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被病嬌們追着虐後,我不幹了
被病嬌們追着虐後,我不幹了 連載中

被病嬌們追着虐後,我不幹了

來源:google 作者:屋頂漏了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屋頂漏了 現代言情 蔡伊奴

【虐男+病嬌+1v1雙潔】被五個病嬌追着虐是一種什麼體驗?當然全程玩的是心跳!蔡伊奴無語問蒼天,別人都是惹一個,憑什麼她就是五個?而且個個都這麼瘋批!既然老天讓她逃不過,那就反其道而行,狠狠的虐回去!女主有勇有謀有智商,在線挑戰5大病嬌可到最後,她把五個都鬥了一個遍,才發現最愛她的那個人,一直在她身邊默默守候,壓抑內心瘋狂的想法,只為她能好好活着病嬌一號皇甫梁【叔叔】病嬌二號陸延【哥哥】病嬌三號王辛【弟弟】病嬌四號孫俊【弟弟】病嬌五號梁承平【大帥比/瘋狗型】展開

《被病嬌們追着虐後,我不幹了》章節試讀:

「你有什麼不同的,你還是和以前一樣啊。」女人覺得她太莫名其妙了,昨天還跟她互噴,今天就恬不知恥的一直誇自己。

果然是這樣,蔡伊奴心下瞭然。

她的容貌在別人眼裡從未改變過,一直是目前的這張臉。

「那沒事了。」不理會女人不屑的眼神,蔡伊奴小腿一邁,兩下上了樓。

她進入小卧室就開始整理東西,一邊整理一邊想到事情發展的太快了,一切都不在她的預料之中。

自己以後該何去何從,或者她就像是一個物件一樣被擺放在皇甫梁別墅中,任他踐踏。

「用我幫你嗎?」皇甫梁走進房間問道。

「不用。」蔡伊奴指了指大廳,跟他說道:「你給我去沙發那坐着去。」

見他不動,蔡伊奴笑:「你是怕我從三樓跳下去嗎?就算為了我爸,我也不會這樣想不開的。」

「那好吧。」

皇甫梁悻悻離開。

等他走後,蔡伊奴如釋重負的呼出一口氣,沉着冷靜了兩秒,以後自己就要像他的囚犯一樣了,應該趁早適應。

可就這樣的認知,讓她心裏像是被壓了一塊大石頭一樣沉重。

在整理物品的過程中,她無意發現了昨天砸中自己的那個粉色硬幣。

就當她拿起來想再細細查看時,那個粉色硬幣在她的手掌中,突然化成一灘水,融入了手心。

蔡伊奴嚇得趕緊用力搓揉自己的手心,可是粉色硬幣就像從未出現過一樣,徹底消失了,困惑不解:「怎麼會這樣?」

終於來到了皇甫梁的別墅,果然不是一般的豪宅,比電視里看到的還要漂亮壯觀。

花園很大,但是一朵花也沒種,種的全是很高很壯的大樹,遮天蔽日的,有種陰森恐怖的感覺。

蔡伊奴在皇甫梁的帶領下,走進了卧室,在卧室中放下行李後,她看了看四周的環境。

跟外面種的樹一樣的風格,牆壁全部刷成黑色,連頭頂上的燈都是黑色的,除了地板不同,哪裡都一樣。

過分壓抑的氣息使蔡伊奴渾身不自在,現在她只有一個念頭,跑!

可她還沒有跑到樓梯口,就被皇甫梁逮住!

一把扛上寬闊的肩膀,就這樣毫不費力的一路扛着她進入卧室,把她用力摔在床上。

床墊很厚很軟,但也把蔡伊奴摔得眼冒金星。

「嗯?你想做什麼?」

皇甫梁解開領口的領帶,摘下手腕的表,沖她慢慢靠近。

看着逼近的男人,蔡伊奴害怕的大聲說道:「你不要過來。」

可皇甫梁充耳不聞,一把擒住她要逃跑的雙腿,把她從床頭拉下來。

「你跑什麼?你是不是又想到陸延了?」

皇甫梁眼睛猩紅,把她死死壓在身下,絲毫不顧她恐懼的目光。

「什麼陸延?」蔡伊奴不解。

「呵呵,你裝什麼裝?」

皇甫梁揪起她的頭髮,把臉湊近。

陰冷的話像冰舌舔舐:「就是把你從這裡劫走的陸哥哥啊,你不是最喜歡他了嗎?怎麼連他都忘了啊,你的陸哥哥知道了,會心痛的。」

「但我現在要告訴你一件驚喜的事,他已經被我遣到國外,想必這輩子都回不來了,哈哈哈。」

狂妄的笑聲在空蕩的房間徘徊,皇甫梁如同惡魔一般撕扯着蔡伊奴的衣服。

「住手!你給我住手!」

蔡伊奴哭着喊着用力撕打着壓在她身上的男人,掙扎了半天發現自己的力氣在皇甫梁眼裡就是個笑話!

