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被迫成為大佬,我也很苦惱!
被迫成為大佬,我也很苦惱! 連載中

被迫成為大佬,我也很苦惱!

來源:google 作者:菠蘿炒蛋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菠蘿炒蛋 魏元

人人都說,就連天道都無法逃脫二分之一的概率魏元想說,但凡讓他出第二招,就是天道之上也能斬給你看有人說他肉身無漏,縱橫天下有人說他一指乾坤,無可匹敵然而只有魏元自己知道,他其實連只雞都殺不了,畢竟,他從來都不靠傷害取勝!展開

《被迫成為大佬,我也很苦惱!》章節試讀:

「這人…」

「哎,是魏長老…是魏長老!」

浩天劍宗外門試煉堂外,不多時已聚攏起百十名外門弟子,他們不約而同都在朝里張望,方才出聲的便是外門十大弟子之一的余婷。

她拽着自己的師妹,興奮地指着院中一俊秀男子說道:「幽蘭,就是他…他就是我跟你說過的魏長老!」

「這魏長老…看起來好年輕啊。」

趙幽蘭順着師姐所指方向,果然見到了一身青衫的俊俏男子,畢竟那模樣在一眾老態龍鐘的外門長老里鶴立雞群,她想忽略都忽略不了。

以她的見識,自然無法從那位長老身上看出什麼名堂,只不見其樣貌如此年輕,倒真讓她驚訝不已。

今日是浩天劍宗招收弟子的日子,外門長老齊聚於此,為得便是挑選其中資質絕佳者,並且保證弟子在試煉中不會造成傷亡。

當然,最後一點同時也是魏長老提出的建議。

以前的宗門試煉可不會如此溫柔,一場試煉下來喪命者無數,雖然踩着屍山血海里出來的弟子絕大多數意志堅定,但作為瀚天大陸中享譽盛名的劍道宗門,總不能光靠獨苗取勝吧。

傳承終究是一個宗門的立身之本。

而此刻,

隨着時間流逝,圍在試煉堂的人越來越多,眾人中,唯獨孫若海手握一把摺扇,他以扇代劍,曾在外門大比中敗於余婷劍下,和她向來不對付。

見自己的老對頭如此興奮,孫若海心中愈發不快,於是合上摺扇笑道:「這些入門弟子可真是趕上好時候了,當初咱們可都是九死一生才通過試煉,能站在這裡的,無一不是豁出性命才求得那一線生機。」

言外之意是在說魏長老的想法過於虛浮,修鍊就是與天爭,這般過度保護反而容易失去試煉本身的意義。

話音剛落,就見余婷瞥了他一眼,回道:「是嗎,孫大公子。」

驀然間,孫若海像是想到了什麼,臉上登時白了兩分,趙幽蘭見狀趕忙拉住師姐的衣袖,轉而說道:「我聽聞魏長老來歷神秘,似乎只有宗主知曉,師姐可知道什麼別的消息嗎?」

「當然。」

「這麼說吧,魏長老成為內門長老,本身就展現了宗主的某種態度。」余婷說著,偷偷對孫若海翻了個白眼,別人不知道他孫若海靠爹入外門,她難道還不知道嗎,若非余家與孫家祖上有過姻親,她也不至於啥都不能說。

這時,有人插嘴道:「我猜魏長老必是宗主親戚,不然如何能讓宗主力排眾議,將其邀為宗門長老?」

「這你就淺薄了。」

余婷搖搖頭,拎起自己方才被踩掉的鞋,對那人解釋道:「咱們都知道宗主曾為破境而出走宗門,但誰也沒見到宗主最後是如何進洞天之境的,築基破鏡入結丹何其兇險,但這些對結丹入洞天來說,不值一提。」

「你要知道,宗主非一人歸至宗門。」

「這,難道說…」

余婷點點頭,說道:「不錯,魏長老正是宗主破鏡的關鍵。」

轟隆!

她的話當即在眾人心中炸響開來,誰都知道破鏡之事難如登天,若魏長老可助宗主破入洞天,那豈不是在說以魏長老的實力,幫門中弟子突破境界易如反掌嗎?

沒人會懷疑余婷的言辭,畢竟她的家世與品性擺在那裡。

於是,外門眾人紛紛抬頭。

…………

「魏長老,此事如何?」

岳長老將已經定好的試煉安排向魏元道出,本來想着走個流程而已,結果卻見對方出神,於是他只得清咳兩聲,道:「如果魏長老無異議,那入門試煉便開始吧。」

「唔…好。」

魏元驚醒,於是回應道。

他沒想到岳長老會與自己這個偏吉祥物性質的長老商量具體事宜,即便內門長老的地位較外門長老高些,那對方也犯不上巴結自己這個毫無根基的內門長老…

只能說,對方在賣宗主一個面子,畢竟他魏元的長老職務是宗主親自安排的,俗話說不看僧面看佛面,大致如此。

此時的外門弟子排排站,個個都像狼一般盯着魏元看,好在岳長老怒目而視讓那群人散了大半,不然魏元還真不敢胡亂走動。

他突然有種穿越異世成為偶像的感覺,只不過魏元也不明白為什麼,但總歸不是壞事…吧?

就在外門五位長老爭論時,魏元悄悄走到了為弟子提供試煉的地方,那是一片毫無異樣的蔥鬱樹林,和他剛穿越而來的環境很像,只不過這裡沒有水和田地。

待岳長老等人商量完畢,烈日已經從遠方升至頭頂,他當即對等候在山門外的人說道:「想入我浩天劍宗者,速速前往試煉之地。」

「此次試煉共百日,中途放棄者以玉碎為引。」

魏元聽到後瞭然,知道自己的建議最終還是被採納了,雖然每次的試煉任務並不相同,但起碼不會像以前一樣還沒開始就勸退一大堆人了。

真的是,哪有擺明了要麼活着進宗門,要麼死了進地府這兩種選擇的試煉,過於刻板的規定最是要不得。

當人海流向樹林後,只見岳長老御劍而至,陡然懸於眾人上空,緊接着將手中令牌扔向天空,頓時白色的煙霧下落如雨,瞬間將所有參與試煉的入門弟子團團攏住。

下一刻,他們便消失在魏元面前。

「魏長老,不用太過驚訝。」

岳青山收起令牌,頗為滿意的輕拂鬍鬚,然後落到魏元身旁說道:「此乃門中玄機令,可將一方區域封禁化為幻境,隔絕非持令者的探查,呵呵…倒也不是什麼高深的手段,」

雖然話是這麼說,但岳長老心中還是有些得意的,畢竟能讓魏元這等修士大吃一驚,足以顯露出玄機令的不凡。

事實上,

若放在整個修行長河中,玄機令也許算不得什麼,但是對於魏元這個啥都不懂的小菜鳥來說,這簡直堪比黑科技。

只不過他沒有辦法解釋自己的狀況,畢竟救宗主性命之人怎麼會是個普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