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被姐姐的追求者盯上了怎麼辦?
被姐姐的追求者盯上了怎麼辦? 連載中

被姐姐的追求者盯上了怎麼辦?

來源:google 作者:未堯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林曉書 江客 現代言情

「丫頭,又見面了!」「哥哥,你怎麼又來了?」林曉書不自覺地攥緊了肩上的書包背帶,「我姐姐不喜歡你!」「不試試又怎麼知道喜不喜歡?」西裝革履的男人冷峻的眸中摻上笑意,慢慢走近她「你姐姐最近怎麼樣?」「還……還好吧」林曉書輕微地後退幾步,她不喜歡面前這個人,很強勢她討厭這種強勢的、步步緊逼的人………………「丫頭,怎麼又哭了?」電話那端,男人略帶低沉的聲音傳過來「沒……沒有」林曉書將鼻子的酸澀艱難忍了下去,但耐不住聲音還是有些哽咽,「哥哥……你有什麼事嗎?」「沒事,就是想打電話問問你姐的事」那邊沉重地喘了一口氣「哦……」原來,是問姐姐的事……林曉書心裏的委屈更甚,為什麼,所有人都喜歡自己的姐姐?爸爸媽媽是,這個人也是,可能世界上的所有人都是…………「哥哥,你喜歡我姐姐什麼啊?」窗前陽光正好,男人坐在辦公桌前,直直地盯着窗邊對着她笑的女孩,彷彿,這光,是她給他帶來的……他遲疑了一會兒,溫柔地朝她笑了笑,「她的什麼我都很喜歡」是啊,一切都喜歡,哪怕是缺點……是不足……展開

《被姐姐的追求者盯上了怎麼辦?》章節試讀:

「唔……」

林曉書睡得正香,不知道被夢中突然出現的什麼給嚇醒了。

江客察覺到女孩的異樣,很快就將十指相扣的手給鬆開了。

還好他動作夠快,要是被這丫頭髮現了,不知道又會在心裏琢磨些什麼。

「哥……哥哥?」

林曉書睡眼迷濛,頭依舊抵在他的肩膀上。

她微微側頭看着他的側顏,兩人相距極近。近到林曉書都能看見他脖頸處細微的汗毛。

江客被這突然的動作給驚得身體猛然繃緊,女孩輕微的鼻息打在他頸間,痒痒的,但他連動都不敢動。

他害怕,如果自己側頭恰好同她對視,她讀懂了自己眼裡的什麼,那樣,是不是會離自己越來越遠?

思緒飄蕩了很久很久,林曉書終於清醒了,她幾乎是下意識地,很快就從男人的肩膀上離開了。

「哥哥,我……」

想說什麼?其實她也沒什麼想說的。就這樣,林曉書的話尷尬地戛然而止。

江客鬆了松肩膀,被這丫頭壓了這麼久,確實是有點酸痛。

他這輩子,還真沒有為一個人貼心到這種程度的時候。

想到這兒,他都開始嘲笑起自己來了,但嘲笑歸嘲笑,一切也都是他的心甘情願。

「哥哥,你肩膀沒事吧?」

林曉書看到他從自己醒來後,就一直皺眉揉着剛剛自己壓過的一邊肩膀。

難不成,是自己把他的肩膀給壓壞了?也是,她都不知道自己靠在他肩上睡了多久了。

這麼久,自己一直壓着他的肩膀,再厲害的人,也不可能一點兒感覺都沒有。

「沒事。」

江客溫柔地朝她笑笑。

林曉書看着他臉上明顯不舒服的神情,明明都這麼難受了,為什麼還在這麼硬撐着啊!

想着,林曉書便伸過手撫上了他的肩膀。

「丫……丫頭?」

江客呼吸一滯,丫頭竟然……正在……幫他捏肩膀?

他側頭看着女孩認真的表情,細長的柳眉微微蹙起,漆黑的睫毛一下一下地掃在她的下眼瞼,還有那嬌紅的唇瓣,此刻正緊緊抿着,那唇瓣的滋味,該是甜的吧?

