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班主任:我的科任老師跑去盜墓了
班主任:我的科任老師跑去盜墓了 連載中

班主任:我的科任老師跑去盜墓了

來源:google 作者:小江岸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姜森 懸疑驚悚 王凱

「你說啥?科任老師跑去盜墓了?還三個人一起去的!!!」......在偏遠的西蜀大山裡,發生了這樣一件離奇的案件...當地中學八年級二班的班主任報案稱,他們班的三位科任老師,離奇的失蹤了,老師怎麼會莫名其妙失蹤?還三人一起失蹤!小鎮派出所的民警立刻高度重視,經過數月的走訪調查,最後的得出的結論,居然是三位教師結伴盜墓去了!真是大千世界,無奇不有!展開

《班主任:我的科任老師跑去盜墓了》章節試讀:

白瑪山,山麓,梅花樹旁。

一個水綠色的倩影,在這漆黑的午夜,奇怪的站立在這荒涼的山麓。

黛眉緊蹙,微微低頭望着身邊的坑洞,古井無波地眉目中,居然透露着一絲擔憂,紅唇微啟卻又欲言又止。

......

白瑪山,山腹,盜洞石門處。

此時的姜森劉禮王凱三人可就麻煩了。

退路突然被憑空出現的一堵牆攔住,前面還襲來一群神秘的活物,這真是把三人逼上了絕境之中去了!

