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被殺後我矯正過去
被殺後我矯正過去 連載中

被殺後我矯正過去

來源:google 作者:傾顧朝辭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葉雨婷 欣陽 都市小說

在生命結束前我改變了走馬燈般遺憾的過去未來隨之改變改變的未來,卻走向一個毀滅的終點我再次想要改變它但無論我怎樣挽回,更改毀滅都會降臨……展開

《被殺後我矯正過去》章節試讀:

伴隨咔擦的聲響,蒙蔽雙眼的黑暗被驅散,光明重新將我籠罩。所有人都在慶幸之際,我卻有些惋惜,那令人放鬆的短暫漆黑時光就如此離我而去。

「欣陽,想什麼呢?」

噪雜的音樂聲中,一個充滿磁性的聲音在欣陽耳旁響起,緊接着一隻有力的臂膀一把攬住了他脖頸。

「今天可是我主持的別墅party,你放開玩呀好兄弟!別一個人坐在一邊裝深沉,現在地女孩子可不喜歡這一款!」

「咳咳,鬆手鬆手…子凡我喘不過氣了。」

欣陽拍了拍子凡的手臂,示意他鬆開。

被稱為「子凡」的少年這才悻悻鬆開了手。

欣陽轉過頭一臉複雜的看着眼前人,解釋道:

「我跟他們沒有話題,再說我現在連自己都養不活女孩子什麼的根本不敢想好嗎?」

眼前人全名叫林子凡,是欣陽為數不多的好友兼大學室友。

但是兩個人的性格卻完全不一樣,林子凡家境殷實,生得又俊逸非凡。且不說他那天才的頭腦和不凡的學習能力,就是那一雙丹鳳眼都在無意之間帶走了多少女孩子的心。

從某種程度上來說,他就是父母口中的別人家的孩子,是個全能的天才。但從另一方面來講,他又是個缺心眼,喜歡把所有人都當成是跟他一樣的全能天才加超級大帥哥。

欣陽能夠感受得到林子凡的真心的對待他這個兄弟,但是他欣陽沒那個本事去接觸林子凡想讓他接觸的人。

自己就是一個一窮二白還沒志向的普通人,這點自知之明欣陽還是有的。

今天這個party與其說是party更不如說是林子凡的個人秀,他就像一盞吸引人的聚光燈,所有人都圍繞着他。這些人相互之間並不認識,他們聚在一起的原因只是因為林子凡。

林子凡就算把自己給推過去,他們也只是把自己當成靠近林子凡的階梯而已。

看着毫無興趣的欣陽,林子凡捂額。

「你總是這樣對什麼都沒有興趣的樣子,會孤身一輩子的。」

「無所謂。」

欣陽聳聳肩,「子凡,我的腦袋有點暈,今晚我該睡哪裡?」

「二樓房間只要沒有人都可以。」

林子凡搖搖頭,說道,「但不要去最左邊的房間,陳林和蘭瀾分手了,蘭瀾在裡頭哭呢…你確定不多玩會兒了?夜生活才剛剛開始呢!」

「我知道了。」欣陽點點頭,「我不太習慣這樣的環境,我就先去休息了。」

走上二樓,噪雜的音樂不在,耳根瞬間清凈了不少。但是一直沒有感覺到的酒精卻突然開始在胃裡翻騰。

「還是喝多了啊。」欣陽捂着腦袋暗暗道。

二樓的房間只有最左邊的燈是亮着的,裏面傳出低聲地哭泣,想必是陳林的前女友蘭瀾在哭泣。

但這一切跟欣陽沒什麼關係,他現在胃疼得難受,只想找間房間躺下。

隨便選了一間燈沒亮的房間,欣陽推門便躺了上去。

一聲輕哼過後,房間里傳來響亮的巴掌聲。

清脆的女聲中帶着怒氣喊道:「你誰啊?沒看到這裡有人睡嗎?你腦子有毛病是嗎!」

欣陽捂着臉後退幾步,只覺得腦子嗡嗡作響,幾秒之後才能看清眼前的事物。

月光下,席夢思床上端坐起一個銀色短髮少女,穿着一件與自己身材嚴重不符的黑色T恤,以至一邊白皙的肩膀裸露在外面,如果換個場景,沒有修長柳葉眉下那要殺人的目光,欣陽絕對會覺得這是一個可可愛愛的鄰家小妹妹。

「抱歉…十分抱歉,我這就走。」欣陽趕忙道歉道,轉身就往門外走。

「喂,等等!」引發少女將欣陽汗珠,皺着眉頭問道,「我哥沒跟你講過這間房間是我的房間嗎?」

「啊?你哥是哪位?」欣陽摸不着頭腦,下意識的回道,「子凡讓我隨便找一間沒亮燈的房間休息。」

「我哥就是林子凡!」銀髮少女一臉頭疼,「阿西,真的是笨蛋老哥,一天到晚盡帶些亂七八糟的人回家。」

「你是林子凡的妹妹?!」這下輪到欣陽震驚了。

「怎麼!難道我林芯不像他林子凡的妹妹嗎?」銀髮少女朝着欣陽呲牙咧嘴,一副我要咬人的模樣。

「那倒不是。」欣陽連忙擺手解釋道,「我只是沒想到你們兩兄妹性格差距居然會這麼大…」

林子凡確實有個妹妹,但他幾乎從來不提。

所以欣陽剛剛知道的時候才這麼吃驚,現在冷靜下來仔細看才發覺,林芯確實與林子凡有七分相似。

特別是那副惹人憐愛的桃花眼,繼承在林芯身上毫無違和,甚至更加凸顯了她的美貌。

「性格差距大…呵,我哥那人完全就是個神經大條,要是我也像他那樣那我們林家遲早玩完。」

林芯對欣陽的話嗤之以鼻,隨後嫌棄的看着盯着自己的欣陽,驅逐道,「你還要在這裡呆到什麼時候,還不快滾出我房間!」

欣陽完全沒有說話的機會,便被林芯給趕了出來。再次出來的時候,最左邊蘭瀾房間的燈已經滅了。

這一次欣陽仔細留心觀察了房間,確定沒有人之後才躺了上去。

不過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剛剛那一巴掌的原因,居然怎麼也沒有睡意。在床上輾轉反側了一陣之後,欣陽無奈地坐起身來,他深吸了口氣,又把胸口沉重的空氣吐出,從枕頭下掏出手機百無聊賴的刷了起來。其實手機裏面什麼都沒有,但是總得做些事情,讓自己顯得不那麼孤獨,而又彷徨。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樓下的歌舞聲逐漸消停,人們也逐漸散了。但欣陽在這樣的環境下卻愈發清醒。

凌晨四點一刻,手機關機。唯一能做的事情也就這樣失去了,空虛感再次漫上心頭,這感覺讓欣陽感覺胸口發悶喘不過氣來。

他推開門走了出去,希望外頭的空氣,能讓他的情況有所好轉。

別墅外是一片稻田,七月的此時正是麥穗金黃的時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