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把快穿系統上交國家了
把快穿系統上交國家了 連載中

把快穿系統上交國家了

來源:google 作者:覓鹿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晨曉 現代言情 覓鹿

瀕死之際綁定快穿系統,可以到各個任務位面收集物資?好事呀!當然得上交國家了!大冤種駙馬的炮灰妹妹……聲名狼藉女影后的早夭女兒……霸總墊腳石的老母親……星際女主對照組的姐姐……晨曉的口號是:炮灰千千萬,物資不嫌多!一不小心,晨曉在自己的世界裏成了國寶,還被國家分配對象了!展開

《把快穿系統上交國家了》章節試讀:

晨曉也不是不懂事兒的,給小丫鬟塞了個五錢的銀角子,再三謝過了小丫鬟。

轉天,晨曉又帶着澄碧要出京,這次是在莫晨嵐那兒過了明路的,澄碧放了心,自然是無不應允的。

騾車顛簸了約莫一個多時辰才總算出了城門,主僕倆也沒個目標,只讓趕車的把式帶着她們在附近的山野晃悠,說是想看看野花野草。

這一晃悠也不是全無收穫,起碼晨曉真就找到了兩株野花生和三株野油菜。

「小姐是想要這樣的豬草?」

趕車的把式看着主僕倆晃蕩了一天才尋了這麼點兒東西,好奇問道。

「算是吧,爺爺您知道哪兒有這種草嗎?」

晨曉人小嘴甜,一口一個爺爺,叫得把式心花怒放,當即甩着馬鞭就往相反的方向走。

「您早說找這個,我就帶您直接過去了。這玩意兒東城不多,得去西城外頭找。那個圓葉兒的是叫落花生吧,我聽我家小子說過,那玩意兒的果子埋在地下,吃着甜絲絲兒的,就是不咋管飽,吃個解饞還行。」

「對的呢!是叫落花生,西城也有嗎?」

晨曉賣萌,她本也沒抱什麼希望,誰知道得來全不費工夫,找了個啥都認識的車夫呢!

「有!您要是要它的葉子小的不敢保,要是要它的果子,那小的家裡就有不少,我家小子愛吃,結果的時候漫山遍野找這東西,晾乾了能放個幾年!」

把式是個健談的,何況從兩個小姑娘上了車到現在,從來沒嫌棄過什麼,還客氣有禮,他樂得幫忙。

「爺爺家裡有多少落花生呀?我出銀子跟您買好不好?」

晨曉盤算着,油菜籽估摸着是不會有人有了,但是落花生能買到就行,到時候混着空間里的花生,榨點油讓皇帝看個樂呵得了,就是不知道鐵匠鋪那邊做出來的石碾能有多少出油率,出油率太低也不太行。

「什麼銀子不銀子的,不過是小孩兒零嘴,小姐看得上,拿去便是了!」

把式把馬鞭甩得噼啪作響,約莫快兩個時辰,才到了個離京城西城門很近的村子,進了村走沒多遠,就說到了,正是把式的家。

一排三間的土胚房子,看不出多結實,但卻乾淨,院子里,一個十一二歲的小子在忙活着劈柴,三個月大的小黑狗繞着他,舌頭伸出老長。

「爺,你咋這個時候回來了?」

小子一抬頭看見把式,呲着牙問道。

「兩位貴人聽說咱家有落花生,過來看看。」

把式也跟着樂,照着他孫子的腦門來了一巴掌,啪的一聲脆響,卻聽得出來沒多大力氣。

「去把你小子藏的落花生拿出來給貴人瞧瞧,貴人有用呢!」

小子偷偷瞥了兩眼晨曉,黑瘦的臉上浮起一抹不太明顯的紅暈,狗攆似的跑進了屋,沒一會就拎着個發黑的布袋子出來,攤開給晨曉看。

「就這麼些了,若是以後您還要,我今年多弄些。」

他撓撓頭,耷拉着眉眼看腳尖不敢看晨曉。眼前的小姑娘看着和自己差不多大,卻穿着得體,靠近了還能聞見淡淡的香味,白皮膚大眼睛,和村裡的姑娘都不一樣。

布袋裡的花生還沒有剝殼,原本該是白凈的殼子因為暴晒又不見光的存儲變成了灰黑色,果實不算飽滿,晨曉撿了兩個還算大的剝開,露出裏面粉紅的花生衣,和胖乎乎的花生果,滿意一笑。

「我不白要你們的,按着你們賣山珍的價格買可好?」

晨曉塞了一顆花生果給澄碧,笑盈盈地看着爺孫倆。

她昨兒個問過澄碧,在京城裡買山珍的話,一般在五十文到一百文之間,她按着一百文給他們算,這一袋子花生也超不過一兩銀子去。

「這……小姐,那老小兒就謝過小姐,這一布袋約莫五斤左右,您給二十文錢就行!」

把式糾結了一下,到底還是屈從在銀子下。他出去趕一天騾車,也不過掙個三五十文,運氣不好遇上些混子,便是白乾,就這麼些個自家孫子撿回來的落花生能賣二十文,他做夢都得笑醒。

晨曉卻愣在原地,有點回不過神。不是說最少五十文一斤嗎?這怎麼五斤才二十文?

「小姐若是覺得貴了,十文也成!」

見晨曉沉默不語,把式以為是自己要價太狠,便自己降了價。

「不是不是,爺爺您別誤會,我就是想問問,咱們村裡人去京城賣山珍是個什麼價兒,怎麼五斤才二十文呢?」

晨曉忙解釋了一下,又示意澄碧多給點兒。

澄碧暗暗瞪了一眼自家主子,到底是順了主子的意,從荷包里摸出一角銀子遞了過去。

「這……老小找不開啊!」

把式看着一角銀子,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一時間局促不安起來。

「爺爺收着便是。這落花生於我有大用,您能賣給我省了我不少事兒,這一角銀子我還覺得虧了您呢!」

晨曉笑着道,讓把式提不起拒絕的心思。

「哎!多謝小姐!」

把式喜笑顏開地收了,倒是他孫子在原地拿腳尖畫圈,也不知道在琢磨什麼。

又讓把式帶着她們倆去野油菜那兒轉了一圈,主僕倆才回了京城的小院。

才到門口,就看見一襲藕粉長裙的陳婉嬌在原地轉悠,旁邊還跟着兩個護衛並一個提着東西的丫鬟。

「你可算回來了,再不回我就回去了!」

陳婉嬌聽見聲音,一回頭就看見晨曉在騾車上風塵僕僕,當即笑出了聲。

「你這是幹什麼去了,弄得灰頭土臉的!」

「別提了,想出城看風景,兜兜轉轉了一天!」晨曉有氣無力。

雖說不用走路,可坐騾車也沒多舒服,她現在的樣子算好的了。

「姐姐怎麼來了?提前跟我說一聲,我指定在家等你,哪裡能讓你守在門口!」

說著忙不迭開了門,請陳婉嬌進門坐坐。

「我也是閑溜達來的,往常不認識你不覺得和那些個千金小姐有什麼聊不來的,昨兒個與你一番暢談,再和她們聊天便覺得不對味,這不就來找你解悶了?」

《把快穿系統上交國家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