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白色禁區
白色禁區 連載中

白色禁區

來源:google 作者:花不辭樹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宋時柚 懸疑驚悚 賀亭

【雙強+BE】為幫因悲劇而死的好友討回公道,宋家二小姐拋學業歸國開啟了一場非黑即白的慘烈戰爭,不曾想困難重重放棄?不可能她立下豪言:「如果沒有非黑即白的世界,那我就來創造這個世界」為了安心幹事業她決心孤獨終老,誰知半路殺出個「賀咬金」,不僅要抓她還將她的心偷了去「……你哪位?」「來抓你的」「你知道我誰嗎?」「不關心」太張狂了,她喜歡刑警大隊隊長vs犯罪學女博士是搭檔也是愛人,兩人開啟相愛不相殺的破案戀愛日常,在工作時給予了彼此至極的信任,在生活里給予了彼此默契寵溺的愛可當鮮血染紅了這段純粹的感情,彼時的一切甜蜜都變得極其可笑「宋時柚,你愛過我嗎,嗯?」「何必認真,逢場作戲罷了」昔日愛人變成針鋒相對的死敵,所有人都知道無法善終當扳機扣動的那一刻,香珠欲墜的黑玫瑰被鮮血染所浸染宋時柚怎麼也想不到賀亭會是她生命里最大的變數​本文重點:戀愛&破案&復仇男女主皆不戀愛腦,事業為主,雙強設定ps:與現實無關,如有雷同純屬巧合展開

《白色禁區》章節試讀:

傍晚

宋時柚正坐在桌前看案件報告,時不時的抬頭看一眼表確認時間。

白天賀亭說她的車太招搖,雖然她討厭被人抓住小辮子說教,但不得不承認是事實,太招搖對市局和她的形象都不好,傳出去不知道會在網上引起什麼風波。

想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宋時柚決定等天全黑了,趁人少的時候再走。

當人走的只剩下值班的民警時,宋時柚才放下報告,伸直胳膊靠在柔軟的椅子上伸了個懶腰,舒服的長嘆一聲,然後抬頭看牆上的表,快九點了,應該沒人了。她起身拿着包和外套,關燈離開辦公室。

發動車後,宋時柚看到手機上有宋時呈的未接來電,撥了回去。

「怎麼了,剛才靜音沒聽見。」

「第一天上班感覺怎麼樣?」

宋時柚,「......」

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不提這個還好,提起這個宋時柚腦子裡忍不住浮現賀亭的臉和他說的話。她扯了扯嘴角,決定把這股火發出去。

「好,怎麼不好。第一天就差點被人氣死。這個賀亭,虧我還以為他是什麼正經**,結果第一天就對我身份歧視。還說我的車和衣服招搖!要不是為了給同事一個好印象,誰不願意穿着簡單方便的衣服去啊!」