千鈞一髮之際不待多想,看着眼前飛竄而來的黑影,三人同時掄起手中的工兵鏟拍打上去。

「砰砰砰……」

沉悶的響聲伴隨着巨大的衝擊力道從手上傳來,三人雙手震,痛身形後退,還好背後的「鬼打牆」支撐了一下。

那活物被打得鮮血橫飛,齜牙咧嘴發出「吱吱吱」地慘叫聲。

可這些個活物都像中邪了般視死如歸。

先頭部隊的受損並不影響後續部隊的攻擊,被拍飛的三隻先頭部隊還沒落地,後續的黑影又轉瞬即至。

無奈之下三人又是鼓足全身的力氣揮舞着工兵鏟一陣拍打,不過藉著這個空隙,憑着手電筒的光線,三人也是看清了那活物的樣貌。

居然是高原雪山草地上常見的「雪豬子」。

雪豬子學名旱獺,外形酷似土撥鼠,長的憨態可掬,常常拖着肥肥胖胖的身體在草場上吃草打洞曬太陽,一副人畜無害的模樣。

「卧槽,這雪豬子變異了嗎?長這麼大,還變這麼凶。」王凱揮舞着工兵鏟罵咧道。

「絕對在這地底發生了變異,體型和性情變化太大了。」劉禮可能缺乏鍛煉,已經大口喘着粗氣,有些招架不住這連續不斷的攻擊了。

看着這些比一般的雪豬子整整大了一倍的兇狠變異雪豬子,姜森也是有些擔憂了。

三人手上的工兵鏟已經拍打的有些變形了,上面沾滿了血液毛皮,這般下去根本不是辦法,接連不斷的衝鋒和攻擊根本沒有減弱的勢頭,三人不被咬死都會被累死。

「老劉,這雪豬子怕什麼?」迅速拍飛眼前的黑影,姜森連忙問身邊的劉禮。

「我也不知道啊,早知道把生物老師蘭姐帶來了。」劉禮一邊應付着襲擊而來的雪豬子,一邊氣喘吁吁地回答。

「火克萬物,用火試試!」一旁的王凱不愧是練家子出身,掄起的工兵鏟都發出呼呼地風聲,身下戰敗的雪豬子屍橫滿地,血肉橫飛。

「老劉點火,我們掩護你。」聽王凱一說,姜森立馬決策起來,說罷跨前一步,把劉禮擋在身後,王凱也是配合默契,二人同時前壓,在「鬼打牆」之前,給劉禮創造出一塊空間。

劉禮顧不得疲憊的身體和麻木的雙手,迅速扯下背包上的一塊布,裹在工兵鏟的鏟柄上,摸出口袋裡的打火機點起了火把。

不一會,熊熊的火焰燃燒了起來,劉禮激動地說道:「點着了,點着了。」

姜森一聽,立即拍飛眼前的又一道黑影,轉身一把接過劉禮手中的火把,轉身橫在身前一陣揮舞,紅紅的火苗瞬間照亮了本就不大的盜洞。

躲閃不及的雪豬子皮毛本就深厚,被火苗一下點燃,瞬間吞噬,整整一個火團燒得滿地打滾,噼啪作響,盜洞內瞬間充斥着一股焦糊味。

熊熊的火光和漫天的煙霧一下就奏效了,後面的雪豬子不知是被火光嚇退了,還是被濃煙熏怕了,居然沒有繼續攻擊,石門後的沙沙聲也越來越遠。

........

「噗通」一聲,三人皆是身體一軟,癱坐在地上,緊繃地神經終於舒緩了下來,全身的酸痛和疲倦一下席捲而來,三人躺坐在地上,再也不想動彈了。

「這些畜生!」王凱惡狠狠地盯着滿地血肉模糊橫七豎八的雪豬子屍體,罵咧道。

「還好用火嚇退了它們,不然後果……」劉禮嘴裏大口喘着粗氣,身體往後一靠,剛好靠在「鬼打牆」上,突然想起來「鬼打牆」一事,嚇得一個哆嗦,立馬抽身遠離了這奇怪的牆:「這牆也太詭異了吧,難道真的是傳說中的鬼打牆?」

「什麼是鬼打牆?」姜森抬起手電筒,在背後這憑空出現的牆上仔細觀察起來,牆面黏土製成,看樣子歷經滄桑卻又感覺十分堅固厚實。

「所謂『鬼打牆』,就是在夜晚或郊外行走時,分不清方向,自我感知模糊,不知道要往何處走,所以老在原地轉圈。把這樣的經歷告訴別人時,別人又難以明白,所以被稱作『鬼打牆』,其實這是人的一種意識朦朧狀態。」劉禮又開啟了他的知識文庫。

「說白了就是一種運動錯覺現象,那是具有科學依據的」王凱有些喪氣地說著,隨即抬起手電筒晃了晃眼前的牆壁:「這能用科學知識解釋嗎?我們剛剛才從這裡鑽進來的,現在呢?」

現在的情況確實已經不能用科學來解釋了,甚至有點詭異和靈異了。

想到此行本不尋常,姜森必須給兄弟們打打氣,既然這牆暫時無法解釋,那就不再理會。

隨即把手電的光調轉照在了剛剛用千斤頂打開的石門縫隙里,故意轉移話題道:「這些雪豬子的老窩居然在墓穴里,奇怪了,估計有什麼好的寶貝。」

說到「寶貝」二字時,姜森故意提高了音量。

聽到「寶貝」二字,王凱原本疲憊的身體一下彈了起來,雙眼放光道:「對對對,這可是漢代大墓啊,進去看看。」說完也忘記了身體的疲憊,背包往身後一搭,左手工兵鏟,右手強光手電,起身就往石門走去,一彎腰,從千斤頂頂開的石門縫隙中,鑽了進去。

「嗨嗨,凱哥,小心有機關……」劉禮話都沒說完,王凱已經沒入那石門之後的黑暗中去了。

「哈哈……」姜森卻在一旁得意一笑,隨即拉起劉禮說道:「瀘定娃兒,血氣方剛,走,跟上!」

說完,姜森劉禮二人也是起身跨過一地的雪豬子屍體,彎腰鑽進石門之中。

........

石門之後居然是一個三角形的通道,姜森和劉禮驚訝地打量着眼前的奇幻空間。

手電筒的光芒所到之處,全是些細細的流沙,而這沒有被流沙吞噬的空間,居然是一些厚實的木板撐起來的,大張大張的厚實木板,首尾拼接成三角形的形狀,硬是在這流沙的海洋中,撐起了一片可以過人的通道出來。