到最後她也不掙扎了,只是說了一句:「你要是敢碰我,我就一定會死在你面前,我蔡伊奴說到做到!」

被她的話鎮住,皇甫梁這回不敢輕舉妄動了,但凡有失去她的風險,他都無法忽視。

於是他又使苦肉計,給蔡伊奴一邊整理衣服,一邊說道:「我剛才犯渾了,對不起,你原諒我吧,求你原諒我。」

可蔡伊奴才不吃他這一套,一把推開他,罵道:「滾!你給我滾!」

皇甫梁走後,蔡伊奴把自己蜷縮在一團,躲在角落裡無助的哭了。

現在自己有了傾城的容貌,卻也失去了自由。她看不到未來的路,惶恐不安伴隨着她過了一整晚。

就這樣一直苦苦支撐着,她高度緊張,都不敢合眼,眼睛死死的盯着門口,房間靜的能聽到呼吸的聲音。

這種煎熬一直持續到早上。外面樹木成林,即使到了正午,她都不敢出這個房間,可是皇甫梁卻在這時敲響了她的房門。

聽到聲響的蔡伊奴瞬間警覺起來,直直的盯着門口的方向。見皇甫梁走了進來,她立馬拉下了臉。

皇甫梁完全不在意她的態度,只見他討好的笑道:「這麼久了,還不下來吃飯,你還真要睡到太陽曬屁股啊。」

「走啊,下樓吃飯,難道你是在等我背你下床嗎?」

「不用!」

蔡伊奴趕忙穿上鞋,嗒嗒的跑下了樓梯。

菜肴很豐盛,可蔡伊奴卻無心吃飯,夾起菜往嘴裏塞了兩口,如同嚼蠟。

皇甫梁看出她狀態不對,於是狠了狠心,提議道:「這樣吧,我知道你在這裡不開心,我陪你去超市逛一逛,買點你喜歡吃的東西。」

「真的?」

聞言蔡伊奴眼睛瞬間充滿了光亮。

「咳咳,那當然,我不對你說謊的。」皇甫梁假裝咳嗽了一聲。

接着又說道:「但是你不能看別人,要不我會吃醋的,只要你表現好,我還會陪你逛街買衣服。」

是的,對待寵物就是這樣。

只要她能逗主人開心,就會給她獎賞。蔡伊奴心裏苦笑。

他們在超市裡逛了好幾圈,在結賬時,皇甫梁從旁邊的貨架上拿了好幾盒杜蕾斯。

蔡伊奴看到後,眼睛倏的睜大了,在皇甫梁把視線轉移到她臉上時,蔡伊奴提前離開了視線。

「伊奴……」

就在他們走後,有一個長的文文靜靜戴着金絲眼鏡的男人,目光沉沉地看着他們的背影。

回到別墅,皇甫梁就去忙公務了。他這段時間都用來陪蔡伊奴,工作上的事情攢了一堆沒辦。

蔡伊奴也樂得自在,她從書桌上找了幾本書看了起來。

可剛翻了幾頁,她就有一些不耐煩了,這樣的生活什麼時候才是個頭啊,被人監禁像囚犯一樣的困在此處,是個人都不會高興的吧。

她拿了一張紙在書桌上寫寫畫畫,計划著怎麼才能從這裡逃出去。

硬闖不行,因為有保鏢24小時里三層外三層把整個別墅包圍着。可是智取……她跟商業大佬玩腦筋,那還是算了吧。

蔡伊奴鬱悶極了,她就想像個人一樣活着,難道就這麼一個平凡的願望都不能實現嗎?

就在她思考如何逃出去時,房間的門突然『吱』的一聲打開了。

蔡伊奴被驚的心臟直跳,她神情緊張的把自己畫的圖紙捏皺。

「伊奴,你怎麼還做這麼幼稚的事啊?」冷酷的聲音再度響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