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北涼王
北涼王 連載中

北涼王

來源:google 作者:北魚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東方羽 軍事歷史 柳文龍

國家衰落,從來不是外族之禍;朝堂之亂,才是國亂根本一個華夏第一特種兵,從戰死他鄉到穿越異界,成為大武帝國的六皇子,但顯得極為光耀的身份,在整個大武皇朝上下,卻成為了被人嘲笑、諷刺的笑話展開

《北涼王》章節試讀:

  第二日。
  秦郡,韓成府…  「主公,秦地是秦王的封地,如今!
秦王的軍隊駐紮在離秦郡五十里處的坳山坡,又有秦王親自擬寫的招降書信,我們該當如何?」
一長的尖嘴猴腮模樣的文士,小心翼翼的問道。
  韓成正坐在椅子上,對此事毫不在意,「哼!
什麼破秦王?
不過是大武的廢子罷了!
若是皇帝真的在意六皇子的死活,也不可能將他放逐在秦地。
一個不懂事的小屁孩罷了!
構不成威脅。」
  那文士還是不放心,繼而道:「六皇子雖然是廢子,被放逐到秦地,可無論怎麼說,他也是皇帝封賜的秦王,代表皇族的臉面。
若是被朝廷那邊知道,我們佔著秦地,將秦王排擠於外,難免會受到皇帝的憤怒。」
  「只怕皇帝會因為皇室的臉面,派大軍討伐涼州。
到時,不光是我們,就連其他幾大士族,都將大禍臨頭。」
  被如此一說,韓成突然感到不安,「罷了!
我午後輕率五千人馬,滅了秦王,免得讓我心裏不安生。」
  「你現在就回書一封,說我明日,就去拜會他。」
  在他看來,秦王這等廢子,不過翻手可滅,至於他信中提到的兩千人馬,恐怕只是烏合之眾。
一個孺子,怎知兵法?
回書一封,也是故意讓東方羽掉以輕心,乖乖的等他去滅。
  雖立處涼州,與洛啟相隔甚遠,消息難通,但六皇子的大名,他還是很熟悉的。
全天下都知道,六皇子廢子一個。
  午後…  韓成的兩千騎兵、三千步兵,總計五千人馬,浩浩蕩蕩的從秦郡開出;五千人馬,幾乎是秦郡的全部兵馬了,留守在城中的部隊,只有五百人。
  當然!
五千兵馬並不是韓成全部的家當,另外的兵馬,三千防守邊關,另外的幾千雜兵,分佈在其他的城池。
  「哈哈哈!」
  「果然秦王營地,沒想到!
着小娃兒還挺誠實。」
韓成大笑,心中暢快無比。
  相隔數里,那盞迎風飄展的秦字大旗,就映入眼帘。
這不由的讓韓成興奮極了,殺王?
是一件多麼令人指的激動的事哪?
同時!
也證實了秦王在他心裏是廢子的事實。
  「呦哦!
呦哦!
呦哦!」
  「傳我命令,待會大軍全力衝殺,踏平秦王營地,凡有活捉秦王者,賞賜百金。」
  自古以來,重賞之下必有勇夫,這區區百金,便是激發將士戰力的源泉所在。
此時!
五千韓成大軍,揮舞彎道、飛馳着戰馬,嘴中發出嗷嗷叫的聲音。
  坳山上。
  「殿下,你猜的還真沒錯耶!
那韓成收了書信之後,果然派軍出了秦郡。
只是!
如此張揚,還想打我軍一個措手不及,未免也太小看我軍了吧!」
涼州地區,大多都是空曠地方,傳音效果自然也不錯。
  韓成的大軍還在那邊叫喚,東方羽這邊的坳山上,就聽的清清楚楚。
  「呵呵!」
  「不是小看我軍,是壓根就沒把我們放在心上。」