「我越來越佩服古人的智慧了,居然想到用木板就破解了大名鼎鼎的流沙墓,真的是妙啊。」劉禮一邊用手敲打着通道旁的木板,一邊感嘆道。

「不僅如此,還利用了三角形的穩定性,木板拼接成三角形,分解了流沙巨大的壓力,也讓通道的形狀固定,不易變形。」姜森終於找到機會發揮一下他的理科知識。

王凱雖然先進來,但是也被眼前的景象震撼住了,就在二人前面不遠處東張西望,聽姜森和劉禮這麼一說,也是極為佩服地說道:「沒想到這貪生怕死的修冢工匠老前輩,居然這麼厲害,在這流沙坑中,悄悄的搭建了三角形通道,硬是逃了出來,牛啊。」

姜森用手電照了照前面的通道,居然看不到盡頭:「看樣子這沙坑有點大啊,走吧,是不是孫權墓,進去一看便知。」

說完,三人朝着通道深處走去,遺漏的流沙在腳下的木板上鋪了厚厚一層,走起路來發出唦唦唦的聲響,在這幽暗的地底世界顯得那麼刺耳,讓人不寒而慄。

三人都是第一次探尋這神秘莫測的地底世界,皆是提心弔膽小心翼翼地行走着,生怕又出現一些奇怪靈異的事物,就這般走了百十米,仍然看不到盡頭。

「按理說這流沙坑不應該這麼大啊,一般大墓的流沙坑最多十多米,千方沙,這個墓這麼大的流沙坑,估計有萬方沙了吧。」劉禮邊走邊嘀咕道,看樣子他對這陵墓一學還是頗有涉獵。

「那萬方沙是什麼級別的陵墓?」姜森問道。

「萬方沙,那絕對是諸侯或者帝王才配得上的規模!」

聽完劉禮的回答,姜森點頭感嘆:「沒想到這白瑪山裡,居然真有一個超級大墓,怪不得被當地人……」

「有人!」

姜森話都沒說完,突然走在前面的王凱身形一頓,驚恐地大聲吼道。

姜森劉禮聽到王凱這驚恐的聲音,立馬抬頭順着王凱的手電光望去。

通道已經可以看到盡頭了,可是就在盡頭的地方,光照之處,一個服裝艷麗的人!

古人裝扮,身材魁梧,濃眉大臉,怒目圓睜,腰上寶劍鋒利慾出,死死地盯着三人!

........

「是人…是鬼…」

王凱壯起膽顫抖着聲音問道,說話間卻也雙腿發抖,下意識的往後退去。

「別怕,凱哥…穩一手。」姜森也從來沒這麼瘮得慌過,原來一個眼神真的就可以讓人不寒而慄。

「這墓也太嚇人了吧,要不咱們先撤出去再…再說。」劉禮也被這通道盡頭的神秘人嚇的不輕,身體已經不聽使喚的顫抖起來,也是不停後退。

退出去也有「鬼打牆」把退路封住了,姜森知道他們三人已經無路可退了,於是壯着膽子止住二人的後退趨勢說道:「敵不動,我不動,傳說古墓中的『髒東西』怨念很重,靠活人的陽氣轉生。」

姜森本來想穩住王凱劉禮二人,沒想到他這一說,卻讓二人更加害怕。額頭上冷汗直冒,全身抖動更甚。

「『粽子』要吃人!快跑…」王凱說罷轉身欲跑。

這「粽子」是盜墓一派對古墓中發生屍變的殭屍的稱呼,看來王凱已經認定通道盡頭那人是屍變了的殭屍了,自然是懼怕萬分。

姜森一把抓住準備開溜的王凱:「凱哥別動,『粽子』眼睛看不見事物,靠陽氣定位追蹤。」姜森現在只有先穩住隊友,再想對策,於是對王凱和劉禮做出閉氣的動作:「憋氣!別動!」

驚慌的二人聽姜森這麼一說,也是即刻照做,立馬安靜下來,雙手捂住防毒面具出氣孔,卻也胸前起伏巨大,汗如雨下。

見二人安靜下來,姜森強忍着心中的恐懼,抬起自己的手電筒,將光線又鎖定在通道盡頭。

三角形的通道盡頭,確實矗立着一個身材高大魁梧的男人,凶神惡煞,關鍵是眼神十分駭人的注視着三人,衣着鮮艷,膀大腰圓,古代人的打扮,雙手成拔劍之態,殺氣凜冽!

