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暴君盛寵:逆天小野妃
暴君盛寵:逆天小野妃 連載中

暴君盛寵:逆天小野妃

來源:google 作者:蒼涼如雪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冷辰絕 沈卿雲 現代言情

血染江山淚,不及她眉宇間的風情相府之女機關算盡一生錯愛輔他成相,一顆不見的守宮砂,被懷疑不貞亂棍打死宿命的糾葛,她再次重生一場詭異難測的陰謀,一次乾淨利索殺戮,一位暴斃而死的寵妃,一座繁華酴醾的皇宮若,愛是一首永不停息的末路曲,誰為我而歌?弦斷,音絕,悄然無聲,四處寂寥或是望斷天涯,也終是擦肩而過,我在你身後,期待你回眸…展開

《暴君盛寵:逆天小野妃》章節試讀:

相府外連接着護城河,沈卿雲順着河流,漂流到樹林。

額頭燙的厲害,胸口上的劍傷被涼水浸泡後,疼痛感反倒不那麼明顯了。

突然,黑夜中一陣呼嘯聲劃破夜的寂靜,距離她一米之內又消失不見。一雙犀眸,在夜中閃爍冽芒!

沈卿雲踉蹌站起來,竟然是人!她毫不猶豫伸腿狠狠踢去,被快速而來的一掌按下,強勁有力的手臂摟過腰肢,猛地撈近,狠狠撞在懷上,毫不憐香惜玉。

本來就發燒,迫近的更加炙熱,胸口的傷,又重了。什麼人?」她正要開口,冰涼涼的唇被覆上,涼意立馬讓她發熱的軀體多了分涼意和理智,她忍不住打了好幾個寒顫!

喜歡吻那我就讓你吻個夠!她鬆開齒貝誘使他闖近,冷不防狠狠地就咬了下去,從交纏的舌尖上流淌着一股不斷冒出的血腥味。但他竟然沒有鬆開她,狠地壓着她往後跌去。

一聲巨響「嘭!」,後背重重撞地,疼得她不得不鬆口,「混蛋。」強壯之軀俯身而下,壓得她無法動彈。在這個傢伙放肆的摩挲之下,她的全身的溫度越來越高。

他的墨發上殘留着淡淡的香,清晰,淡雅。輕輕掃在她的耳畔,有些微癢。迎面撲來的淡香,縈繞在她的鼻翼間。

「放手,不然,我一定會讓你後悔!」然回應她的連一聲冷哼都沒有,毫無預兆撞開她的腿,狠狠闖入!

「啊……」一聲驚呼響徹夜空,本就緊繃的身體疼得越發的緊繃,只覺得身上的血管全都即將爆破!

胸口的疼和身下的疼交錯,她近乎昏厥。然而,在意識快要渙散的剎那,又被唇上的熱吻拉回。

黑夜中沒有情感的宣洩,無感情的動作。在無邊的黑夜下,沈卿雲幾次想觸到他的臉,每次都被他攔下。

她努力睜大雙眸,想看清他的模樣,但眼前漆黑一片根本看不起,只有耳畔聽得到他沉重的喘息聲。

她以為可以撐得住,身體隨着他不斷攀往高峰,燃燒的火熱肌膚,漸漸分散她無法言語的恨意和火熱交織,瓦解了她僅存的意念。

終於,隨着她的暈厥,他炙熱的體溫也恢復到原本的冰冷。

黑暗中,他長腿一跨從她身上下來。遠處,一個侍衛低頭彎腰,手捧油燈而來。

昏暗的月色下,他背對着侍衛赤身站着,古銅色的肌膚儘是淋漓大汗,每一處近乎完美。

侍衛踮腳為他披上大袍,恭敬問道「瞿王,處理掉嗎?」。

「七引香的毒全轉移到她身上,她活得了么?」他的聲音比這冬雪還涼。

侍衛不敢多問,這個女人正是相府的大小姐沈卿雲,被沈卿雪陷害逃離這裡。

瞿王不過是順勢借她用下,把體內的毒過渡,七引香是被司馬將軍所下,一旦用內力強逼媚葯便會愈加強烈,無解除非利用男女之事過渡,瞿王從不近女色,今夜被逼如此,來不得及回府,就撿了沈卿雲這等好事。現在就殺了,反而會令人生疑,還不如交由沈卿雪去處理。

他轉身的瞬間拂滅了火星,從始至終,都沒有多看昏厥在地上女子一眼。

次日。

「這不是相府的大小姐嗎?長得真是貌美如花,看胸口那一塊一塊的紅,夠浪啊。」

「還別說,估計是昨晚在這爽膩了,忘了回去。」

「啥時候我們也能在這裡撿下便宜樂呵樂呵?」

此起彼伏的猥瑣談話伴着笑意驚醒了沈卿雲。燒倒是退了,胸口卻有些生疼。光芒刺眼,她嗖的一下彈起來。只見身上衣物凌亂,脖頸、肚臍、腿都露出來。特別是看見胸前若有若無的印痕她的臉色,沉了好幾分。

身着絳紫色華服的婦人撥開人群,先是滿臉震驚,然後不由分說的指着她:「沈卿雲,你爹死前讓我好好管教你要做個相府的賢淑的大小姐。你看看你都做了些什麼,丟人都丟到這了。

不知羞恥,浪蕩成性,和外面的男人苟合,若是我今天不好好清理門戶,打斷你的雙腿別人要說我教女不嚴。」

本該是樹林位置,此時人卻眾多。人群七嘴八舌炸開花。

沈卿雲冷下眼,昨天不知道是哪個王八蛋在她身上完事就拍拍屁股走人,她心裏正火大的很。雖說她不指望在這裡能找到幸福,但好歹應該是一個讓她心甘情願喜歡的男人。

莫不說昨天的事,這二娘出現得帶着一幫人也太及時了。付香和沈卿雪還真的巴不得將她除之而後快。她開口道:「二娘,從我爹死了後,你怎麼就變了個人呢?昨晚,妹妹沈卿雪和冷辰絕兩人將我從相府趕出,我知道我活着礙眼,阻擋他們的幸福,那我就成全。為什麼還要對我趕盡殺絕?你知道嗎?你毀了我會比殺了我更難受。」

沈卿雲邊說聲音跟着哽咽,惹得眾人同情心泛濫。她的話一出,就變成了二娘善變,人前人後對沈卿雲不一樣,容不下她,妹妹沈卿雪搶了她的男人,毀了她的清白。之前名聲什麼的,最終都會變成同情。

付香對沈卿雪是偏心到了極點,可上一世的沈卿雲從未明目張胆的說出來。她氣急敗壞,絳紫色的千荷紋錦袖裡的手指着沈卿雲的臉,橫眉,罵道:「小賤人,你休得胡說,自己做了錯事,還不承認要賴到自己妹妹的頭上。」她順勢拿起侍衛的劍,擼起袖子,「看我今天不好好教訓你,刺開你這張爛嘴,看你還胡言亂語,放蕩成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