從前在英國的時候,上班都要求穿正裝,為此她專門跑去買了一身正裝,誰知道畫蛇添足了,白白浪費她幾千大洋。

宋時柚戴着藍牙耳機,瘋狂發泄,這股火她憋了一天了,不好好發泄出來,她怕今天晚上她失眠。

耳機里宋時呈毫不留情面的哈哈大笑,「是那個抓你的**嗎?哈哈哈哈,真稀奇,你今天不會就是這麼和他吵架的吧?」

「你覺得可能嗎,再生氣也不能丟臉,我就反駁了幾句,沒吵架。」

宋時柚不爽的哼了一聲,「他不是說我的車招搖嗎,行啊,那我不開了,我讓他以後天天接送我,我就不信他不煩。」

回家路程的二十分鐘里,宋時柚一直在滔滔不絕的表示自己的憤怒。

掛電話前,她十分生氣的表示,「因為不想和他同框出現,我午飯晚飯都沒吃,餓的我前胸貼後背。」

宋時呈無奈的笑聲從電話里傳來:「宋時柚啊宋時柚,誰說的自己都29了?你現在這表現和幼稚園小孩有什麼區別。」

「區別大了,之前見的時候還覺得他挺帥的,辦案也挺有魄力,現在看來就是個沒禮貌的混蛋。」

人在生氣的時候就會無法集中注意力,宋時柚就是這樣。

她黑着臉掛了電話,按下指紋鎖開門進屋,還沒摸到燈的開關,就被腳下一個箱子絆得一個趔趄,差點四仰八叉的趴在地上。

她手忙腳亂的找地方扶,結果手腕重重地磕在鞋柜上,瞬間疼痛就竄了上來,整條手臂都麻了,她痛呼一聲,捂着胳膊跑開。

緩了一下,她在箱子邊蹲下。

是小臻送來的。

瞬間意識到這裏面裝着什麼,她單手搬起箱子進了書房。好在箱子雖大,但卻不重。

宋時柚拆開箱子從裏面拎出一條裙子,正準備繼續看裏面還有什麼,忽然一個東西從裙子里掉出來,咯噔一聲掉在地上。

是一支口紅狀的u盤。

她立刻把箱子翻了個底朝天,在紙板的夾層里找到一張紙。

「你讓我查的」

看過後,宋時柚從口袋裡掏出打火機點燃這張紙,丟進去煙灰缸,沒一會兒便只剩下灰燼。

宋時柚看着u盤,沉吟片刻,準備**電腦查看,忽然手一頓,如果R有意監視她的電腦,那就不能用家裡的電腦查。她把u盤收起來,決定次日上班時用局裡的電腦。

忽然手機屏幕亮了,名字是顧崇。她看了眼來電,點開免提,沒好氣道,「有事說事,有屁快放。」

手機里傳來一聲口哨聲,然後是一道富有磁性的男聲,「嚯,你吃槍葯了啊,你不會第一天上班就被開了吧?」

「閉嘴。」

「不錯啊,上個班正常了,好久沒見你這麼有活力了。」

聞言,宋時柚臉上的表情僵了一下。

電話那邊顧崇聽到她不回答,徑自說道,「真難得你今天能接我電話,之前給你打電話你都不接,你這孩子太不行了。你說從你回國咱們多久沒見了,呈哥說你一直過得不太好,我還擔心你要跟着許厭一起去呢。」

聽到那兩個字她心臟一抽,她寒聲道:「閉嘴。」

但顧崇卻彷彿沒聽到,繼續自顧自的說,「過段時間我應該能回去,你來機場接我嗎?」

「不接。」

「你來機場接我,然後咱們找個時間去給許厭掃墓。」

顧崇不斷地給她強調許厭的死,這是宋時柚最忍受不了的。許厭去世之後所有人都不敢在她面前提許厭,唯獨顧崇瘋狂踩雷,偏要給宋時柚提許厭。

宋時柚知道顧崇是想給她做脫敏治療,但她還是無法忍受,兩年來不斷地在拉黑和解除拉黑顧崇間徘徊。

宋時柚不想說話了,她默不作聲的聽着電話那邊顧崇滔滔不絕,等顧崇終於停下,她開口道:「說完了嗎,掛了,以後不接你電話了。」

「誒?別......」

不等顧崇說完,宋時柚立刻掛了電話,直接拉黑。

看了一眼手機,心道:就不該從黑名單里放出來。

第二天,賀亭果真如約開始負責宋時柚上下班。

宋時柚下樓,剛出樓道門就看到賀亭的Q7停在草坪旁邊,賀亭落下車窗坐在車裡。

她走過去,指着腳下用黃漆噴的四個大字「禁止停車」,友好的提醒道:「沒看到這不讓停車嗎。」

賀亭食指壓下墨鏡,低頭看去,「哦」了一聲,抬頭瞥她一眼,愣了一下,昨天他說了宋時柚的穿着,今天宋時柚果然換了一種風格,白色的大短袖T恤和淺藍色闊腿牛仔褲,外面穿着橘色的襯衫外套,背了一個大的帆布包,簡單幹凈,從頭到腳和昨天那個精緻女人判若兩人。

從女人變成女孩了。

賀亭頓了一下,道:「真磨嘰,上車。」

「......」

宋時柚深吸一口氣,努力的把想錘死眼前這個男人的想法壓下去。

她果然和這男人合不來。

五月末,春夏交替,夏天好像十分着急的想要和剛走不久的春天劃清界限,氣溫飛速的爬升,持續穩定的高溫烘熱了樹葉,道路兩旁的樹葉暴露在陽光之下,蔥綠茂盛的葉子替過路人擋去了逐漸毒辣的日頭。

