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擺爛新生:開局成為大怨種
擺爛新生:開局成為大怨種 連載中

擺爛新生:開局成為大怨種

來源:google 作者:吃你蘋果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有才 路子瀟 都市小說

秩序與規則之下,隱藏着混沌與貪婪……我看着鏡子里透着詭異的自己:「是你把我帶到這個世界?」靜默無聲……藉助鏡中人的奇特能力,我上課擺爛,考試作弊我一步步揭露隱藏於新世界下的種種陰謀卻又一步步踏入無法回頭的深淵那是我不可企及的龐然大物……展開

《擺爛新生:開局成為大怨種》章節試讀:

聽到這句話,路子瀟愣在原處,雙腳像是被釘在地上,無法動彈,腦子飛速思考:

「這是什麼意思?難道他發現了原主犯罪的證據了?」

「或者……」

「他看穿了我穿越的身份了?」

「這不可能,絕對不可能的!」

「但是他的眼睛,彷彿能夠擊穿我的心臟。」

「這些不過都只是我心中的猜測罷了,至於究竟是怎麼回事,那還不好說,以不變應萬變!」

就這麼站着,一直站着,足足過了十幾秒鐘,路子瀟感覺度過了十年一樣煎熬。

男警員扶着金邊眼鏡框,不緊不慢地拍了拍路子瀟的肩部,自我呢喃:

「我知道你沒有撒謊,你不是兇手。」

「但是,你已經成功地吸引了我的注意。」

說著,手插口袋,徑直離去。

路子瀟在沒人的會議室里愣了半晌,回過神來時,他感覺自己的校服已經被汗水浸透。

「這話是什麼意思?」路子瀟琢磨不透。

沒等他想明白,黑色制服的中年女老師走了進來,帶着怒氣道:

「你可真是會給我找麻煩,**已經跟我說了,讓我好好看着你。」

「都已經高三了,不好好學習,你還寫什麼小說,看吧,這回引火燒身了吧。」

老師還想滔滔不絕,歡快的鈴聲響起,她看了一眼手機,下意識理了下頭髮。

「你先回教室吧,別再給我找麻煩。」

路子瀟魂不守舍地走出了會議室,陽光再次擁抱了他,讓他稍稍清醒。

「教室……我的教室在哪?」

一陣頭腦風暴,他還是沒有尋回一點原主記憶。

徘徊在會議室門口。

不知所措之時,路子瀟聽到會議室里傳來中年女老師嬌媚的聲音。

「怎麼了小寶貝,怎麼現在給我打電話了?」

「早上才剛剛送我來學校,現在就想我了,真討厭。」

「真的嗎,你老婆不在家?真巧,今晚我老公也不在家。」

「呵呵,好的呀,就在學校門口等着你。」

……

中年女老師「咯咯咯」地笑起來,語言輕佻。

路子瀟小心翼翼趴在會議室門口,咧嘴竊笑吃瓜中……

突然,他的背後被輕拍了一下,嚇得一激靈,憋住沒叫出聲,可頭卻「砰」的一聲撞在門上。

「不好,要被發現。」路子瀟心驚。

機智的他立馬撒腿就跑,混進了學生人群中,裝作若無其事地行走,如魚入水,來到了拐角,靠牆躲避,回頭看老師沒有追上來,終於鬆了一口氣。

轉頭一看。

路子瀟才發現,在他的旁邊站着一個女孩,身高只到他耳朵,身穿標準的女生校服。

她也在捂着胸口,氣喘吁吁,轉頭看着路子瀟,笑道:

「哈哈哈,你膽子可真小!」

沒等路子瀟說話,女孩又說:「不過沒想到潘老師平時一本正經的,居然干那種事……」

路子瀟確信剛剛就是這個女孩拍了自己,由於偷聽太入神,沒有注意旁邊來人了。

等等……

這個女孩子好像認識我?

路子瀟靈感一閃。

「你怎麼來會議室了?」他嘗試試探女孩。

「剛剛……剛剛課間時,嚴祺和我說你好像……殺人了,我不放心。」

「所以下課就馬上來找你了,不過我看見**沒把你帶走。」

「看來你應該沒事吧,發生了什麼事?」

女孩因為路子瀟沒事,展露微笑。

「**讓我盡量保密。」路子瀟礙於殺人案需要保密,不好節外生枝,便沉默不再言語。

「你沒事就好,但是我們得回去警告嚴祺,別到處胡說八道。」女孩把頭伸出拐角,繼續說:「潘老師沒有追來,走吧,我們回去。」

路子瀟跟在女孩身後,因為連對方的名字都沒想起來,不好意思多話。

兩人來到高三(5)班的門口。

進了教室,女孩直徑走向靠窗倒數第二排的位置,位置上的男生看到女孩便露出了笑容,可是當他瞥見女孩背後跟着的路子瀟,又驚訝地睜大眼睛。

「嚴祺,你以後可不可以不要造謠!」女孩扭頭呼喚路子瀟,「你看他好好的。」

路子瀟來到他們身邊,向面前這位名叫「嚴祺」的男生點頭示意。

嚴祺依舊驚訝的神情。

看到他這幅模樣,路子瀟想到了被貓逼到死角的老鼠,於是又上前靠近了一點,對方甚至驚恐地往後挪,不小心碰倒了擺在桌上的課本。

「我……我聽見**找到潘老師,說什麼路子瀟……殺人案……」

「我可不是信口開河!」

嚴祺邊說,邊用手捂着耳朵,貼在窗玻璃上,作偷聽狀。

路子瀟撿起嚴祺掉落的課本,腹誹:「你這耳朵可真是不太靈光,好少年,不造謠,不傳謠。」

身邊的女孩也反駁道:「路子瀟那是協助**辦案,事情嚴重,不能外泄,你也別到處亂傳。」

聽了女孩的話,路子瀟認為殺人案件應該不會被泄露,稍稍放心,甚至想對她高歌一曲:

