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把喜歡的男生搞到手了
把喜歡的男生搞到手了 連載中

把喜歡的男生搞到手了

來源:google 作者:八條鹹魚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姜詞 池烈 現代言情

【傲嬌嘴硬帥女主×兇殘霸道醋精男主】【女主前期女扮男裝】班裡新來一位轉校生,姜詞看他非常不爽第一回見面,那人在酒吧里親她,拿走了她的初吻姜詞狠狠給他一拳頭第二回見面,那人斬斷她的拳賽連勝,奪走她的巨額獎金姜詞以牙還牙,咬他一口第三回見面,那人人畜無害的在教學樓下問她高二17班往哪走姜詞磨着牙,把陰魂不散的轉學生騙到了隔壁七樓池烈清雋疏朗,是城北赫赫有名的高嶺之花,自小被捧着長大的貴公子在轉學第一天被人耍得團團轉他想,那騙子最好別讓他找到重逢來的猝不及防,他坐在新班級里,新同學站在講台上,長得眉清目秀,唇紅齒白,無辜又乖巧,跟騙子一個模樣她沖他笑,囂張又狂妄「大家好,我是姜詞」池烈當時就想刀了她可能是那天的風聲太燥,池烈破天荒的想着來日方長半月後,他發現自己總是對着騙子發獃,心口熱浪滾滾-分手的前女友總來糾纏池烈「你不覺得你對姜詞過於關注了嗎」「說了多少遍,她是男生」「男生又怎樣,池烈,你看她的眼神可算不上清白」開始時,池烈想給姜詞一點教訓,後來他把自己玩兒進去了展開

《把喜歡的男生搞到手了》章節試讀:

學院后街的老北京涮羊肉店,池烈正和他倆好兄弟尤許周吳一起吃飯,眼看着分別兩地,尤許和周吳特地趕在最後一天假期開車過來給池烈餞行。

「你爸這回是真鐵心了,昨兒個有人說在學校碰見你家警衛給你辦理轉學手續。」

「烈哥,以後沒你我可怎麼活啊,生活忒無趣啦。」

池烈哼笑着下了一盤牛肉。

「就你倆這德性沒我怕是活得更快活。」

「嘿嘿。」周吳撓撓頭,幾杯酒下肚,臉上酣紅一片。

「烈哥,我會想你老人家的。」

「閉嘴吧你,說的我快死一樣。」

池烈的酒杯被尤許滿上。

「烈哥,咱哥三走一個。」

「魷魚說得對,必須走一個。」

周吳醉的眼睛都睜不開了,傻乎乎的對着沒人地方向舉起手。

「傻逼,方向反了。」

池烈嘴上嫌棄,手還是很誠實的跟兩人碰杯。

「烈哥,你真的太可憐了,以後孤家寡人一個人,沒馬子沒兄弟,多無聊的生活啊,哥們想想都心酸。」

酒到興頭,尤許說出了心裏話。

池烈被逗笑了,他不緊不慢地撈起牛肉卷,嘴角勾起個神秘的笑。

「可惜一時半會兒,怕是不能如你們意了。」

「什麼意思?」周吳打了個酒嗝兒。

池烈卻不打算多說,話題一轉。

「對了,你們得空幫我查查我爸的新情人。」

尤許嚇得筷子一哆嗦,肥牛卷掉回鍋里。

「哥,少爺,大祖宗,雖然你爸把你流放了,但你不能亂來啊!」

「想哪去了,我就是單純覺得那個女人不簡單。」

池烈嗤笑一聲。

「被我語言羞辱恐嚇,還能面不改色的待在老頭子身邊,絕對有鬼。」

「可是……」

「廢話少說,出了事我擔著。」

「查查查,烈哥我現在就幫你查。」

周吳猛地抬頭把手搭在池烈的肩膀上,一股酒氣噴涌而出。

池烈嫌惡的拍掉周吳的手,「小五都醉成這樣了,你倆回去路上小心點。」

.

