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擺爛後,瘋批反派被我拿捏了
擺爛後,瘋批反派被我拿捏了 連載中

擺爛後,瘋批反派被我拿捏了

來源:google 作者:蓮藕盒子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君承越 現代言情 顧妧

【穿書+沙雕+甜寵+娛樂圈】顧妧穿成了豪門寵文的惡毒女配,一個為愛瘋狂的凄慘白富美為了維持人設,她努力學習,忍受欺凌,還要時不時去碰瓷男主可兩年了,她大學都保送了,男主和女主還是沒相遇!顧妧累了,她不幹了,她要擺爛!*原男主嘲諷她:「你不知羞恥,糾纏……」顧妧輕翻白眼:「啊對對對,就是我,怎樣,不爽啊?」原男主:?!她一直纏着小兮,是想和我搶人?瘋批弟弟深夜emo:「夜晚的陰霾即將降……」顧妧視若無睹:「該吃吃,該喝喝,有事別往心裏擱!」瘋批弟弟:?!她怎麼知道我考了零分!病嬌反派突然發瘋:「這虛偽的一切都該……」顧妧淡然轉身:「路見不平,繞道而行!」病嬌反派:?!她想勸我改邪歸正?*擺爛很久後,顧妧終於想起要走惡毒女配的劇情時,不小心被人看見了顧妧瞪他:「看什麼看,沒見過惡毒女配啊!」君承越笑道:「確實沒見過你這樣的」PS:擺爛人顧妧VS貴族人君承越心態放平,幹啥都行!展開

《擺爛後,瘋批反派被我拿捏了》章節試讀:

「好。」

不知是被凍迷糊了還是怎麼的,顧妧聽見自己說了個「好」字。

然後,她就莫名其妙的跟着君承越上車了。

顧家的森林別墅就在隔壁,只不過兩座別墅的門口距離有點遠。

坐到車裡後,顧妧也沒跟君承越搭話。

她打開了鳥籠,看了看小鸚鵡枝枝的情況。

綠背白腹的小鳥抖了抖翅膀,隨着車內的暖氣流通,它又恢復了活力。

「早上好!早上好!」

身子暖了以後,枝枝又激動的叫起來。

「早上好」這三個字是枝枝唯一會說的話,但在這大晚上的,聽起來很不合時宜。

有一種時空錯亂感。

顧妧有點尷尬,但是她也堵不住小鸚鵡的嘴。

「別叫啦!」

眼看着車裡的氛圍越來越尷尬,顧妧不好意思的把枝枝的眼睛遮住,企圖蓋住它胡亂翻動的小腦袋。

君承越坐在副駕駛座上,忍不住勾起了唇角。

還真是物似主人形!

沒等顧妧安撫好枝枝激動的情緒,顧家的森林別墅就到了。

車在別墅門外停了下來。

「小姐,請下車!」

司機從外面打開了車門,顧妧順勢拎着鳥籠下去了。

還沒等她想明白應該怎麼道謝,君承越的車就開走了。

顧妧還是不知道,送她回來的是誰。

不過大家都住在一個別墅區,以後總會認識的。

顧妧不糾結了,帶着小鸚鵡進了家門。

翌日。

顧妧叫裴管家去各大品牌方訂的衣服到了。

不靈不靈帶着閃光的衣服掛在架子上,排成了幾排。

顧恣塵下樓的時候,顧妧正在試衣服。

看見她身上穿着的銀白色反光外套,顧恣塵就想起昨天顧妧嘲諷他的話。

呵!

顧妧就是個心腸歹毒的壞女人!

從客廳走過去的時候,顧恣塵瞪了顧妧好幾眼。

顧妧懶得理他。

反正這小王八蛋心腸硬的很,也不會真的氣出病來。

客廳里送來的幾排衣服,顧妧挑了幾件比較喜歡的,其他的都讓傭人放到衣帽間了。

正在看新聞的時候,顧妧的手機響了。

「顧妧,傅司禹被保送華青大學商學院了!」

「今天他們在凝雨醉組了局,你什麼時候過來啊?」

「你快過來吧!」

「閔雪柔那小綠茶,都快貼到傅司禹身上了!」

聽着電話那頭風風火火的聲音,顧妧拿開手機看了一眼備註。

肖娜,她的大冤種閨蜜。

因為她曾經說過喜歡傅司禹,這兩年來肖娜沒少幫她堵人。

「喂,我……」

「嘟嘟嘟……」

顧妧剛想說自己不想參合傅司禹的事情了,還沒說幾個字,電話就被肖娜給掛了。

顧妧:……

這姐妹能不能先聽她把話說完啊!