這是他家的丫頭……他多想此刻就擁住她嬌小的身體,不管她的想法,細細品味品嘗那絲香甜。

但他知道,他不能……

「好了,丫頭,哥哥肩膀不疼。」

他溫柔地摸了摸林曉書的發頂。

林曉書生氣地瞪了他一眼,「還不疼?我看你疼得胳膊都快抬不起來了。」

「誰說的?」

江客說著,抬起那隻胳膊,摸上了她的臉,「看,哥哥不是把胳膊抬起來了嗎?」

「……」

林曉書皺眉側過了臉。

江客的手在原地停留了會兒,終於還是落了下來。

現在,他也就只能這樣偷着、不經意間地去觸碰她。

兩人又恢復了先前並肩坐着的姿態,林曉書視線投射在病床上的人,而江客只是側頭看着她。

窗外風聲依舊,屋內歲月靜好,點滴聲訴說著寂靜,呼吸聲傾訴着愛戀……

「媽,你醒了?」

床上的萬鳳鸞微微睜開了眼睛。林曉書激動地上前去握住了她的手。

「怎麼樣,有沒有哪裡不舒服?」

萬鳳鸞溫柔着眸子,朝林曉書微微搖了搖頭。

以後,她越過林曉書,眼神複雜地看着長椅上坐着的男人,江客絲毫不避諱,直視着她的眼睛。

「媽,那我先出去找醫生去問問情況。」

萬鳳鸞輕輕點點頭。

「丫頭,用我陪着去嗎?」

江客拉上林曉書的手。

林曉書轉頭看着他,而後搖了搖頭,溫柔道,「哥哥,沒事,我自己去就好。你替我看好媽媽。」

「好。」

江客回給她溫柔的眼神,而後纏綿地鬆開了她的手,全然不顧病床上萬鳳鸞緊蹙的眉頭。

「你……是書書的什麼人?」

林曉書走後,萬鳳鸞終於開口審問了。

「阿姨覺得我是她什麼人?」

江客不答反問,高調地揚起滿臉笑意。

「我不知道。但……剛剛書書睡着的時候,我能看出來,你對書書……應該是有意思。」

「阿姨從哪兒看出來的?」

「眼神……你看書書的眼神。」

江客語塞,連外人都能看出來他對她的意思如何,為什麼,那丫頭就是沒察覺出來呢?

他是一個矛盾的人,又想讓她看出來,又不想讓她看出來。

想讓她看出來是因為想讓她明白自己的心意;不想讓被看出來,僅僅是因為,怕她因此與自己有了間隙。

他很怕,怕她就此把自己當成陌生人……

「你比書書大吧?」

萬鳳鸞瞭然地看着他,明眼人都能看出他們兩人的年齡差距來,她此刻問,不過是多跟他聊一些,也多了解他一些。

「不錯。」

「你能告訴阿姨,你為什麼喜歡書書嗎?」

為什麼嗎?

江客同她對視了一會兒,但就這一會兒功夫,他找不到完美的答案。

「應該是感覺吧……」

「感覺嗎?」

萬鳳鸞嘴裏重複着他的話,晦澀的眼睛深深地看了他一眼。之後她就閉上了眼睛,也不再問什麼了。

「媽,你醒了?」

林曉優從外面帶着一些吃的回來,她先是朝江客點了點頭,而後走到病床前。

「你感覺怎麼樣?好些了嗎?」

萬鳳鸞睜開眼,輕輕點點頭。

「好多了。」

「那就好!」

林曉優將買來的吃的放到床邊的桌上,看向江客的位置,問道,「對了,書書呢?」

「她見阿姨醒了,便去找醫生了。」

江客語氣冷淡道,對待旁人,這是他的慣常語氣。

萬鳳鸞聽了他說話的語氣,又深深地瞥了他一眼。

「哦。」

林曉優點點頭,她倒是沒聽出江客語氣的冷淡,可能也是沒心思去琢磨這些。

林曉書剛從主治醫生的屋裡回來,一到病房門口,便看到了屋裡,相處甚好的兩個人。

姐姐溫婉大方,江客紳士有禮,兩人如果真能在一起該多好啊,那樣的話,一定能成為羨煞旁人的夫妻。

對了,反正姐姐不久就要離婚了,她不如就推波助瀾,或許還能將她曾經的過錯給彌補回來……突然,林曉書腦中有了一個縝密且偉大的計劃。

「姐,你回來了?」

林曉書大大方方地走進去,跟剛回來的林曉優打了個招呼。

「嗯,醫生怎麼說?」

「醫生說沒事,這幾天,媽只要好好休息就行了。還有,醫生警告我說,不能讓媽再生氣了。」

說著,林曉書還警告似地看了萬鳳鸞一眼。

「我知道,以後少生氣,生一次氣還得花那麼多錢住院,現在想想也不值當的。」

萬鳳鸞溫和地笑着回道。

「姐,這些是你去買的吃的啊?」

林曉書看見桌上一大堆吃的,忙上前去翻了翻。

「嗯,想着都還沒吃飯,就下去買了點兒。你和你……朋友看看,想吃啥,先拿着吃吧。」

林曉優在朋友這個字眼上稍微停留了一下,意味着什麼,除了林曉書,在場的人好像全都知曉。

「好。」

林曉書認真地看着這些飯,最後挑了些她覺得還合胃口的,拿着坐到江客身邊。

「哥哥,你看看,這裡有你想吃的嗎?」

江客的眼神,在林曉書一回來的時候,就變得溫柔了。

他含笑看着她手裡的飯,最後,隨便選了一份,拿了過來。

其實他一點沒感到餓,但,只要是他家丫頭給的,他都不忍心拒絕。

「丫頭,哥哥不挑食。」

他笑着抬手摸了摸她的頭。

「……」

此時林曉書滿腦子裡想得都是怎樣才能給她姐姐和江客一個二人空間,所以也沒想着排斥這個突然的舉動。

簡單地吃了個飯後,萬鳳鸞突然想去廁所。

「媽,等會兒我,我吃完就陪你去。」

林曉優說著加快了吃飯的動作。

林曉書想了想,突然兩眼放光,這不正是個二人相處的好機會嗎?

