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百鍊成帝
百鍊成帝 連載中

百鍊成帝

來源:google 作者:百鍊成帝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江玉 玄凌

百萬年後江玉再次醒來,曾經的徒弟已經成為一方強者,昔日好友卻坐在他的凌霄寶座,這是一個關於復仇的故事,看一代天帝如何奪回屬於自己的世界!展開

《百鍊成帝》章節試讀:

空蕩的打印室內,江玉呆看着吱吱作響的打印機不斷將一張張白紙吞入又吐出,他無聊的地打了個哈欠。

自從大學畢業以來,這種枯燥的工作就與他相伴至今。他是個年輕人,最受不了這種無聊的工作方式,他渴望可以擁有自由的的生活,但是現實不允許。

「想要自由啊,簡單的很吶。」不知何時一個黑衣人突然出現在江玉背後,語氣冰冷,「只要你去死,就可以獲得永遠的自由。」

江玉連反應過來的機會都沒有,就感到腰間被刺入了什麼東西,那東西冰冷刺骨,彷彿連靈魂都可以無情吞噬。

「年輕人,雖然我們無怨無仇,但老夫還是得取了你這條小命。」黑衣人似乎年過半百,嗓音沙啞,其中透着無盡寒意,「要怪就怪造物弄人,誰讓你是他的轉世呢。」

黑衣人冷淡地看着江玉緩緩倒在血泊之中,嘴裏吟誦着晦澀難懂的經文,猶如輪迴之聲,江玉就算此時已經意識恍惚,但靈魂深處卻感到一陣安心。

片刻之後,黑衣老者經文誦畢,環顧四周見四處無人,便準備離去。可是在他轉身走出第一步時,卻感到有一股強大無比的氣息從身後傳來,還沒來得及做出反應,老者就聽見身後有人言傳出。

「時間結界,你倒是想的周到,這樣確實就不會被凡人察覺。」聲音的主人英氣逼人,散發出的氣勢似乎是太古大帝之威,「但你選錯目標了。」

黑衣老者驚恐萬狀地回頭看去,發現原本應該是一具屍體的江玉毫髮無傷地站在面前,而且他的眼神淡泊,那種大勢宛若大道降臨,讓人看不透徹。

「你是誰?」

「哼!廢物不配知道本座名字。」江玉此時臉上依舊毫無表情,「既然你想殺本座,本座就給你個機會,用你的渾身解數來攻擊本座吧,如果有一點傷口,本座就饒你不死。」

「哼!」黑衣老者不屑地說道:「黃口小兒,就知道虛張聲勢,看老夫怎麼取你項上人頭!」

黑衣老者懷中寒光突顯,那是一把凶匕,殺人之時奪其血肉,以此增強使用者的修為。

「哦,這寶貝本座倒是沒見過。」江玉饒有興趣地說道,「來讓本座見識見識。」

黑衣老者不曾回話,他直接向江玉心臟部位刺去,此時他的匕首早已泛濫其不詳凶光,它要吸干江玉的精血。

江玉似乎沒有躲閃的意思,任由匕首刺過來,老者眼中一喜,他知道江玉必死無疑,每次他拔出這把匕首時,勝利永遠是屬於自己的。

「當!」

明明攻擊的是血肉之軀,卻發出金鐵相擊之聲,黑衣老者不由得一驚,但凡能夠憑肉體接住自己這奪命一擊的都是肉身鍛煉至天地同源境界的強大存在。遍數妖界諸多強者,只有那玄凌女尊才有這般本事。

