本來就不愛跟我玩,要知道我還在學這些,更沒人理我了!」

魚離突然在原主的記憶中找到相關信息——這老頭是京城有名的老仵作,人們稱之為丁伯,是大理寺老仵作,經常協助處理一些棘手案件;而這小孩兒則是他的孫子,名為小寶。

老頭經常強迫小寶跟他學習仵作知識。想來方才她在門外聽到的談話聲,或許就是老頭在給小孫子上課。

老頭嘆了一口氣,「我知道你不想學,可這偌大的京城,要麼是達官顯貴,要麼是富足人家,鮮有我們這種身份卑微的人,現在京城仵作就我一人,那若是我老了死了呢?我們百川國雖民富兵強,可若是沒有人干這份活計,那便罕有公平可言。」

老頭說得義憤填膺,越說越起勁。

「你要知道,要是沒有仵作,那些惡行便得不到遏止,冤死的人便無法得以伸冤,由此只會助長惡勢力作祟,到時候連公平都沒有了,你說這個朝代還會一直穩定下去嗎?」

魚離聽着,恍惚間有種回到大學課堂的感覺。

她的解剖老師也是個老頭,在解剖課上他也曾這樣說過相似的話。

魚離有些恍惚。

她還沒大學畢業,但要是放在古代,她的職業不也是一名仵作嗎?

這老頭雖說的亢奮,但確實有理。

只是她很驚訝,沒想到這百川國偌大的京城上下竟只有眼前這老頭是唯一的仵作。

他的擔心的確不無道理。

只是,這小孩子還小,逼着學習這些恐怕只會適得其反。

「老頭,你說的雖有理,可你不能強迫你孫子學這個,你完全可以張貼告示招納徒弟啊,你不試試怎麼就你那麼肯定沒有人想學習仵作呢?」

老頭眨巴眨巴眼,「會有人肯放下身段學習這個嗎?可連我這麼小的小孫子都已經因此受到同伴排擠,誰會願意從事人人避之不及的低賤職業呢?」

「您錯了。」魚離說道,「我相信您絕對不會害您的小孫子,既然您想要讓他學習這個,自然是有超過這些所謂世俗偏見的緣由的,不是嗎?就同您方才講的一樣。」

「你是說,為了公平?」

「嗯!」魚離目光堅定,「又或者說,是為了百川國。」

老頭聽後眼中亮起盈盈光亮,「可會真的有人願意因此學習仵作?」

「那當然,至少我是願意的。」魚離攤攤手無所謂道。

「啊?胖姐姐也要學這個嗎,可我聽爺爺說你本來就沒人理,要學了仵作不就更沒朋友了嗎?」

「胖姐姐?以後去掉胖字,叫姐姐就好。」魚離一本正經叮囑小寶。

小寶聽話地點點頭。

「小寶你要記住,真正的友誼也好,人際關係也好,不是去避免不好的東西而維持的,靠的是人格魅力,說白了就是一個人的品行舉止。再說,仵作這個職業沒什麼不好的,不過是這個時代的問題,導致人們有一些不正確的認識,進而才使得這種歧視仵作的世俗偏見根深蒂固。」

小寶聽得很認真,也許這些話終於不是爺爺帶有目的地逼他學習說出的吧。

「小寶,你願意改變現狀嗎?」魚離蹲下正對小寶說道,「改變現狀,消除偏見,爺爺的職業就不再是卑微低賤的了,人們會很尊敬這個職業。」

「真的嗎?」

「那是當然,但是,肯定也需要有人付出。」魚離彷彿是在回答小寶的問題,彷彿又是在自言自語。

「雲漓小姐,你……」老頭聽得感動了,「你能說出這些,真的跟以前大不一樣了。」

「是嗎?」魚離哈哈笑道。

「之前的你,光是呼吸說話走路就似乎要耗盡身體所有力氣一般,消沉不已,可如今,你卻中氣十足,並且還能講出這樣一番話,真的是令老身驚訝,想來是我之前錯解了你。」

「我這也是闖了趟鬼門關了,能活下來就是命硬,死而復生可能的確會讓人發生變化吧。」

「可這變化也太大了……簡直跟換了個人一樣,老朽覺得你已不是之前的雲漓了,而是一個全新的人,一個我們不認識的人。」

魚離皺眉,但她突然想起之前編造好的理由,「哦,這不是吃了千年老參嘛,千年的,勁大,效果好,所以我這說話有力氣了,呼吸不喘了,走路也不抖了,這都是老參的功勞,我現在走路都帶風呢!」

老頭和小孩雖聽得迷迷糊糊,卻也連連點頭,稱讚這老參效果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