九月的天氣徹底跟八月的陰晴不定斷了關係,一連好幾天大太陽,挨家挨戶都把家裡的被子拿出來曬。

姜詞單肩背着包,披着校服外套,不疾不徐地走在廢舊破爛的老街上,兩邊泛黃掉渣的土磚上貼着『重金求卵』的包漿小廣告。

這一片是城北有名的『貴族』,當年靠着要天價拆遷費出了名。奈何開發商不慣這臭脾氣,直接把新城規劃挪到對面,徹底放棄這一塊兒。

眼看對面起高樓,宴賓客,不少老城人熬着樓塌的那天,企圖靠拆遷款一步登天。

照姜詞來看,新城塌不塌難說,但老城已經搖搖欲墜。她跟前的那位婦女顯然已經偃旗息鼓了。

「可不得趁早搬嗎,這地理環境是方便,可有個狐狸精瘋女人在,要是哪天得了性病你都不知道找誰哭理去。」

「哎呀那恭喜嫂子,老城就嫂子你熬出頭了,有個爭氣的兒子,把你接出去享清福。」

「我女兒打小就孝順。妹,你聽姐一句勸,能搬走就早點搬走吧。

」女人悄悄用手指了指前方的紅色鐵門,壓低聲音,

「你來的晚不知道,那家人都有病,女的騷喜歡勾引男人,她兒子跟她一個樣,年紀輕輕就帶女同學回家。」

年輕的女人驚訝地捂住嘴,滿臉不可置信,

「不可能吧……」

見她質疑,女人頗為惱怒。她咬咬牙,猶豫後還是湊到她耳邊說,

「什麼不可能,她就是個破鞋,在鄉下剋死了自家男人,你是不知道,她剛搬來的第二天就被前頭的雲鳳嫂子捉姦在床……大晚上,男人光着身子從她院子里跑出來……」

「奶奶,我想吃雪糕。」

兩人說的入迷,沒注意小女孩掙脫了女人的手,飛快往馬路對面的小賣部跑去。

一輛大貨車駛近,由於視野盲區,根本看不見小女孩。

小女孩嚇得呆在原地,手腳發軟,眼看就要和轎車相撞。

姜詞動作敏捷地三步做一步跑,衝上去勒着她肩膀給拽了回來。

小女孩茫然地睜大眼睛,呼吸急促。

女人這才反應過來,嚇得心跳到嗓子眼,立刻上前抱住女孩又哭又罵,

「走路不知道看路啊,你差點被車撞死知不知道……要不是有好心人…」

說著,她抬起頭準備道謝,但眼前空無一人,只有一個瘦高的背影鑽進紅色鐵門裡。

女人臉色一陣紅一陣白,變臉煞是好看,跟她一塊兒的女人偷笑着捂住嘴離開了。

背後說壞話,現世報。

姜詞回到家,她媽不知道在花盆前擺弄着什麼,她一走近,姜瑜獻寶似地遞上一坨衛生紙。

「詞詞,媽養的白玫瑰開花了呢,好看吧。」

「好看。」

姜詞面不改色地把花盆移遠。

「嘻嘻,那媽也不給你,只開了這一朵呢,我要送給你爸。」

「詞詞,你爸下班了,怎麼還沒到家?」

姜詞看姜瑜藏寶貝一樣捧着衛生紙塞到快遞盒裡,頓時愁眉蹙額。

「爸今天加班,晚點回家。媽,你今天吃藥了嗎?」

「吃啦……」

姜瑜的聲音越來越心虛。

姜詞繞過她找到藥瓶,打開一數,一顆沒少。

頃刻間,她手背青筋跳動,臉色無比陰沉。

「媽,為什麼不吃藥?」

姜瑜嚇得瑟縮了一下,她抱緊手臂謹小慎微地踏進門,

「詞詞你別生氣,媽錯了。」

姜詞沒說話,看姜瑜瑟瑟發抖懼怕她的模樣,腦子裡的那根筋突然就斷了,她嘆口氣,右手捏着鼻樑,半響才出聲。

「媽對不起,我不該吼你。」

她跟個神經病較什麼勁。本來就是她這兩天疏忽沒檢查,本來就是她的錯。

「詞詞。」

姜瑜走上前,試探性撫摸着姜詞的腦袋輕哄道,

「別哭,誰欺負你媽替你打他。」

姜詞的鼻子一酸,原來在她媽的世界裏,她依舊是那個被村裡人毆打哭着跑回來的小屁孩。

姜瑜生疏的母愛慢慢撫平了姜詞心浮氣躁的心,她靠在姜瑜懷裡問道。

「媽,你告訴我,為什麼這幾天沒有吃藥?」

姜瑜手一頓,委屈地扁嘴。

「詞詞,葯苦,媽不吃苦東西。」

霎時,姜詞哭笑不得。她在家裡翻找,果然,她買的甜食早就被姜瑜偷偷吃完了。

「媽,以後葯苦就告訴我,我給你買好吃的。」

「好呀,我兒子最孝順啦。」

姜瑜一派天真地鼓掌,姜詞啞然失笑,她指指門外。

「那我現在就去給你買蜜棗。」

姜瑜點頭,然後偷偷拽住姜詞的衣角,眼巴巴地張着眼睛,伸出了一根手指頭。

「還要一個草莓蛋糕。」

姜詞連連點頭,心底軟化成水。

「好好好,那你乖乖把臉洗乾淨等我回來。」

姜瑜滿意地笑了,立刻蹦蹦跳跳去洗手間。

剛走到院子里,姜詞和煦的臉垮了下來,她靠在樹榦上狼狽又後怕地吐了口濁氣。

姜瑜的病不是她的錯,只能怪當初欺騙她的男人。

總有一天,她會把他找出來,碎屍萬段,挫骨揚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