東方羽嘲弄般的說道:「宇文護,傳令下去,等韓成大軍完全深入坳山谷後,左右兩邊五百玄甲軍,先是一番齊射,在縱馬全力殺出。」
  「諾!」
宇文護領了命令,旋即傳了下去。
  坳山口的地勢,屬於兩邊坡,中間低,一旦韓成大軍殺入秦營,東方羽的口袋陣,可就奏效。
  而由藍田率領的另外五百玄甲軍,以及一百護衛軍,早已甩開韓成大軍,悄悄潛入後方,進攻秦郡。
  五百玄甲軍加上一百護衛軍,個個都裝備精良,拿下只有幾百人駐守的秦郡,幾乎是手到擒來。
  殺!
  殺!
  殺!
  坳山谷中,殺聲震天,五千士兵迸發的氣勢,足以讓人心驚膽寒。
  韓成五千兵馬,兇猛衝殺,兩千騎兵更是以最快的速度殺入秦軍大營。
  鏗鏘!
  撕拉!
  一陣踩踏,大刀划過,撕開的帳篷,整個秦軍大營,亂成一團。
  」沒人!
帳篷是空的。」
  撕開帳篷的同時,裏面空空如也,諾大的軍營,竟無一人抵抗。
  頃刻間!
韓成望着眼前空空如也的一幕,臉色瞬間變得難看起來,手中長柄大刀,突然有些握不住了。
他明白過來,自己中計了。
  「他奶奶的,中計了,撤退!
趕緊撤退!」
韓成暴喝,命令大軍後退。
  本就啊氏族自家訓練的軍隊,在軍紀嚴明、臨危不亂方面,表現的極差。
聽到韓成的話中,兩千士兵,頃刻間陷入慌亂,連胯下的馬,都騎的不穩了。
  終究是沒經過正規訓練的雜牌軍。
  「玄甲軍之志,有死無生。」
  「殺!」
  天地間傳來一陣暴喝,坳山兩側高地,被黑壓壓的玄甲軍佔領。
  咻!
  咻!
  壓鏜,其射,諸葛連弩,三發齊射,頃刻間,三千隻箭矢,瞄準山下的韓成軍,就是一通亂射。
  劃破長空,撕裂空氣,刺耳的勁風聲呼呼作響。
  啊!
  谷中,成片的哀嚎聲亂起,有被射中胸口的,有被射穿頭部的…無盡的血腥味,在空氣中瀰漫,青綠的大地,被染的鮮紅。
  諸葛連弩,在東方羽的改良下,威力足以刺穿兩人的盔甲,大多數人,都是被箭矢射中,直接死亡。
都不帶重傷的。
  衝殺敵軍!
  左邊!
東方羽虎頭虎頭湛金槍在手,一身金家盎然屹立,金色頭盔在陽光的照耀下光彩奪目,背掛披風迎風招展,胯下紫電鳳凰,此刻的他,就猶如一尊戰神,一騎絕塵。
  鬼頭面具,這是一支什麼軍隊?
他們是從地獄來的么?
  「撕拉!」
  長槍刺過,瞬間將幾人的身體連環刺穿,然後懸挑起來,推了出去。
  他的勇猛,全然展示在眾將士面前。
  「他娘的,朝廷的這幫狗,拿假消息騙人,都說六皇子庸弱,可這那是庸弱啊!
這分明就是戰無不勝。」
望着勇猛的東方羽,韓成再也不敢小看眼前只有十六歲的小屁孩了。
  咻!
  鋼刀划過盔甲,只聽見一條滋啦的鐵器交碰聲,未能透過戰甲,劃破皮肉。
  「這是什麼凱甲,居然劃不破。」
  在一陣陣驚呼中,偶有砍到玄甲軍盔甲的士兵,瞬間就不淡定了。
這他么還打什麼?
兩邊的裝備、曉勇,根本不是一個級別的。
他們的刀都透不過玄甲軍的鎧甲,站着只有挨打得份,這還怎麼打?
乾脆投降算了。
  而另一邊的韓成,想要從玄甲軍中突圍出去,可他卻發現,這些玄甲軍個個力大無窮,一對一,都是難以正常匹敵。

《北涼王》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