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被禁足的我沉迷種田暴富了
被禁足的我沉迷種田暴富了 連載中

被禁足的我沉迷種田暴富了

來源:google 作者:暖夜紗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姜知魚 時卿

被貼身丫鬟打了小報告,知縣老爺震怒「作為知縣夫人,還翻起衙門的院牆了?把她給我關起來,哪兒也不許去!在這一段時間好好的給我把女誡抄寫二十遍!」關起來就關起來,嚇唬誰呢?她有空間大賣場,在院子里種了蘿蔔換錢到空間里享受,吃吃喝喝、甚至還有全身按摩spa一段時日,原本以為被關許久的她應該會知錯不料剛到院子就看到她美滋滋的坐在院子里曬着太陽,吃着紅彤彤的草莓,喝着奶茶享受生活時卿咬牙切齒:「我讓你抄寫的女誡呢?」姜知魚淡定的讓丫鬟拿出厚厚一沓:「這是我複印……哦不是,我抄寫的女誡一百遍順便,這東西早就屬於封建糟粕,所以我順便把這個也抄寫了一百遍給夫君過目希望夫君銘記在心」時卿拿到手裡看着紙上寫的十六個大字:富強、民主……展開

《被禁足的我沉迷種田暴富了》章節試讀:

用同樣的方法放到育苗盆里,第二天就發芽了。

然而當她下午正打算去種下去的時候就發現,番薯的苗直接枯死了。

正當她納悶這植物怎麼會枯死的時候,看了看種子的包裝袋上面居然寫着適合播種季節。

番薯適合在夏季播種。

也就是說這空間里賣的植物種子還遵循了一套自己的規則,並不是按照他們外頭的這一套來的。

草莓是屬於春天的植物,不過並不像蘿蔔一樣三天一熟,等到了三天的時候才開花。

這個時候她又收穫了一波蘿蔔賺了三百多塊錢。

她手裡現在有六百多塊錢,四捨五入就是一千了!

