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報告:病嬌大佬欠我3個億
報告:病嬌大佬欠我3個億 連載中

報告:病嬌大佬欠我3個億

來源:google 作者:龍沙寶石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梁棟豪 現代言情 謝詠薇

漂泊在外的謝詠薇一天內碰到了三件倒霉的事:被「小三」羞辱,丟了工作,開車撞到了人被她撞的年輕男子失憶,她被迫將他領回家並取名丟丟小三富家女李慕雲鍥而不捨的破壞導致詠薇和未婚夫分手謝詠薇千辛萬苦幫丟丟找回「李宇哲」的身份,但是伯父已經將他家財產掏空,導致李父跳樓自殺,李母精神失常掛着總裁之名的李宇哲成了負債替罪羊謝詠薇一句:「總裁,我養你呀!」讓陷入低谷的李宇哲清醒過來……展開

《報告:病嬌大佬欠我3個億》章節試讀:

謝詠薇半夜突然驚醒了,她夢見自己開着車在一條漆黑的隧道里穿行,前方漸漸有了亮光,她使勁踩油門,但是亮光反而消失了,車依然在隧道里。她一急出了一身汗,人就醒來了。

她在黑暗中大口呼吸着,房間內的檯燈突然亮了,一個人影逆光站在卧室里,謝詠薇啊地大叫一聲,在床上一蹦三尺高,並連續叫喚起來,完全沒聽到對方在說什麼。

在她尖叫換氣的中間她一看,是梁棟豪。

這時丟丟出現在他身後,用力撲了過去,梁棟豪猝不及防被他撲倒在床上。

謝詠薇趕緊叫:「丟丟,那是你姐夫!」

丟丟正用肘部緊壓着梁棟豪,一聽這話趕緊放開,然後站直了,用一隻腳在地上支撐着。

梁棟豪從被子上抬起頭,一臉懵逼地問:「丟丟?姐夫?這都特么什麼事啊?!」

梁棟豪是坐紅眼班機回來的,他知道謝詠薇沒車了,所以也沒讓她來接。他也沒心情給她搞個驚喜,他只想儘快回到家中解決問題。

丟丟因為剛才聽到謝詠薇尖叫猛然跑了過來,又撲倒了梁棟豪,這時腳上和胸口開始疼了,他不由捂住了胸口彎下了腰。

謝詠薇趕緊把雙拐給他拿了過來,又問他是不是要吃點止疼葯,丟丟搖頭。

梁棟豪坐在客廳的沙發上冷眼看着他倆,丟丟拄着拐對着他彎了下腰說:「對不起,我不知道是你回來了。」

梁棟豪氣不打一處來說:「我回自己的家,還要告訴你嗎?你是誰?」

丟丟臉都白了,可能因為痛疼,也可能因為羞辱,謝詠薇忙說:「丟丟,你先回房間去吧。我和姐夫商量事。」

丟丟欲走,梁棟豪卻說:「慢着!咱們三個人現在就在這兒把話說清楚,我不是不講理的人,你今天晚上可以住在這裡,但是明天我給你找個旅館,你出去住。住到你拆完石膏康復那天,該我們負的責任我們不會推卸,但是不該我們負的責任,你也別賴着我們。」

丟丟看了一眼謝詠薇,謝詠薇小聲說:「那不還得花錢嗎?不如讓他在家住着吧。他現在能回憶起一些事情了,說不定馬上能聯繫上他的家人呢。」

梁棟豪一聽此話頓時火冒三丈,用力一拍沙發扶手說:「謝詠薇!你腦子就是拎不清!這是能往家裡攬的事嗎?你也不想想你有幾斤幾兩,你有多少身價就做爛好人?!」

謝詠薇也來了氣了,但她知道吵架不是解決問題的方式,她剋制着自己說:「我也跟他說過了,就兩周,他都答應了。再說這怎麼是做爛好人,我確實撞了他呀!」

丟丟往前一步對梁棟豪說:「姐夫,你別生氣,是我求薇姐帶我回家的。我只是暫時住一下,我要回憶起家人來,將來住這兒的費用我都算給你們。」

梁棟豪不看他,生硬地說:「不行,我家裡不能有陌生人,這算什麼事。天亮我帶你去開旅館,就這樣定了。」

他頭也不回進了卧室,把門關上。片刻傳來了衛生間熱水籠頭的流水聲。

謝詠薇對丟丟充滿歉意地說:「我沒事先告訴他你來家裡了,是我不對。你先回房間,我們明天再說。」

丟丟拄着拐走了兩步回頭說:「姐姐,你要太為難,我可以搬出去,只要記得來看我就行。」

謝詠薇一笑說:「你肯搬出去,我還捨不得那個錢呢。」

但是謝詠薇依然沒能說服梁棟豪,倆個久別重逢的戀人因為這事背對背睡了一晚上。但是俗話說床頭吵架床尾合,早上的時候梁棟豪醒來,看到謝詠薇裸露在被子外面的肩膀,習慣性地伸手給她蓋上被子,晨光打在她光潔的肩膀上,梁棟豪不由從背後抱住了睡得朦朦朧朧的謝詠薇。