對方依舊死死地盯着三人,姜森根本不能直視對方,感覺對方眼神透露出的殺氣,瞬間能擊潰一個人的意志與心理防線,怪不得剛剛王凱和劉禮對視之後展現出無比的恐懼。

但是姜森現在根本摸不清對方的意圖,三人也沒有退路可言,王凱和劉禮已經背對敵人,現在只有姜森來洞察對方的動作,於是姜森刻意讓自己的目光聚焦在對方的下半身,盡量不去看對方的眼睛。

就這般過了幾分鐘,姜森察覺出一些端倪,對方從始至終都沒有動過,姜森心中突然想到什麼,低頭剛好看到王凱腰間掛着的工兵鏟,姜森迅速抽手,拿起工兵鏟抬手一掄,朝着通道對面的那個神秘人扔了過去。

「別…」

王凱劉禮都沒想清楚,姜森在想什麼。

對方都沒有出手,姜森居然自己先動手了。

可是說話間已是為時已晚,姜森的工兵鏟已經出手,正對神秘人飛了過去。

「哐當」一聲金屬撞擊石頭的聲音,工兵鏟不偏不倚剛好打在神秘人的身上。

「果然。」

姜森嘴角一揚,證實了他心中的猜想,剛剛的恐懼一掃而光,也不管身邊的二人,大步朝着通道盡頭的神秘人走去。

邊走邊道:「過去吧,不是真人,是石像。」

王凱劉禮也聽到剛剛的撞擊聲,聽姜森這麼一說,也是鬆了一口氣,跟着姜森走了過去。

三角形的通道盡頭,是一個與通道垂直的甬道,只是這個三角形的通道比甬道的地面高出一截,剛好懸在離甬道地面高一米的半空中,姜森第一個到達盡頭,一看這甬道真的太宏偉了!

整個甬道非常寬闊,寬四五米,高數十米,這一人高的三角形逃生通道和這個甬道比起來簡直不值一提。

甬道地面規則整齊的青磚和白磚打底,青磚石板打磨的非常光滑平整,整齊排列了五列,最中間一列是中軸線,用的材料像是漢白玉,通體透白,牆壁全是長方體狀的規則石塊砌成,兩邊牆壁畫滿了精美的壁畫。

整個甬道的橫截面為下方上圓,下方部分的青磚是灰色的,上方的半圓頂的磚料呈湛藍色,這就是陵墓的穹頂,象徵著天空。

姜森被這眼前的宏偉建築和精湛的工匠技藝震撼了,呆在逃生通道的通道口睜大眼睛觀看。

身後的王凱劉禮也跟了過來。

劉禮仔細看了一下剛才把三人嚇慘了的神秘人,原來是逃生通道剛好正對着對面的甬道牆上的一個壁畫,只是整個壁畫畫的栩栩如生,而且居然用一塊巨大透明的白玉裱了起來。

白玉整體是中間厚、邊緣薄的凸透鏡造型,在凸透鏡特殊的光路特點下,居然讓整個壁畫看起來立體感十足,怪不得三人剛剛從逃生通道中看過來,在視覺效果下,簡直就是一個人站在了通道盡頭。

「太神奇了…」劉禮在姜森身後探出腦袋觀摩着這神奇的建築,嘴裏不停地感嘆:「都說墓門之後就是隧道券,這麼宏偉龐大的隧道券,我還是第一次見。」

王凱也是看得兩眼冒光,那透明白玉裝裱的壁畫不止他們三人所在的通道對着的一個,而是整個隧道券兩邊牆壁上都是,排列整齊各式各樣一直向隧道深處延伸而去。

「發財啦…發財啦…」

說話間王凱已是控制不止自己,突然用手撥開身前的姜森,從一米高地半空中,縱身跳入隧道券的地面。

「別跳!........」

姜森突然想到什麼,神情一變,伸手想拉住王凱,可是卻晚了一步,王凱已經雙腳落地,正式進入到了這陵墓之中。

就在王凱雙腳接觸隧道券的地面的瞬間,陡變突生!

原本完好的牆壁居然張開一條狹長的縫隙,一把一丈長的鋒利刀刃,帶着呼呼的破風之聲和騰騰殺氣,對着王凱劈頭砍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