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八五彪悍小辣妻
八五彪悍小辣妻 連載中

八五彪悍小辣妻

來源:google 作者:橘子糖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林雪濤 沈硯 穿越重生

南梔被堂妹南小溪吃了絕戶,臨終前才知道,救她命的心是丈夫的!重生在85年,她手撕白蓮堂妹,腳踩陰毒渣男為順利管理果園,她得找個男人假結婚沈硯:你另有所愛,我家境貧寒,不如拼個婚?南梔:拼個婚?好主意!半年後離婚!三個月後,南梔看到他腹部上的刺青後,又喜又怒:好你個沈硯,竟然有兩幅面孔!今晚罰你上炕,做520個俯卧撐!上門假女婿就是她前一世的老公,看她如何將他撩到手沈硯:不用撩,我就是你的展開

《八五彪悍小辣妻》章節試讀:

沈硯傷得重,需要住院。

南梔為了救沈硯,把家裡所有的錢全都拾掇乾淨了,還賣了一對兒金耳環,這才湊了兩千塊錢,交了住院費。

蘇月蘭知道沈硯是南梔的救命恩人,非常支持南梔的決定。

今天下午娘兒倆就來到村大隊的廣播室,跟林雪濤掰扯彩禮的事兒。

來的路上,兜里比臉還要乾淨的蘇月蘭心裏一股勁兒地打鼓。

實在是沒底啊!

南梔倒是很沉着,她既然敢和林雪濤在大喇叭掰扯,就能證明彩禮是自個兒買的。

她和蘇月蘭進入廣播室,迎面就對上林雪濤憤恨中又藏着得意的眼神。

這隻白斬雞指不定又憋着什麼壞呢。

村裡其他幹部害怕得罪村長林大強,沒來廣播室。

只有婦女主任王春花來做個見證。

她為人剛正不阿,表姐夫又在縣**上班,背景硬,不怕得罪林大強。

她嚴肅地說道:「所有人都來了,那就讓村民評評理,看梔丫兒這彩禮該不該退。你們誰先說。」

說著話,王春花開了廣播,試了試音。

林雪濤給了媒婆李大娘一個眼神。

李大娘收了林雪濤五塊錢的喜錢兒,肯定站在林雪濤這邊。

她走到話筒前,「我是他倆的媒人,那我就說句公道話。梔丫兒,別管怎麼著,你和雪濤這個婚肯定是結不成了。那這彩禮,你就該退!上個月的二十八號,紅梅嫂子親手給了我四千三。

八百八十八是你的禮錢,剩下的三千四百一十二買了四大件和三金。這十里八鄉誰向你這樣要這麼高的彩禮?

大部分都是給八十八再買個二八大杠就拉倒了!紅梅嫂子一家子可憐你沒爸爸,生怕委屈了你,就掏光了家底兒又借了外債,才湊夠這四千三!她的身子骨兒不好,連葯都捨不得買啊!

你和雪濤吹就吹了吧,還往他身上潑髒水,把紅梅嫂子又給氣病了!你要是還有點人性,就把四千三退給紅梅嫂子,讓她看病去!她這病可耽誤不得!」

孫紅梅開始撕心裂肺地咳嗽,恨不得將自個兒的心肝脾腎都給咳嗽出來。

蘇月蘭急了眼,「孫紅梅,你這不是欺負我和梔丫兒娘兒倆嗎?俺們娘兒倆從哪兒弄四千三給你!」

她說話聲音小。

沒法兒啊。

她是外地媳婦兒,又死了男人,只有一個獨生女,腰杆子實在是硬不起來。

林雪濤也就是吃定這一點了,才敢騙光南梔家裡的五萬塊錢,又逼着南梔退四千三的彩禮。

十里八鄉有哪個女的像是南梔那麼賤,為了嫁給他,上趕着自個兒出錢買彩禮!

反正錢上面又沒寫着南梔的名字又不會說話,今兒個說什麼他都要把她家敲乾淨!

