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白少專寵,以身相許有點甜
白少專寵,以身相許有點甜 連載中

白少專寵,以身相許有點甜

來源:google 作者:月末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徐芷芷 現代言情 程莫安

你救我一命,我以身相許,哪怕時隔多年,你依然是我的唯一所求展開

《白少專寵,以身相許有點甜》章節試讀:

  好不容易磨嘰到商鋪外,白亦晨總算帶着一群人匆匆趕來了。

  看到程莫安全須全尾地站着,他沉沉地鬆了口氣:「說吧,到底怎麼回事?」

  男人眼中是極致擔心過後的恐慌,看得程莫安心頭一暖。

  可只要一想到這樣的擔心是在透過她的臉照拂別的靈魂,她又有些煩躁。

  「沒事。」

  「這也叫沒事?」

  白亦晨的目光落在她有些烏青的嘴角上,不由分說地摸了上去:「疼嗎?」

  「疼的。」

  她老實地點點頭,心想揍成這樣還不疼,她又不是鐵打的。

  白亦晨像是要讓她長記性似的,在她的傷口上用力按了按,等聽到她嗚哇嗚哇的慘叫後,才警告地瞪了一眼:「知道疼還一個人亂跑?如果不是我警覺,你現在該喊不出來了。」

  她揉了揉臉,不好意思地訕笑一聲:「你怎麼找來的?」

  「你提前早退,部門經理不要跟我彙報嗎?」

  得了吧!

  她一個一百八十線的員工早退,用得着跟大boss打招呼嗎?

  程莫安一聽就知道,這男人肯定是讓領導特別「關照」過她了。搞不好她在部門裡的行蹤,一天二十四小時都有人跟白亦晨彙報。

  「白氏的監控設備得節約不少錢吧?畢竟到處都是人工電子眼……」她不滿地嘟噥。

  白亦晨眸子沉了沉,一把將她攔腰抱起:「你還得感謝這些電子眼,不然哭都沒地方哭去!」

  將她扔進車裡,黑着臉繫上安全帶,男人一臉不爽地坐進駕駛室。

  車子穩穩駛進市區,匯入車流當中。

  車廂內始終瀰漫著極低氣壓,壓抑中又帶着一絲無法言喻的危險氣息。

  程莫安偷偷瞄了一眼主駕駛位認真開車的男人,握着方向盤的雙手力道極重,就連骨節處都已經有了明顯的泛白。

  精緻的五官搭配白亦晨宛如刀割般分明的俊臉,明明是一副足以迷倒萬千少女的容顏,可此時卻滿覆寒霜。

  他是在生氣?

  程莫安勉強提起精神,毫無血色的雙唇微啟:「我真沒事。」

  「綁你的那幫人呢?」

  「聽見蘇燁來就跑了。」

  男人聞言頓了頓,片刻後再次詢問:「那你還記不記得他們長什麼樣?」

  「記得的。」

  那群臭流氓,化成灰她都認得!

  「那就好。回頭我找個畫像專家,你把他們的外貌特徵描述出來,我派人去找。」

  「你要幹嘛?不報警嗎?」

  「廢了他們。」

  男人人狠話不多,心裏已經模擬了一百八十個處置那幫人渣的暗黑場景。

  程莫安立刻閉了嘴。

  就像蘇燁說的,白亦晨這個人看着不聲不響,發起火來十分可怕。

  她還是少惹為妙。

  「對了,蘇燁是做什麼的啊?為什麼那些人稱呼他為老大?不會是混道上的吧?」

  「他是燁皇酒吧的老闆。」

  燁皇酒吧?

  程莫安臉色瞬變,她雖然兩耳不聞窗外事,卻也聽說過「燁皇」這兩個字。

  燁皇表面是一間酒吧,實際卻是一個黑白兩道都不管的灰色地帶。

  沒人敢去這裡惹事,有時候各個勢力之間起了摩擦,還都得請他們出來調停。

  一句話,是人是鬼都得給蘇燁幾分面子。

  想不到那個長相斯文儒雅的男人,居然是讓人聞風喪膽的燁少,還真是人不可貌相。

  「你跟他的酒吧……」

  「沒關係,我正經商人。」

  男人一句話就破除了她的疑慮,程莫安尷尬之餘也暗暗鬆了口氣。

  蘇燁那個行當,說白了,乾的就是刀口舔血的營生。聽聞這些人沒幾個有好下場的,能置身事外最好置身事外。

  白亦晨手裡攥着媽媽的小命,她可不希望他年紀輕輕就英年早逝。

  程莫安將傷口簡單遮了一遮,一如往常早早來到公司。

  可她才剛走進公司大門,就看到一個討厭的人影。

  對方顯然也發現了她,兩人四目相對,火光四射。

  「程莫安,你居然還敢來上班,我勸你最好現在就收拾東西滾出白氏集團,不然你連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你都敢來上班我有什麼不敢的?別忘了,就憑你昨天對我做過的事,我只要打一個電話就可以讓人把你抓走,牢底坐穿!」

  程莫安昨天事後回想起事發的每一個細節,幾乎可以肯定,跟那些流氓在電話里交談的人是徐芷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