開上高架沒多久,車流的速度就漸漸慢下來,賀亭知道,又要堵車了。他看了一眼導航,長長的一條紅色證實了他的想法。副駕駛的宋時柚瞥了導航一眼,默默的從包里掏出一個盒子。

賀亭察覺到,扭頭看了一眼,問:「你幹嘛?」

她拿出三明治在手裡搖了搖,「吃早餐啊。」

「你沒吃早飯?」

「沒啊,你吃了啊?」宋時柚邊拆包裝紙邊反問。

賀亭瞥了一眼正在啃三明治的宋時柚,肚子小聲地咕咕叫了一聲,看她吃得那麼香,心裏一陣不爽。繞路來接宋時柚的時間佔了他平時吃早飯的時間,他哪還有時間吃飯。結果始作俑者倒是自己帶了早餐,還坐在他旁邊啃!

賀亭沒好氣的回答,「吃了!」

然後轉頭看車外,從扶手箱里拿出一盒潤喉糖,倒出來兩粒丟進嘴裏干嚼。

聽他「咯吧咯吧」嚼的起勁,宋時柚不解的低頭看看三明治又扭頭看看忽然生氣的賀亭。

我幹嘛了?三明治味道不對熏着他了?

她悄悄湊近三明治聞了聞,除了美乃滋的甜膩味就只有清新的黃瓜和番茄味。

沒臭味啊。

宋時柚不解的又瞥了賀亭一眼,試探的問,「你是不是不喜歡別人在你車上吃東西?你要是不喜歡,我以後不......」

「沒有。」賀亭打斷她,語氣冷淡道:「你吃你的就行。」

直到車在辦公樓前停下,兩人都沒再說話,不是宋時柚不想說,是賀亭一直皺着眉,她就不想費勁和他搭話了。

打卡之後,宋時柚和吳宣琪、唐筱站在飲水機前接熱水沖咖啡,和他們說了今早在車上的事,然後四下看了一眼,壓低聲音問:「你們賀隊是不是不喜歡別人在他車上吃東西啊?」

唐筱立刻擺手否認,哈哈笑了一聲道,「哪啊,賀隊那是因為沒吃飯餓的,宋顧問你不用擔心,不是因為你。」

吳宣琪也點頭,附和道:「賀隊好像一直胃不太好,皺眉應該是餓的不舒服吧。」

宋時柚愣住,悄悄指了一下賀亭辦公室的方向,「可是他說他吃了啊。」

唐筱道:「他肯定是騙你的,剛才我還看到賀隊拿了盒泡麵回去呢。」

宋時柚微微皺眉,放下手,正色詢問道:「賀亭平時早晨都幾點到局裡?」

「卡點吧,有時候不堵車應該早點兒。賀隊家離這不遠,二十來分鐘差不多就到了。」

正說著呢,賀亭拿着杯子出來了,瞧見飲水機旁邊圍着仨人,走過去。

宋時柚看了賀亭一眼,拿起杯子,「我先回去了,宣琪你要的那個我一會發給你。」

吳宣琪笑道:「好嘞,謝謝宋顧問。」

「沒事。」

回到辦公室,宋時柚回想起賀亭在車上皺眉的樣子,心裏划過一絲愧疚感。

忽然,門被敲響,唐筱推門進來。

「宋顧問,胡局說嘉順分局有一起案子有點困難,希望你現在去一趟。」

一聽有案子,宋時柚立刻抬頭,「好,我這就過去。」

「需要我送你過去嗎?」

「不用,我自己坐車過去就行。」

唐筱離開關上門,宋時柚立刻收拾包準備出發,拎起包發現裝着午飯的飯盒還在包里,犯了難,帶着這個飯盒,未免也太不方便了一些。

要不給賀亭?就當還人情了。

宋時柚立刻撕了張便簽,寫好字貼上去,拿着包出門了。

她來到賀亭辦公室門口,發現門開着,裏面沒人,飛快的進去把便當放在柜子上然後匆匆離開。

「我出外勤沒時間吃,送給你了,裏面都是新做的,微波爐里熱一下就能吃,不用太感謝我。」

走出辦公樓,宋時柚撥通唐筱發給她的電話,聯繫分局了解情況。

「喂,你好,我是市局的宋時柚。」

「好,市醫院是嗎,我現在過去,可以先說一下具體情況嗎?」

《白色禁區》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