謝詠薇蘇醒過來,在梁棟豪的激情感染下也不由抱緊了他,倆人正在纏綿呢,突然外面傳來咣當一聲巨響,同時還有砰的一聲,接着嘩啦啦什麼東西碎了。倆人嚇了一跳,趕緊穿上衣服跑了出來。

客廳到廚房門口流了一地的湯水,有許多米粒噴得到處都是,廚房門口是高壓鍋,客廳門口是高壓鍋的鍋蓋,鍋蓋把客廳和門廳之間的隔斷玻璃砸了個大洞……

丟丟狼狽地站在廚房裡,身上濺了一身的米湯,可能手還燙着了,正雙手緊緊握在一起,一臉痛苦的表情。

丟丟在醫院裏都是很早就吃早餐,所以早上餓得睡不着起來,想在廚房裡煮點東西吃,他盡量不弄出聲音出來,謝詠薇也就不知道他已經起來了。

他想喝白粥,但不知道怎麼煮,拿什麼鍋煮,他看到灶台上有一隻高壓鍋就用了它,找到米還知道洗了洗,然後不知道要放多少水,就放了很多水。

可是高壓鍋煮了一會突然冒出了許多汽,他想打開,發現打不開,就拿到廚房地上想用力再打開,結果一聲巨響,嚇得他一閃身,高壓鍋就飛出去了……

丟丟滿臉愧疚地說:「對不起,我不知道這鍋,跟炸彈一樣……」

謝詠薇伸出手來說:「讓我看一眼你手上燙傷沒?」

丟丟左手手背上一大片皮膚都燙紅了。

謝詠薇去翻藥盒,梁棟豪黑着臉從衛生間里拿來拖把拖地。謝詠薇趕緊說:「你別收拾了,我來收拾。你今天還去公司嗎?」

梁棟豪一聲不吭。

謝詠薇給丟丟手背上抹上綠藥膏又找白紗布想給他包上,並叮囑道:「別沾水哦。哎,豪豪,你早上想吃什麼我給你做。」

梁棟豪依然一聲不吭,用力拖着地。

丟丟忍不住說:「姐夫,姐跟你說話呢。」

梁棟豪扔下拖把,一早上積攢的怒火一下爆發了,他用手一指丟丟說:「你閉嘴,我家裡還輪不到你說話。」

謝詠薇趕緊說:「行了行了,說了我來收拾,我給你做個三明治吧。」

梁棟豪鐵青着臉走進卧室,用力關上門。

謝詠薇臉上有點難堪,丟丟臉上有點難過。

謝詠薇找來白紗布給他紮緊,並說:「我也燙傷過手背,頭三天很疼,還會有水泡,後面幾天又癢,不要撓。你看你呀,這從頭到腳就快沒個好地了。」

這時謝詠薇聽到了幾聲咕嚕聲,那是丟丟肚子里發出來的,丟丟不好意思地低頭說:「我,我就是想喝點白粥。」

謝詠薇這時仔細一看他,發現他比第一天進醫院時消瘦了不少,有點內疚地說:「行,我給你煮。」

梁棟豪拉開卧室門出來,已經換上了襯衣,拿着自己的小包包,他徑直走到門廳里,看了一眼破碎的隔斷,又狠狠瞪了一眼丟丟,低頭找鞋。

謝詠薇走過來說:「你是要去公司嗎?我這個月上了半個月的班,公司把我辭退的,它得給我結算半個月的工資啊。你跟財務的劉會計問一下。」

梁棟豪依然沒有接話,拉開家門回頭說:「我下班回來,不想再看見他。」

然後用力關上門離去。

謝詠薇走回來,默默去廚房,先淘米,把白粥煮上,又把客廳和廚房一點點收拾了。等收拾完地上,粥也好了。

謝詠薇到小房間把丟丟叫起來,桌上放了兩碗白粥,還有荷包蛋和榨菜。

丟丟吃了半鍋白粥。

謝詠薇看着他說:「哎,你再吃我真要考慮是不是要丟你出去了哈。」

丟丟抹了下嘴滿意地說:「我從小愛吃白米粥,我媽說那時家裡窮,總哄我吃白米粥,並說那是世界上最好吃的食物。」

謝詠薇聽到他提到媽媽,忙問:「你還記得你媽媽?你媽媽在哪?叫什麼名字?」

丟丟瞬間定格了,良久他說:「她好像不在人間了,我爸說她死了。」

謝詠薇盯着他問:「那你爸呢?」

丟丟皺眉道:「他好像也死了。」

謝詠薇想起那次問他爸爸,他兩眼一翻昏倒的事情,覺得這次問起碼他沒有昏厥過去,是一個進步,便不敢再追問下去了。

丟丟卻說:「他跳樓了,死在我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