「叮咚!」

手機屏幕上彈出了一個消息框,是肖娜迫不及待給她發的地址。

顧妧無奈的嘆了一口氣。

看來這次她不去是不行了。

肖娜的性子直,沒什麼彎彎繞繞的心思,恐怕是干不過閔雪柔的。

顧妧兩年前剛被接回聿城時,豪門圈子裡的世家千金,只有肖娜肯和她一起玩。

而顧妧為了打聽男主傅司禹的事情,也沒少追着她問。

這一來二去的,久而久之兩人脾性相投,就成了閨蜜。

傅家的顯赫在聿城是有目共睹的,商,政,軍三界都有傅家的人身居高位。

而顧家是從商發家的,底蘊不如傅家深厚。

也就是顧妧爺爺那一輩的人大家都曾參過軍,才結下了交情,玩笑般的在口頭定下了顧家女和傅家子的婚事。

其實這婚事根本就沒白紙黑字的定數,也就是在這本豪門寵文里,顧妧才降智般的百般糾纏傅司禹。

想到自己曾經做惡毒女配任務時,肖娜比她還認真的那種勁頭,顧妧就頭疼。

都怪她人設立的太穩了!

肖娜怕她看見傅司禹「移情別戀」後會傷心,肯定會付出百分百的精力,幫她看着傅司禹不被閔雪柔「染指」的。

凝雨醉私人會所。

包廂里燈紅酒綠,彩色的燈光掃在眾人身上,音響里傳出來的音浪一陣高過一陣。

熱鬧的不得了。

顧妧其實是不太喜歡這麼吵鬧的地方的。

但是這兩年里,為了做任務,她跟着傅司禹來過這裡很多次。

「顧妧,你來了!」

肖娜大老遠就看見門口的顧妧了,瞧見她的身影后就迫不及待地過去迎她。

「娜娜。」

看見肖娜的表情沒什麼明顯的怒氣,顧妧就放心了。

她應該還沒有被閔雪柔欺負。

包廂里的眾人看見顧妧來了,都心照不宣的看向了傅司禹。

顧妧又來找傅司禹了!

這一次閔雪柔也在,究竟誰才能得到傅少的青睞呢?

大家都在默默的看着包廂里的情況,連玩遊戲的人都沒那麼認真了。

「顧妧怎麼又來了,晦氣!」

傅司禹的好兄弟就坐在旁邊,一看見顧妧,表情就臭了。

平時顧妧纏傅司禹纏的緊,就跟甩不掉的臭蟲一樣,一直粘在他們身邊。

好不容易這幾天沒看見她跟着傅司禹了,還以為她放棄了。

沒想到今天又來了!

「你又想幹什麼?」

傅司禹看見顧妧也沒什麼好臉,皺着眉看她。

今天是慶祝他保送華青大學的好日子,他不想掃興。

而決心擺爛不做任務的顧妧,這時候也懶的維持人設了。

看見傅司禹那張陰沉的臉,顧妧沒好氣的回了聲:「我做什麼要你管?」

他愛歡迎不歡迎,反正她這次又不是為了他來的。

要不是怕娜娜被閔雪柔欺負,她還真不想來了呢!

誰在乎他高不高興啊!

「哧!」

費盡心思終於坐到了傅司禹旁邊的閔雪柔,忍不住笑了一聲。

「笑死人了顧妧,誰不知道你是為了傅少來的啊!」

這些年顧妧死皮賴臉跟在傅司禹身後做的事,大家可都看在眼裡呢!

「哦?是嗎?」

顧妧在肖娜身旁坐下,看着閔雪柔囂張的表情也笑了。

「難道不是嗎?」閔雪柔冷笑。

她不信顧妧這麼輕易就放棄傅司禹了。

「這次,還真不是!」

顧妧掃過包廂里所有人的位置,視線又回到閔雪柔臉上。

她盯着她,露出了玩味的笑。

閔雪柔被顧妧的眼神看得心裏發慌,臉上強裝着鎮定,抬起頭和顧妧對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