然後在按照小溪說的去做,逼着南梔把果園交出來!

沒有果園沒有錢,南梔就喝西北風,等着餓死去吧!

李大娘也是瞧不起蘇月蘭和南梔是孤兒寡母。

她斜着眼睛道:「月蘭兒,你不想出錢的話,行!那就讓雪濤把倉庫的蘋果拉走,就當頂了彩禮了。雪濤對梔丫兒可夠仁義了,你們說不想出錢就不要錢,要那賣不出去的爛蘋果。你們娘兒倆要知道好歹的話,就把倉庫鑰匙給了雪濤,不然的話,雪濤就去告梔丫兒騙婚!」

人心不足蛇吞象!

林雪濤可真夠貪心的!

倉庫裡頭的蘋果有八萬斤,價值四萬塊錢!

要她沒有重生的話,今天真得被林雪濤再扒一層皮!

南梔冷笑一聲,一點都不客氣地推開李大娘,對着話筒道:「林雪濤仁義個屁!他就是一隻不要臉的吸血螞蟥!欺負我沒爸,逮着我可勁兒的吸血!對於這種不要臉的臭東西,就該一鞋底子拍死!」

林雪濤沉不住氣,猛然從椅子上站起來:「南梔,你再罵一句試試!信不信勞資今天撕爛你的臭嘴!」

蘇月蘭趕緊擋在南梔身前,即便是她嚇得腿肚子都快要抽筋了。

王春花喝斥道:「林雪濤,坐下!你一個大老爺們兒,還想着對女人動手啊!害臊不害臊!梔丫兒,你罵他有啥用?他再怎麼不是東西,勾搭你堂妹,把你噁心得夠嗆,你都得把彩禮給他退咯!除非你能找到不退彩禮的理由!」

南梔感激得看了王春花一眼,聽出王春花這是在拉偏架呢。

她也不廢話,開口道:「這彩禮就是我自己出的錢!上個月二十七號,我去銀行取了四千三給了林雪濤。王主任,這是存摺。存摺上的日期寫得清清楚楚。」

林雪濤鄙夷地笑了出來,「存摺的日期又能說明啥!李大娘可是從我們家拿的錢,沒經過你的手!我堂堂一個大學生,還自個兒拿不出彩禮嗎?真是笑話!」

呸!

動不動就大學生大學生!

純粹就是一個繡花枕頭!

李大娘也道:「對啊!是我從紅梅嫂子那兒拿的錢,紅梅嫂子可沒說那錢是你的啊!再又說了,哪有大老爺們兒娶媳婦兒,讓媳婦兒自個兒買彩禮的?傳出去的話,笑掉大牙了!」

南梔笑着說:「林雪濤就是乾笑掉大牙的事兒啊。騙我自個兒出錢買彩禮後,轉身又勾搭了南小溪。這種臭不要臉的爛褲襠賤男人,還有臉逼我拿蘋果頂彩禮呢。撒尿的時候,也沒有低頭好好兒看看,真以為自己那玩意兒是金子做的啊!」

林雪濤的臉漲紅,要不是孫紅梅用力拉住他的話,今天他非得撕了南梔的臭嘴!

他吼道:「南梔,你就是一個沒文化的粗俗村姑!我娶豬娶狗都不會娶你!那錢是我自己的!今天你拿不出錢,就把蘋果頂彩禮退給我!」

林雪濤越是跳腳,南梔臉上的笑容就越大。

「娶豬娶狗你就是不娶人,喲!你也知道自個兒是個豬狗畜生啊!你說錢是你的,行啊!你只要跟我似的拿出一張29號之前的存摺出來。四千三可是一筆大數目,村裡小偷小摸的懶漢不少,誰敢把這麼多錢放家裡?」

林雪濤僵住,鼻尖冒出汗——他當然拿不出存摺!

孫紅梅也顧不上買慘咳嗽了,「這錢是我一點點地攢的,沒有存銀行!還有找親戚借的錢!我可以把親戚叫過來!」

《八五彪悍小辣妻》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