「媽,我吃完了。我陪你去吧。」

去廁所的路上,萬鳳鸞總是時不時看林曉書一眼。

林曉書被看得有些發毛。

「媽,有什麼事你就說,跟我還避諱什麼啊?」

「……」

萬鳳鸞尷尬地笑了笑,

「媽也沒啥事,就是想問問你,你覺得你那位朋友怎麼樣啊?」

「朋友?誰啊?」

「反正就是跟你一起來的這個。」

「哦,江客啊,他很好啊!」

林曉書剛下意識說完,突然就覺得有點不對勁。

「不對啊,媽,你沒事打聽他幹什麼啊?」

「媽就是隨便打聽打聽……」

萬鳳鸞被這麼一問,有點心虛,不打算再繼續這個話題了。

而林曉書此刻腦子飛快轉動。他媽媽絕對不會無緣無故打聽一個人的。

現在打聽,很有可能是看上江客了,或者,心裏有想把他介紹給姐姐的想法,林曉書這樣一想,喜上眉梢,這不正合了自己的心意嗎?

「媽,我告訴你啊,江客這個人啊,非常好,好到沒誰了。」

「他又溫柔、又細心,最主要的啊,是非常有擔當。總之目前,我是沒見到過一個比他還好的男人。」

…… ……

林曉書一誇江客便停不下來了,她講得繪聲繪色,栩栩如生。

好不容易逮着個給她媽媽介紹未來大女婿的機會,她還不得好好把握。

只是……

林曉書沒注意到,自己介紹得越起勁,她媽媽的臉色就越難看……

萬鳳鸞看着已經完全淪陷進這段感情里的女兒,心裏更加擔心了,那個江客有這麼好嗎,竟然把她女兒給迷成這個樣子了。

她現在就擔心,如果她這個女兒也被欺負了,那她到時候該怎麼辦啊!

病房裡,林曉優飯已經吃的差不多了,她慢慢放下餐筷,抬頭望向對面的男人。

「你喜歡書書?」

江客心中苦笑,這是這一天以來第二個人問他這個問題了。

「嗯。」

他處變不驚地嗯了一聲。

「你想問我怎麼看出來的是吧?」

她看到男人疑惑的眼神,便將他的疑問給轉述了出來。

「很簡單,從你看書書的眼神看出來的。」

果然,還是眼神。

江客心中瞭然地笑了笑。

「我能看出來,你很喜歡書書,看樣子,你跟書書認識也不是一天兩天了吧。」

「果然,丫頭一直誇你聰明不是假的。」

江客朝她露出了讚賞的眼神,他很喜歡跟聰明人聊天。

「我不是聰明,是因為了解書書。她這個小孩啊,一般沒相處太久的人,她是不可能去選擇相信和依賴對方的。」

「我看得出來,書書有點依賴你。」

只是依賴嗎?

江客暗暗沉思,這麼久了,他終於換來了她的依賴,哪怕這個結論是旁人告訴他的,他也欣喜若狂。

「你還沒跟書書表明心意?」

知道對面這人喜歡自己的妹妹,林曉優很自覺地就充當起了姐姐的角色。儘管她不知道面前這人實際年齡多少,但,至少是有可能成為自己的妹夫的。

「還沒有過。」

江客苦笑着搖搖頭。

「為什麼不跟書書說呢?」

「說來也慚愧,我沒把握好時機。也許,從我跟她見的第一面開始,我就選錯了方法。」

江客現在很後悔,也許,一開始,自己直接表明心意,或許一切都會不一樣。

但現在,他知道了丫頭這麼喜歡自己的姐姐,倘若自己同她表明心意,她一定會對她姐姐懷有深深的背叛感,或許,從此不再理會自己了也有可能。

「沒事,方法錯了沒關係。」

林曉優跟一位知心大姐姐一樣,「從剛剛書書的舉動來看,她應該是想撮合我和你。」

「我猜,你說的用錯方法,應該就是這個吧?」

江客好奇地看着她,真沒想到,這人竟然能仔細到這種程度。

「別驚訝。」

林曉優笑着擺擺手,「我這是職業修養。」

「不過,在這之前,我問你那些,主要是想確定一下,你對書書的用心程度。」

林曉優說到這兒,臉色也嚴肅起來了,「你到底能用什麼來跟我保證,你對書書的情誼呢?」

江客冷冷看着她,雖然眼神冰冷,但心裏是暖的,原來,丫頭的這些家人,都是是在背地裡默默守護着她的。

她的丫頭,好像也很幸福……

他嘴角揚起了淺淺笑意,像是在做出一生的誓言。

「我可以用我的全部,去保證。」

《被姐姐的追求者盯上了怎麼辦?》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