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霸道總裁›被甩後,成了前任他哥的小祖宗
被甩後,成了前任他哥的小祖宗 連載中

被甩後,成了前任他哥的小祖宗

來源:google 作者:姜語寧 分類:霸道總裁

標籤: 姜語寧 陸宗野 霸道總裁

最近,因拒絕影帝追求的姜語寧被全網diss得厲害,網友評:「連影帝都看不上,你的男人要上天嗎?」「比影帝還有錢?」「比影帝還帥氣?」然後,一位神秘男士出來認領自家祖宗,並介紹:「這是我老婆」眾網友立即開扒這個男人的身份,然後驚:「溜了溜了,你的男人真的能上天!」【雙向暗戀,雙潔】...展開

《被甩後,成了前任他哥的小祖宗》章節試讀:

  加長賓利駛入陸家老宅。

  「二爺回來了。」門口的傭人見陸景知的身影,連忙迎了上去,「二先生也正在裏面呢。」

  二先生,指的是陸宗野的父親,陸正柏。

  陸景知腳步一頓,裏面的聲音不小,正好傳到外頭也能聽着。

  陸宗野的父親陸正柏,拍着桌子就對着陸宗野開始大罵,「你乾的好事!就算你不喜歡語寧,不喜歡爺爺給你訂下的婚事,你也不該這麼糟蹋人家!」

  「爸……姜家都落魄多少年了?姜語寧現在就是個人人可騎的小明星!」

  陸宗野不服氣道,「她可能背地裡都不知道被多少男人睡過,我怎麼可能娶她進門?」

  「你……」陸正柏被氣的噎住。

  就在這時,陸景知哞底冰冷,邁着步子走了進來。

  「把剛才的話再重複一遍?」

  眾人停了下來,朝門口望去,陸宗野一見到陸景知,身體就忍不住發抖,嚇得後背冒冷汗。

  他最怕這個二哥。

  萬一陸景知發火訓人,直接給爺爺一個建議罷了他陸氏總裁的位置,那豈不是……

  「我若再聽到你對姜家人出現不遜,直接從陸家滾!」

  說到這兒,陸景知眼神凌厲的看着陸宗野,「二叔不會教育你,我倒是願意代勞的很。」

  在場的人心知肚明,陸景知行使的是老爺子的權利,畢竟他是陸家未來的繼承人。

  即便是陸宗野的父親陸正柏,身為陸景知的二叔,也不敢隨便否決陸景知的決定。

  陸宗野頓時失聲,只是心中仍舊不服。

  四周寂靜,陸景知徑直走到沙發邊落座,「聽說你要和什麼影后訂婚?」

  「我真心喜……」

  「不準。」陸景知直接兩個字,果斷的打斷了陸宗野的話,「如果你堅持要,也不是不行,還是一個條件,從陸家滾。」

  「景知……沒這麼嚴重吧?」陸正柏軟聲的說道,「總歸只是個女人,他是你弟弟呀。」

  陸景知沒聽陸正柏的求情,只看着陸宗野,問,「你呢,自己選一個答案給我?」

  「我……」

  陸宗野咬牙,一時之間沒答話,只將眼神投向了父親求救。

  就在陸景知剛要訓話時,忽然手機鈴聲響了起來。

  陸景知皺起的眉頭在看到來電顯示時,忽然展開,接通了電話。

  電話里傳來一句急急地聲音,隨後陸景知便將電話掛斷,然後從沙發上起身。

  看到他站了起來,眾人都跟着一起起身,朝他看去。

  陸景知冷聲道,「給你點時間去處理,要是因為你的私事把陸家弄得臭不可聞……」

  陸宗野聽出那未說完的意思,身子一哆嗦,「我明白。」

  聽到回答後,陸景知便大步朝外走去,對秘書吩咐道,「回御瓏廷。」

  ……

  那通電話,正是姜語寧打過去的。

