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北疆境主
北疆境主 連載中

北疆境主

來源:google 作者:劉晉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劉晉 現代言情 蔣熙文

九境境主一紙任命回歸家鄉出任城主,面對仇恨與嘲諷,看他如何扭轉乾坤,收穫美女芳心、雄霸一方展開

《北疆境主》章節試讀:

「約什麼約,吃完飯早點回家。」
熙文着急說道。
「呦,妹妹這幾年沒見老公,憋不住了嗎?哈哈」
蔣耀澤的話引的一桌人鬨笑,大家剛剛對劉晉的敬意已經消磨殆盡。
熙文羞的臉都紅了,那種被人當眾揭老底的感覺太差了,她恨恨的剜了蔣耀澤一眼便跑出了大廳。
劉晉淡漠的點了顆煙,並沒有發火,反而笑了,只是這笑意在此刻顯得有些特別,「人一直順風順水不是什麼好事,看來我有必要幫幫你了。」
蔣耀澤沒太明白劉晉的意思,特得意的抖了抖肩,笑道,「求之不得。」
「嗯,到時候別哭哇。」
丟下話劉晉便去追熙文了。
酒店院內的一處開放式咖啡屋外,熙文獨自坐在太陽傘下,桌上放着一杯卡布奇諾,眼睛紅紅的,應該是哭過了。
「有我在。」
劉晉靜靜的靠過去,摟住她纖弱的肩膀,多年來未觸碰過的身體,竟有種被電到的感覺,「這種感覺真好。」
「好什麼好。我不願看到你被他們欺負。」
熙文也不單單是為自己的面子,劉晉是自己的男人,她怎麼能眼睜睜的看着劉晉被人像耍猴一樣的戲弄呢。
「畢竟是你家裡人,我剛剛回來,跟他們搞好關係是應該的。說兩句也沒什麼。」
劉晉這話說的連他自己都不信,明面上當然要和睦,但觸碰到他底線的人,不管是誰,一律拉黑!
「哎。你怎麼當兵六年還這麼懦弱。」
熙文突然想起了什麼,「那為啥大家都怕的陳騁,反而那麼怕你呢?」
「沒有吧。他可能是知道姑父回來了,怕他而已。」
劉晉輕描淡寫的說道。
「噢。」
熙文剛剛還略顯興奮的眼神一下就暗了下來,喃喃自語,「有本事就是好,能贏得尊重。」
「我會讓全世界的人都對你畢恭畢敬的。」
「切,你就會說大話。還全世界,單單一個蔣家……」
熙文的話沒說完就收住了,她不想刺激到劉晉,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在實力沒有攢夠之前就冒失的跟人家拼,只會自取其辱。
劉晉只笑不語,從口袋裡拿出一張金色的vip卡遞給熙文,「還是你給爺爺吧。這是我為他準備的生日禮物。」
「這是什麼?」
熙文翻看着,沒什麼特別的字樣,但這材質不像是普通的鍍金、18k,「足療卡嗎?」
劉晉輕撫着熙文飄香柔順的長髮,笑道,「差不多吧。」
「那有什麼好送的。」
「這是海省剛剛修建的一處全球最高端的療養中心終身vip卡,在那裡能得到最高標準的養老陪護,爺爺年紀大了,咱這邊空氣也不太好,一年去那邊待幾個月,舒服着呢。」
劉晉並不想把此卡全球只發行了888張且不是有錢就能買到的稀缺性說出來,就當做一個普通生日禮物嘛,爺爺想去就去,不想去只當送了一張純金卡片留作收藏了。
「那得多少錢啊?終身的,應該很貴吧。」
熙文感覺爺爺應該會喜歡,這可是改變劉晉在蔣家人心中印象的好機會。
「不貴,我也是托朋友幫我要的。」
「行,算你有心。」
丟下話熙文就顛顛的跑回廳里了。
女人其實很好滿足,劉晉壓根不會把精力放在爭強鬥狠上,只要能讓熙文快樂,他此行回江北的目的之一就算是達成了。
!!!
宴會剛結束,蔣耀澤的電話就打過來了。
此時劉晉剛剛把醉酒的岳父扶到床上,「這麼著急嗎?」
「你怎麼跑了?是不是怕了?我看你就只配養豬,廢物!」
蔣耀澤喊了七八個兄弟,各個都是人高馬大的體育生,戰鬥力嗷嗷叫。
「晚一會吧。會滿足你的,放心。」
劉晉丟下話便掛了。
此時熙文興沖沖的過來,拽着劉晉就往衛生間跑,「水放好了,熱乎乎的,你快點的洗洗。」
岳父的呼嚕聲震天響,岳母去做美容了,一時半會也回不來。
偌大的家裡只有他們兩人。
「真讓你哥說對了,這麼著急嗎?」
劉晉自然也饞,雖然這六年在外面必要的場合也碰過女人,但跟她們都是逢場作戲,為了完成任務而已,一個走心的都沒有。
「什麼啊!你聞聞你身上,都有味了。」
熙文輕咬下唇,面頰緋紅,竟自顧幫劉晉解開了外衣。
「嘿嘿。」
劉晉哪管的了那麼多,直接將內門反鎖,一把將上衣拽下,露出了鋼筋鐵骨般的身材,每一塊肌肉都似在跳動着。
熙文渾身都在抖,她有些緊張,多少個夜晚魂牽夢繞的男人回來了,她也像正常女人一樣有需要,這突如其來的幸福讓她手足無措,忍不住雙手環住劉晉的公狗腰,咽下口水,「我來事了。」
「啊!」
劉晉都已經來了感覺,室內霧氣升騰,熱水順着他結實的臂膀流下,雖有遺憾,但好飯不怕晚,他親昵的在熙文臉上嘬了口,笑道,「去歇會吧。我洗完去找你。」
熙文滿足的點點頭,「過兩天就差不多了,到時候再……」
「放心吧,跑不了你。」
「討厭。」
!!!
摟着熙文睡了半下午,雖然沒辦事,但久違的親密感終於回來了。岳母在廚房準備着晚餐,岳父睡醒後便去公園遛彎了,一切都看起來那麼和諧。
晚飯很豐盛,雞魚蝦肉樣樣不缺,席間蔣連軍問了問劉晉給老爺子療養卡的事,對他這次的表現還算認可,「你姑父那人沒別意思,畢竟受人敬着習慣了,你別往心裏去。」
「嗯嗯,理解。」
劉晉只希望他們這個小家庭能好好的,別的都可以忽略不計。
「對了,反正他話也放那了,你要是實在沒什麼乾的,就先去大院後勤,燒鍋爐只是玩笑話,他不可能讓你干那事。」
「那也不行,太丟人了。」
陶霜這次和熙文出奇的一致,娘倆幾乎同時發聲拒絕。
「呵呵。」
劉晉知道岳父沒什麼惡意,只是不想他遊手好閒而已。
見此反應,蔣連軍也不好再堅持,嘆道,「你還年輕,倒也沒啥。我這正想盡辦法要拿到新任老妖見面會的入場票,爭取進去混個臉熟。」

《北疆境主》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