「聽我說謝謝你,因為有你……」

可轉眼又看到嚴祺不但不道歉,反而不服氣地站了起來,故意把聲音提高,喊道:

「路子瀟一定是危險人物!」

「羽彤,我可是為了你的安全啊!」

原本喧鬧的教室立刻安靜了下來,周圍的同學們紛紛看向這三人,隨後又傳出窸窸窣窣八卦的響聲。

**要求殺人案要保密,卻被嚴祺這個大嘴巴到處宣傳,路子瀟覺得自己真是倒了血霉,心中閃過一個念頭:

「我現在不了解這個新世界,還是得先保持低調。」

他低頭思考怎麼應付這尷尬場面,裝模作樣地翻起嚴祺的課本。

同學們的目光都聚集過來,女孩的臉開始漸漸變紅,她靠近嚴祺小聲說:「我說了不要讓同學們知道,你怎麼……」

看見女孩靠近,嚴祺便更加得寸進尺,伸手把女孩拉到自己身旁,說道:

「羽彤,我只是想要保護你!」

這個時候,路子瀟插上前去,隔在兩人中間,將課本舉到嚴祺面前。

「還給你,你的書。」

嚴祺的臉瞬間僵住。

因為課本前邊還夾着一張信紙,這是他寫給女孩的情書,心中頓時翻江倒海:

「可惡,你居然……偷看我的……情書」

嚴祺似乎失去了理智,他揮起右拳。

啪——

臉感到沉重一擊,路子瀟踉蹌,身子差點站不穩。

這傢伙的暴怒出乎了他的意料,沒做防備。

可是……

打人不打臉……

路子瀟身子順勢後傾,抓住對方沒有來得及收回的手,往自己的方向拉,他感覺自己現在的軀體好像比以前更加靈活有力。

靠近嚴祺的耳朵,大聲念起對方的情書:

「親愛的於羽彤,走過了花季,踏過了雨季……」

「王八蛋!」嚴祺大喊,把聲音蓋過路子瀟,馬上掙脫束縛,動作卻不見停頓,朝前邊猛撲來。

再而衰,三而竭。

對方接二連三的攻擊都沒有擊中目標。

趁着嚴祺還沒站穩,路子瀟抓住他的手,反手扭到背後,將整個人按到課桌上。

不能動彈。

路子瀟再次靠近對方的耳邊,壓低聲音:

「如果我就是殺人兇手,你猜我會不會殺了你呢?」

他感覺到嚴祺的身子像是泄氣的皮球,瞬間沒有了反抗。

部分的同學看不下去,紛紛勸和。

同學們的表情有的嘲笑,有的好奇吃瓜,絲毫沒有起疑心。

路子瀟內心竊笑。

通過與**的談話,路子瀟原本認為,這只是有人單純的模仿自己小說殺人。

可是男警員的話,卻讓他提高了警惕。

**究竟發現了自己身上什麼問題。

一頭霧水。

如果殺人案的細節從自己這流出,必然會招來不必要的後果。

不敢想像。

現在同學們都認為,自己和嚴祺打架是因為情書。

嚴祺也會忌憚自己。

路子瀟又環顧周圍的同學,慶幸轉移注意力成功,方才放下心來,也決定不再追究。

女孩於羽彤也上來拉開了路子瀟,將兩人分開,她的手緊緊地握着路子瀟的手臂,像是在感謝他的「英雄救美」,害羞低頭。

女孩沒有注意到路子瀟的目光,依舊在關注其他同學們的反應。

鈴——

上課鈴聲響起,同學們也不再八卦,各自歸位。

等到人群都整整齊齊地坐下,路子瀟看見角落最後一個空位,猜測這個就是自己的位子,便走了過去。

打開座位上的課本扉頁,寫着「路子瀟」三個大字。

頓時恍惚。

之前一直沒有注意到,別人是怎麼知道自己的名字是「陸孜驍」,原來是穿越到了名字同音的「路子瀟」身上了。

這會不會是穿越的原因?

路子瀟很快否定了這個想法,世界上同名的人這麼多,不可能只有他遭遇神跡。

片刻,一個中年女老師走進教室,是那位出軌的潘老師。

潘老師放飛自我的畫面在路子瀟腦中浮現,他好奇是誰和潘老師在通電話。

電話……

路子瀟驚覺,他醒來時身邊並沒有手機。

也許原主也會像自己高中那樣,偷偷把手機帶到學校里。

也許手機里可能會有一些線索。

路子瀟低頭翻起課桌的柜子,發現了一部黑色手機,和他印象中的手機毫無二致,只是手機品牌他不認識,但是他見過——同心圓圖案,和**的徽章一樣。

這個異世界不會被同心圓集團給壟斷了吧。

不等多想,路子瀟迫不及待打開了手機。

面部識別。

滴——

進入手機。

俗話說得好,最了解你的,不一定是你的父母,朋友,但一定是你的瀏覽器。

路子瀟欣喜,希望能更多了解這個世界,保障自己安全。

他還在熟悉新手機的操作,突然,一個聲音劃破課堂:

「老師,路子瀟上課玩手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