  原本在浴缸里泡澡的姜語寧,忽然感覺下腹絞痛,並且明顯一熱。

  連忙從浴缸里爬出來。

  着大姨媽來的可真不是時候。

  她這些年身體沒有太大毛病,但小病痛着實不少,之前拍戲沒有保養好,一直有氣虛的毛病。

  忍着痛爬上床,本想叫梁姐,但隨後才想起梁姐已經下班了。

  於是不得已,拿出手機摁下了快捷撥號鍵1,給枯傑打電話。

  只不過她並沒有注意到自己拿到的是陸景知給她的新手機,快捷撥號鍵1對應的不是枯傑。

  電話一通,她便急聲道:「哥……我不太舒服,你能不能過來照顧我?」

  沒聽到回應,電話就斷了,姜語寧也沒在意,估計過會兒人就來了。

  於是手機一扔,眼一閉,就窩在了床上。

  直到卧室房門被推開的聲音傳來,姜語寧才扭過頭看去。

  結果看到竟是陸景知站在那兒。

  她整個人都炸了起來,「你……你……」

  她半天憋不出一句完整的話,而陸景知已經走到床邊將她抱了起來,準備朝外走去。

  姜語寧懵,「去……去哪?」

  「醫院。」陸景知吐出兩個字。

  姜語寧立馬在他懷裡抗拒掙扎:「不要不要,我,我好歹是個明星,雖然黑的發紫,但是被人撞見我不要面子的嗎?我不要去醫院!」

  「身體不舒服就要去醫院,聽話。」

  姜語寧哭唧唧:「不是,二哥,我……我是大姨媽來了。」

  大姨媽這三個字一出口,兩個人都愣住了。

  陸景知回過神來,停下了腳步,將她放在沙發上,然後拿起手機給梁姐打了電話。

  電話結束後,陸景知往沙發一坐,將姜語寧抱坐在腿上,背對着他。

  姜語寧有些怔住,再低頭一看,陸景知正將手放在了她的小腹上輕輕地給她揉着。

  她忽然就覺得臉燒了起來,雙眼瞪大。

  救……救命!他在幹嘛!

  姜語寧連忙握住陸景知的雙手。

  嗚,這也太讓人慾罷不能了吧,她真怕自己不管不顧撲上去。

  「二哥,這不太好吧?」

  「嗯?」陸景知在她背後,輕應了一聲,反問,「不痛了?」

  「呃……再往下一點。」姜語寧心裏唾罵自己,真是沒出息,「可是一會兒梁姐來看到……」

  陸景知聞聲,將手邊的薄毯打開,遮掩住姜語寧的身體。

  很快,梁姐趕到御瓏廷,帶着止痛藥和衛生棉,見到陸景知抱着姜語寧,連忙避開視線。

  姜語寧更覺得不好意思,便扭着頭,藏在陸景知的手臂里。

  「先生,熱水已經備好,姜小姐服用以後,很快就沒事了。」

  「知道了,下班吧。」

  梁姐忙完後,便離開了御瓏廷。

  陸景知抱着姜語寧,將葯直接放在她嘴裏,並且送上溫水。

  姜語寧蜷縮在陸景知的懷裡,乖巧得像只坐立不安的貓。

  但是下一秒,她更窘迫了,直接轉身埋在陸景知的懷裡:「二哥……」

  「嗯?」

  因為御瓏廷沒有提前準備衛生棉,姜語寧剛才直接用紙巾應付的。

  可是她剛才,分明感覺到……側漏了。

  陸景知不理她,抱着她從沙發上起身,走往卧室。

  等回到床上以後,他拿出梁姐買好的衛生棉,並且從抽屜里拿出乾淨的貼身小褲,親自替姜語寧更換。

  姜語寧臉爆紅,沾到床後,已經沒有勇氣直視陸景知了,埋首在枕頭下,真是要了命了。

  這種私密的事情,男神都替她做了,她真想上天馬上來個雷直接劈死她。

  「把頭拿出來,你想發明一種新死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