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報復前男友之千億總裁你不配
報復前男友之千億總裁你不配 連載中

報復前男友之千億總裁你不配

來源:google 作者:努力碼字的小周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夜非羽 洛落 現代言情

【追妻火葬場+爽文+總裁+替身+帶球跑】【甜軟女主×酥撩男主】被父親出賣,被繼母毒害,被繼妹陷害,自母親去世後洛落一直無依無靠一次偶然事件,洛落與帝區的商界大佬夜非羽產生糾葛,他救她數次於危難,她對他動了心她以為他會是她的救贖,結果得知他還有一個多年的白月光誰知大佬的白月光突然回歸,兩人在一系列誤會中產生隔閡洛落決定離開這個讓她傷心的地方,離開這個男人她成了他的黑月光,求而不得若干年後的機場,夜非羽迎面撞上了一個酷似洛落的女人,身邊還跟着一個小男孩……(ps:前期男主真的有點渣,而且是那種渣而不自知那種,分開之後女主回來虐死他,介意的寶貝勿點哦!)展開

《報復前男友之千億總裁你不配》章節試讀:

「什麼?資金鏈又出問題了?怎麼回事?」洛陽新焦頭爛額地打着電話。

「陽新,怎麼了,公司又有什麼問題嗎?」程麗麗在一旁聽的焦慮。

洛陽新掛掉電話,感覺自己馬上要眼前一黑。「好像是供應商那邊出了問題,導致資金鏈又斷了。」

「你先別著急,喝點水,我去問問洛敏能不能讓鴻飛想想辦法。」程麗麗端了水杯給洛陽新。

洛敏得知消息趕回家中,「爸,媽,公司怎麼回事?」

「我剛剛給鴻飛打了電話,他說這次他也沒有辦法了,上次他瞞着家裡幫我們家已經惹得他媽媽不高興了。」

「他瞞着幫我們?怎麼會……鴻飛媽也知道了?」程麗麗注意力一下又轉移了。

好不容易女兒吊了個金龜婿,不能前功盡棄。

程麗麗想到了什麼,眼神愈發陰鷙狠厲,「陽新,要不然我們再找找雷哥?他不是還喜歡着洛落那丫頭嗎?」

洛陽新上次已經覺得對不住洛落,這次顯然猶豫不定着。

程麗麗看着他猶豫,「你不這樣做,公司就完了,咱們洛家也完了,咱們敏敏才這麼小,你難道看着她跟我們吃苦嗎?」

洛敏領會到母親意圖,哭的稀里嘩啦。

洛陽新閉上眼睛,想了一會,終於還是默許了程麗麗。

──

「雷哥,上次我們幫莫名其妙被揍,小虎還被打斷了腿,我也被斷了胳膊,聽有小道消息說是我們得罪了人。」雷哥身邊那個黃毛小弟抱怨着。

「我看那個叫洛落的女的不能惹,上次就是因為惹了她之後一直被針對,會不會她上邊有人?」

石雷再一次接到洛陽新的電話,他內心也是有一點點猶豫的,畢竟上次是夜非羽他們救的人,會不會他們認識。

只是洛家那夫婦兩個一再保證自己女兒不認識他們,想着洛落那張白 嫩的小臉,石雷心裏又萌生了一個計劃。

「你,過來…………」石雷向信得過的幾個兄弟吩咐了一下。

「是,老大,保證把人給你帶到!」

──

「我今天來大姨媽有點不舒服,洛落你一會到蛋糕店了幫我請個假,我想在寢室睡一會。」栗恩有氣無力的說道。

少見自家好友無精打採的樣子,洛落擔心的問了問,「栗恩你要不要緊,要不我陪你去醫院看看?」

栗恩搖了搖頭,「不用了,我休息休息就好,你去吧。」

洛落只好自己去蛋糕店。

蛋糕店老闆娘看見只有她一個人來,「栗恩呢,她今天怎麼沒來?」

洛落放下書包,邊穿工作服邊答道,「她今天大姨媽來了,請個假今天來不了。」

蛋糕店老闆娘沒說什麼,只是臨走之前吩咐道,「那你一會關店走的時候記得鎖鑰匙,最近可多偷盜搶劫的,新聞天天播,你也小心點。」

「好,老闆再見。」洛落點了點頭表示自己記住了。

夜色漸漸降臨,危險也在慢慢靠近。

洛落準備關店回學校,背後傳來熟悉的聲音。

「洛落,原來你在這。」

聽聲音洛落就知道是誰,只是她已經決意跟洛陽新斷絕父女關係了,不想再理會他。

「爸爸這幾天都急壞了,本來早就應該去學校找你,都是爸爸不好,沒有能耐要不然你媽也不會……」

洛陽新說到激動處,眼眶已經紅了,他清楚的知道他這個女兒最是心軟,尤其是只要提起她母親鞠惜柳。

果不其然,洛落一聽到母親的名字,慢慢轉過身來。

「爸爸,我不知道我是不是應該這樣再稱呼您,但是如果當初我跟您吵架那天就放心不下我您就應該立即去學校找我,而不是在幾天後在這堵我。」

洛落盯着洛陽新一動不動。

洛陽新被看得心裏發毛,剛要開口。

洛落接著說道,「還有我為什麼會被雷哥他們纏上我不信父親您一點都不知情……」

洛落聲音已經接近哽咽。

洛陽新開始猶豫,但是看着不遠處雷哥的人,再想到自己的公司,那是自己大半輩子的心血,心一橫。

「洛落,爸爸就想接你回家吃個飯,這難道也不行嗎?」洛陽新掐住洛落的雙肩,接著說道,「走,咱們回家好好吃頓飯,你程阿姨專門給你做了最喜歡吃的菜,再怎麼樣,咱們也是這世界上最親的一家人不是?」

不等洛落拒絕,洛陽新已經拽着洛落上車。

「爸,我記得這條路不是回家的路啊…………」洛落看着窗外陌生的街道,車裡瀰漫著一股特別的香氣,但是洛落感覺自己已經渾身沒有了力氣,漸漸地洛落閉了眼。

洛陽新把車停到一個商場的地下停車庫,打開車門。

「洛落,你別怪爸爸心狠,爸爸也是沒有辦法,希望你能原諒爸爸,等公司好轉了我一定對你千好萬好……」

石雷已經到了,作為一個黑幫老大,他都覺得洛陽新是個孬種,關鍵是還非要做出這種惺惺作態的樣子,石雷覺得這些假文化人真的挺搞笑。

「好了,人既然已經帶來了,把錢給他。」石雷衝著旁邊的黃毛小弟招了招手。

剛剛還一臉苦相的洛陽新看着滿箱子的錢,心心念念都是他的公司,哪裡還顧得上洛落,連忙拿着錢離開了。

石雷吩咐小弟把洛落帶去商場頂樓酒店,自己得再去打幾個電話。

「就跟以往一樣,老規矩。事成之後有你好處。」

黃毛小弟開心的去準備一切。

鑽豪酒店處,小弟替石雷辦好一切。

有一雙眼正注視着這一切,「夜,那不是上次那個小丫頭嗎?旁邊的人感覺好眼熟。」

夜非羽神色平靜,絲毫看不出內心的波瀾。

示辰逸看見好友不動聲色的樣子,「你確定撒手不管?那幾個看起來可不像什麼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