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半生錯愛
半生錯愛 連載中

半生錯愛

來源:google 作者:小米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易安 蕭易安

十二年的愛戀,半年的婚姻,卻換不來蕭易安的回心轉意,而是濃濃的厭惡和憎恨,他為了她同姓的姐姐奪走了她的孩子,挖去了她的雙眼,她終於再也堅持不下去展開

《半生錯愛》章節試讀:

經過清早的撕扯,藍心胳膊上的白紗布又溢出了血印子,腿上身上額頭上也青一塊紫一塊的全是散開的淤青,蕭家的下人都是瞧着主人臉色行.事,藍心此時在蕭家的地位連一隻貓都不如,這頂層的閣樓原是蕭家養貓用的,藍心被關以後,貓被宋媽趕到了窗外。

房間陰冷潮.濕,堆滿了雜物,連下人的房間都不如。

好在有宋媽偷偷的送進來一碗燕窩粥,端着小碗燕窩的時候,藍心想到了小時候,小時候第一次吃燕窩是藍家媽媽端給她的,養父母是養育她的恩人,姐姐以前對自己那麼好,怎麼突然就變的那麼面目可憎!

她想到了從前。

「姐姐,我們拉鉤鉤,永遠做好姐妹,一輩子在一起,誰也不能把我們分開好嗎?」

「好,都聽藍心的!」

姐姐不是從前的姐姐,易安哥哥也不是原來的易安哥哥,小時候,只要藍心受了委屈,易安哥哥就會替她擦眼淚,告訴她不能哭鼻子,哭鼻子就不漂亮了。

藍心抱膝坐在房間一個角落,像一隻受傷的小貓,一整天了,她的眼睛都不眨一下,眼淚就那麼掛在臉頰上。

只不過就是深愛上了蕭易安,只不過想好好的和他在一起共度餘生,怎麼就那麼難,怎麼就那麼令他厭煩,我藍心到底做錯了什麼?

夜幕降臨,天空又呈現出那一片幽深的湛藍,像她那天拿着化驗單喜悅的趕回家要和蕭易安分享一樣,發生的一切就好像是她做了一場夢。

一連好幾個月,除了宋媽偷偷遞進來一些吃的用的以外,只有那窗外的貓兒陪着藍心說話。

藍瀾來過兩次,告訴藍心蕭易安為自己買了美美的孕婦裝,還迫不及待的訂好了寶寶的百日照,藍心以為自己已經麻木了,可聽到藍瀾這樣說,她的心還是會隱隱作痛,面對姐姐的刺激,她不作任何反應,藍瀾覺得無趣,每次都是待了一小會兒就摔門而去。

藍心的肚子漸漸的隆了起來,雖然與世隔絕,冷清孤寂,但隨着時間推移,一次次越來越明顯的胎動讓她感覺到了重生的快樂。

只要能順利生下孩子,到時候拿毛髮去做DNA比對,等結果出來,易安一定會相信自己的。

她懷.孕八個多月的時候,一日凌晨,藍心在熟睡中聽到閣樓上傳出幾個人急促的腳步聲,她嚇的坐了起來,就在這個時候,「砰」的一聲,她的房門被人一腳踢開,幾個黑衣人將她圍住,她瞪大了眼睛。

「你們要幹什麼?」藍心看到三個壯漢沖向自己,她下意識的拉緊了被子,縮成一團。

「藍家大小姐的孩子有危險,要用你的孩子來救命!」其中一人像鬼一樣壓低聲音說,她的胳膊被人左右兩邊牢牢擒住。

「我的孩子還有一個多月就出生了,他也是一條命啊!」藍心大聲嘶喊,她不容許別人傷害腹中孩子,這個孩子是她在世上存在的唯一希望。

「你的孩子也配和藍瀾的孩子相提並論嗎?」蕭易安進門,用犀利的眼光瞪着藍心。

「易安,我求你放過我的孩子,他真的是你的親骨肉,你這麼做不怕天打雷劈嗎?」

「你竟然還不死心,還敢拿你的野種來博取我的同情,要不是為了給藍瀾的孩子替換心臟,你以為我會留你的野種到現在嗎?」

「快帶她走!」蕭易安呵斥。

得令後,壯漢拖着藍心下了床,藍心拚命的掙扎,可她一個小女子的力氣哪能比得上身體強壯的男人。

「不,不要啊,快放開我,你們不能傷害我的孩子!」藍心嘶喊。

喊叫聲充斥在閣樓上,宋媽聽見藍心撕心裂肺的哭喊趕出來救她,卻被其中一個壯漢推到在地,滾下樓梯,藍心看到這一幕,她受不了這突如其來的驚嚇,暈了過去。

再次睜開眼時,她已經被按.壓在冰冷的手術台上,左右兩邊是兩個穿白大褂的醫生,雖然穿的白大褂,可看起來卻像地獄的索命鬼一樣恐怖,藍心想要坐起來,她想要逃跑,可她動彈不得。

當醫生拿起手術刀,金色眼睛邊框閃着光的時候,她才明白了,醫生要給她做剖.腹手術。

「我的孩子還未到生產的時間,這時候生下他會有危險!我要見蕭易安,我要見他,我要問他為什麼這麼狠心!」

門開了,進來的卻不是蕭易安,是隔壁手術室的藍瀾。

「他不會來的,他會一直守在門外,等我為他生下一個健康的孩子!」

「你胡說什麼,藍瀾你到底想幹什麼?」藍心看到藍瀾小腹平坦,前不久見到她的時候,她還大着肚子,這是怎麼回事。

「我告訴你,我根本沒有懷.孕,我有貧血症,生不了孩子的,從頭到尾也根本沒有先天性心臟.病那回事,那些話都是我編的,既然我這輩子都生不了孩子了,所以我只能用妹妹你的孩子來贏得易安的心!我要讓你的孩子把我叫媽媽!我要讓你生不如死!」

藍瀾瞪着藍心,手指滑向藍心的腹部。

「從現在開始倒計時,易安他待會兒會得知一個好消息,藍心生下一個發育不全的死胎!」

「啊……藍瀾,你好卑鄙,你不會得逞的!」藍心想去抓藍瀾的臉,被白大褂按住了。

「快給她剖.腹吧,還等什麼!」

「大小姐,剛給她打了麻藥,還要再等一會兒!」

「不必!我就喜歡看她痛苦的樣子!」

「藍瀾,你好……好狠……」

話未說完,一陣錐心刺骨的疼痛感襲來,藍心的額頭上冒出豆大的汗珠,臉色慘白如同快要死掉一般,旁邊的人在做什麼,在說什麼話,她瞬間什麼也不知道了,下.身像被人生生截肢一樣痛。

當看到一個皺巴巴的小嬰兒被取出,呱呱啼哭的時候,虛弱的藍心再也堅持不住了,她閉上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