反正三天能賺三百多,她索性拿着這六百塊在這商場里大吃特吃,吃完牛排自助,然後再去按摩店裡來了個全身按摩。

這幾天一直下地幹活,腰酸背痛得厲害。

剛來第一天犁地,甚至起床都困難。

這商場的按摩店是屬於機械人按摩,但是技術完全不比人差,甚至還能自動點歌說相聲,可以說是非常人性化了。

按摩完躺在床上完全不想回到外頭的世界了。

在外頭的世界要什麼沒什麼,甚至就連上廁所連廁紙都沒有。

「閨女?閨女?哎喲,天殺誒,我的閨女怎麼傻了這是?」

姜知魚正躺在商場按摩店的床上差點睡着,這個時候聽到了自己這個世界老母親的聲音立刻驚醒了過來。

「娘?」

這是她來到這個世界第一次見到這邊的娘。

她不知道自己換了個芯會不會被面前這個親娘發現,所以表現得有些心虛。

「你怎麼了?一個人坐在床上發獃?為娘的來了你都沒反應啊?我這叫了你半天啊!」

原主的娘姚翠蘭抹了抹眼角的淚水心疼的看着她。

姜知魚心虛的笑了笑:「娘,我沒事的。相公不是不讓你來么?你怎麼來看我的?」

姚翠蘭得意的看着姜知魚:「要說你娘有本事呢!我翻牆進來的!你爹在外頭照應呢!」

姜知魚聽了驚愕的看着面前的中年婦女。

「你……翻了衙門的院牆?溜了進來?」

這可真的是活久見了,第一次聽說有人翻衙門院牆的。

「怕什麼?這時卿還能把我這丈母娘給抓起來啊?」

姜知魚心虛的看了一眼外頭,拉着自己的親娘說:「他看着這次不像是鬧着玩的。還說隨時都能休了我。」

姜知魚想着既然時卿這邊不能提和離,那不如讓自己親爹親娘鬧着把她帶回去。

現在光是種地就能三天賺三百,主要還是這地少了,若是多一點再加上自己爹娘和弟弟,那三天賺個百八千的也是有可能的。

只要解決了錢的問題,那在這個世界生存是絕對不是問題。

姚翠蘭聽了姜知魚的話面色一變。

「真的?他……真的要休妻?」

「倒也只是說說,我試探了一下,他說他不會休妻,但是要關我一輩子。」

姚翠蘭舒了一口氣:「唉,那就好。」

姜知魚聽了姚翠蘭這話直接驚了。

「娘?好什麼啊?他要關我一輩子呢!」

姚翠蘭看着自己女兒卻大驚小怪的:「怕啥?這有吃有喝還有丫鬟伺候的,關起來就關起來!我和你爹去看了你弟弟,他在牢里有吃有喝的,還說不想出來了呢。我就知道這時卿不敢對他動手。說到底也是你弟弟。」

姜知魚小嘴微張,震驚的看着面前的親娘。

這可真的是她親娘了。

「娘,要不,你去跟爹說一聲把我帶回去吧!我找到了賺錢的門路,咱們自己回家買地吃租子,再買幾個丫鬟伺候日子不比這舒坦?在這裡還要看時卿臉色!」

姚翠蘭嫌棄的看向自己女兒:「你怎麼總是去聽外頭那些謠言?什麼門路能隨隨便便**?那都是騙人的!你別聽那些人胡說!」

「不是……我自己實驗過的。」

姚翠蘭立刻瞪了一眼自己女兒:「你馬上跟這人斷了聯繫!這騙子都是先給你一口甜頭,然後再騙你更多的!你要小心啊!」

姜知魚難以置信的看着自己親娘。

這人是不是下了反詐app?

為什麼自己這親娘反詐意識這麼強?

她看着平時這麼愛貪小便宜,所以姜知魚才用這種誘惑自己親娘。

沒想到不僅對她沒用,反而被批評了一番。

姚翠蘭拉着姜知魚跟她語重心長的說:「你現在是縣令夫人,整天關在這裡就有吃有喝還有人伺候,還想那些賺錢的幹啥?這男人也好哄,夫妻不都是床頭打架床尾和嘛!

你跟他說說好話,溫柔一點,這時卿自然是啥都聽你的了。到時候放你出來不也是隨時隨地的么?

娘也是想清楚了,當時咱們鬧的確實不妥。有女婿這穩定的飯票,咱們還鬧啥啊?

你弟弟在牢里都說了,姐夫對他還是挺好的,到時候好好跟姐夫道個歉。到時候再找他要點錢,讓你弟弟去換個學堂讀書。」

姜知魚震驚的看着自己的親娘無話可說。

這家人完全把吃軟飯吃到了絕了。

原主其實也是這種人。

這時卿到底是怎麼看上原主的?

在她的記憶力還是時卿自己過來求着娶的。

「時候不早了,娘趕緊走了。免得一會兒讓女婿發現了生氣。回頭看到他的時候跟他敲打敲打,咱們家裡這米缸都快見底了啊。」

姚翠蘭說著走了出去。

她警惕的看了看四周,肥胖的身體居然非常熟練且輕巧的翻過了關着她院子的圍牆。

這個時候姜知魚忍不住的想要翻起原主以前的記憶。

她爹娘以前到底是做什麼的?

不過原主以前的記憶都很模糊,根本什麼都沒看到。

眼看着馬上就要到飯點了,她拿着一個蘿蔔自己到了院子一角準備煮個蘿蔔湯。

在這院子自己搭個小灶台也很簡單,用石頭圍一圈,中間放柴火,然後找人要了一個小鍋拿着放到上面就行了。

她用剛在空間里買的打火器一點直接生火燒水。

今天肆意的在空間里揮霍了一番,用了兩百多,現在還剩四百。

《被禁足的我沉迷種田暴富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