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被殺後我成了金剛
被殺後我成了金剛 連載中

被殺後我成了金剛

來源:google 作者:秋雷炮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顧安 顧淮

顧安本是顧家的養女,卻不要臉的愛上了自己的哥哥;實際上被接到顧家之後,她便能夠感展開

《被殺後我成了金剛》章節試讀:

顧淮沒有帶走鳥籠,而是就讓我待在他的手心。
他動作輕柔地撫摸着我的羽毛,唇邊帶着苦澀:「我不願囚着你,所以,不要亂飛好嗎?」
我不曾看懂他眼底划過的那抹深意,只道他是太過悲傷。
我想安慰顧淮,想告訴他其實我就在他身邊,可一抬手,伸出去的是金剛彩色的翅膀。
於是我只能撓了撓他的手心,嘴裏發出「哇哇」的叫聲,但願他能聽懂吧。
…… 顧淮帶我回到了他的家。
從大學畢業他便從父母家裡搬了出來,獨自居住。
他的居所很乾凈整潔,一如他本人給人的印象。
我不是第一次來這裡,此刻看着這熟悉的屋子,卻有種恍若隔世的錯覺。
我還記得顧淮第一次帶我來這兒,是房子剛裝修好的不久。
他說,這裡未來會有一個女主人。
那時我笑着對他說,早點把未來的嫂子帶回家讓我看看,我很期待。
可只有我自己知道那一刻,我有多心碎。
是的,我喜歡顧淮,我名義上的哥哥。
那份感情一直被我深埋於心底,是我從不敢宣之於口的秘密。
自我被養父母從福利院帶回顧家的那天,見到他的第一眼,我就再也放不下。
年少時的歡喜,朝夕相伴的時日里,我對顧淮的感情有增無減,直到…… 「金剛。」
顧淮帶着喑啞的嗓音在我耳邊響起,打斷了我的思緒。
我尚未習慣現在的「新身份」,猛然聽見「金剛」二字,並未意識到是在叫我。
或許是我木然的反應讓他以為我出了什麼事,他摸了摸我的後腦勺。
我驚了一跳,轉過頭便對上他隱隱透着擔憂的目光。
「小東西,你怎麼了?
是不是嚇到了?」
我痴痴望着顧淮,我的哥哥,忽然覺得心中一陣酸楚。
不敢宣之於口的愛戀,竟只有在如今這樣的情形下,我才敢用這樣毫不掩飾的目光直視他。
變成一隻鸚鵡……我心底竟暗自生出一絲慶幸。
不知為何,我竟覺得顧淮如今看着金剛的目光,似乎比從前看着我時還要溫柔百倍。
這樣想來,成為金剛好像也還挺幸福的,至少現在的我,可以肆無忌憚享受他的呵護,沒人知道。
我用喙輕啄他的手心,抖了抖周身五彩的羽毛,向他表示我沒事。
「從今天起,我照顧你。」
…… 在我十八歲那年,高考結束後,我離開了顧家,去到了距離一千多公里以外的暮城讀大學。
如果一切都沒有改變,我想我是不願意離開我的家,離開顧淮。
可一切都無法如我所願。
那年,顧淮大學畢業。
在我高考結束的當天,一家人坐在一起吃飯。
我的養父母忽然提起,他到該談女朋友的年紀了,問他有沒有心儀的對象。
懷揣少女心思的我緊張起來,抬頭正好對上他的眸子。
我慌亂地收回視線,生怕心中藏着的感情不小心從眼中泄露。
畢竟喜歡一個人,眼神是藏不住的。
顧淮沒有說話,良久才道:「有。」
我聽見自己心碎的聲音…… 後來顧淮搬去了自己的新房子,我也填了暮城的大學,離開了家。
他就要有自己的生活了,而我於他而言,是妹妹,是親人,卻不能更多。
…… 我收回神思,看到眼前顧淮那張多年未改的容顏,鼻頭一酸。
我不知道鸚鵡會不會哭,但是此刻,我在流淚。
自那日起,我順理成章地成為顧淮這個家裡的一員。
他不用鳥籠囚住我,似乎並不怕我飛走,讓我在屋子裡自由活動。
白天他需要工作,不能在家裡守着我,便為我準備好一天的口糧和水,然後才出門。
只是我不明白為什麼,他每日出門之前,都會親親我的頭頂。
我從不知道顧淮竟如此喜歡鸚鵡?
還是說其實他把對我的思念寄託到了金剛身上?
畢竟再怎麼說,我們也是從小一起長大。
顧淮不在家時,我便在這個家裡四處「探索」。
幾天下來,我意識到一件事—— 這個家裡只有他一個人生活的痕迹,並不像有個女主人的樣子。
可是在我離家上學的那一年他便說過,這裡會有一個女主人,他說,他有心儀的女孩。
她人在哪裡?
我有好多疑問想要問顧淮,我還想告訴他,我的死不是個意外,而是蓄意謀殺。
雖然現在作為金剛存在的感覺似乎還不錯,可我的本體不能白死!
張帆,他該為此付出代價!

《被殺後我成了金剛》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