「你到底是誰!」黑衣老者雖用兜帽遮住面容,但江玉感覺得到他內心的翻江倒海。

「看來你的僱主沒有什麼都告訴你。」江玉雙臂緩緩張開,示意老者繼續,「繼續吧,讓本座舒展舒展筋骨。」

「嘁!」黑衣老者輕啐,當下心頭一狠,雙掌猛擊胸口,一口精血灑在那凶匕之上。頓時匕首凶光大綻,無數怨鬼在黑光中若隱若現,一幅幅駭人的面孔彷彿是未得超脫的邪靈。

「歪門邪道,焉敢在本座面前囂張。」江玉手掌輕揮,一道金光如紗衣般籠罩在其身上,如同一種玄奧道則,將諸天邪物隔絕在外。

來自地獄的邪祟居然對江玉不起作用,黑衣老者徹底慌了,他感到一股寒意由下至上浸透全身。他底牌盡出,卻傷不到江玉絲毫,原本自己的僱主在告訴他要殺一個凡夫俗子時,他還不屑一顧,可現在自己的性命正牢牢把握在眼前的凡人身上。

「怎麼,就這點本事?」江玉眼中顯露些許殺機,「如果是這樣的話,本座就不留你性命了。」

江玉豎起一根手指,直指黑衣老者心頭部位,黑衣老者感覺到一股可怕的能量正在江玉指尖醞釀。

「諸位道友,事到此時,還打算袖手旁觀嗎?!」黑衣老者對着周圍運起靈力高聲喊道。

「沒想到妖界大名鼎鼎的殺手居然會敗給一個凡人,姜老,你是不是真老了。」

「是啊!要不是賞金夠高,我壓根就不會親自來殺一個凡人。」

「老身對賞金沒興趣,倒是對那娃娃的血肉垂涎三尺啊!」

三道黑影幾乎同時突然出現,呈包圍之勢圍住江玉,來的人有老又少,有男有女。

「沒想到過了那麼久,居然還有人想要本座的人頭。」江玉聲音一冷,「說,誰派你們來的,如實招來,本座或許會給你們留個全屍。」

「哈哈哈哈哈……!」 其中一個老嫗大笑道,「娃娃,你該不會被打傻了吧?沒錯,你那護體金光確實玄妙,但只要我等合力,你照樣死無葬身之地!」

「哦?有意思。」江玉臉上浮現出似是衷心感到愉悅的笑容,「那你們就來試試,不過在此之前你們必須告訴我,你們的僱主是誰。」

「將死之人哪來那麼多廢話,姜老,還可以吧?」

一道血氣方剛的年輕人似是不滿江玉如此輕視他們,當下就要聯合眾人之力滅殺江玉。

「沒問題!」被喚作姜老的黑衣老者提起一口氣,擺出架勢,厲聲道,「來吧!」

四個黑影紛紛雙手結出五花八門的法印,這是要結陣,用法陣之力將江玉震得灰飛煙滅。

「如此小兒科的陣法,怎麼鎮得住本座!」

江玉話音未落,五道變幻莫測藍色符號在半空中飛舞,它們不停地變化着,彷彿在演化什麼逆天道則,似是時間之河流淌又像是空間之門打開。

「去!」

四人長喝一聲,將手中聚集的可怕能量攻向江玉。江玉臉色從容,毫無懼意,單手將五個藍色符號推向那可怕的能量洪流。

藍色符號在接觸到能量洪流的那一霎那,一切都歸於寂靜。可怕的破壞之力還沒有發揮他的作用就消失不見,而那藍色符號依舊存在,詭異的在半空中忽上忽下。這換誰都不可能相信,但事實就在眼前,使人不得不信。

「不可能!」

血氣方剛的年輕人因為受到的衝擊過大,心智陷入瘋狂,他一邊狂亂地叫着,一邊在地上滾來滾去。

「聒噪!」江玉似乎討厭這樣的場景,手指立如尖刀,凌空一划,一個年輕的生命就這麼身首異處。

「你們幾個就去陪他吧。」

剩餘三個黑衣人儘管沒有露出真容,但此時此刻他們早就被恐懼支配,臉上掛滿絕望,他們連跑的念頭都沒有,只是靜靜地站在那裡,等待死亡的降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