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被拯救過的反派追來了!
被拯救過的反派追來了! 連載中

被拯救過的反派追來了!

來源:google 作者:觀雲海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尉遲野 岑安 現代言情

遇見岑安之前,尉遲野不懂什麼是愛,在遇見岑安之後,尉遲野沒有想過愛上別人獨立清醒敢愛敢恨大美人×有顏有財黑切白小可憐兒大佬前期安安:「阿野,你是不是愛上我了?」阿野:「我不是,我沒有,你別胡說!」安安:「那你臉怎麼紅了?」阿野:「屋裡太悶了,憋得!」後期阿野:「安安我,我喜歡你!」安安:「你只是憋得!」阿野:「我一見到你就會心跳加速,而且想要無時無刻跟你在一起!」安安:「你只是多巴胺分泌過剩」展開

《被拯救過的反派追來了!》章節試讀:

有節奏的敲門聲在日落之前響起。

岑安正在跟着糰子學習中醫推拿還有針灸的手法,畢竟原主是中醫世家,她可不是。

起身開門,精英幹練氣質撲面而來,一絲不苟的頭髮,熨燙平整合體的高定西裝,一塵不染可以反光的皮鞋,岑安挑了一下眉緩緩地開口「請問你找誰?」

「你好,我是尉遲野先生的私人律師,我姓冷,冷厲。」

「冷律師好,請進。」

冷厲人如其名,像是一個精密的人型機器,走到尉遲野的床前微微點頭,隨即將包里的手提電腦拿出來向他展示合同細節。

岑安以為他們要談正事,就拿着手機準備出去跟着糰子繼續學習,沒想到手剛搭上病房的門把手,就被叫住。

「岑小姐,作為這份合同的乙方,您需要在場。」

聽到合同還有什麼乙方,岑安十分迷惑「乙方?什麼合同。」

隨即冷厲將手裡的合同一式兩份,分別交給尉遲野和岑安。

結果合同,封面上清楚地寫着四個大字「離婚協議」,岑安算是明白了,合著還是不信任她甚至讓律師擬定了協議,通過法律來約束、保障自己的權益。

「尉遲野,你是對自己不自信嗎,怕自己會愛上我,想用法律來約束自己?」

「這份協議主要是避免你出爾反爾。」

岑安氣笑了,點了點頭,行吧,走着瞧,翻看了一下,合同擬定的十分嚴謹,和她想要表述的一絲一致,還在最後寫了離婚後的財產贈與,作為為他治療的報答。

當然也標明了,如果岑安反悔,不僅半分錢沒有還要付違約金。嘖,尉遲野還真是半點不吃虧。

簽好的協議一式三份,岑安和尉遲野各留一份,還有一份放在律所保存。

尉遲野永遠也想不到在未來的某一天里,他會十分痛恨現在的自己,還有一絲不苟保存協議的冷厲。

送走了冷律師,岑安將剛剛讓糰子幫她整理的葯膳食譜遞給了尉遲野,「你看一下,這個是給你定製的葯膳單子,通過食補輔助按摩幫你恢復。」

「這是你的專業,照你安排的來。」

尉遲野隨意翻了翻,既然簽了協議他就會信任她,治療這一塊就交給岑安全權處理。

岑安嘴角含笑,點了點頭「那就從今天開始吧!每天晚上你留出一段時間,我幫你準備草藥,先進行葯浴。」

「那你先休息,我先去準備一下今天的晚上要用到的食材,還要再準備一些藥材。」

等尉遲野休息了,岑安輕輕的推開病房門聯繫糰子。

「宿主大大,這個單子上是今天需要的草藥還有食材!請查收哦!」

「糰子你太棒了!剛剛你給我看的那些醫書我還有一些疑問,你能幫我找到答案嘛?」

「當然可以!宿主大大準備學一些醫術嗎?」

「嗯,原主本身就是中醫傳人,我也應該學一些,不只是為了任務,更是為了自己,多掌握一點技能說不定日後還有用處,再不濟還能調理一下自己的身體。」

「糰子支持主人!

「阿野,葯浴準備好了,你脫了衣服我扶你進浴桶。」岑安指揮這兩個護工幫忙將裝滿葯汁的大浴桶搬進病房,因為洗手間放下大浴桶後空間就十分逼仄,岑安就讓他們擺在床前。

「你先出去。」比起「阿野」這個奇怪的稱呼,岑安站在那裡臉不紅心不跳的讓他脫乾淨對他的衝擊更大,從來沒有哪個女人一上來就讓他脫乾淨,他還從來沒有見過臉皮如此之後的女人。

尉遲野臉皮發紅,一半是氣的另一半是因為羞恥,「你這個女人,臉皮怎麼那麼厚,你出去,男女授受不親。」

「醫者仁心,你現在是我的病人,我看你的患處有何不妥,再者說,今天下午簽的協議,你不會忘了吧。」岑安虛虛的靠着大木桶,滿臉都寫着專業和認真,但是這也只是表面上。

岑安之前從來沒有談過戀愛,也沒有如此近距離的看過同齡男生的身體。激動和興奮不能表現出來,但是她實在憋得難受,就聯繫糰子。

「啊啊啊啊,糰子,你說他會不會有八塊腹肌!」

「好害羞,嘿嘿嘿。」岑安看着很嚴肅但是在腦海里的小人已經激動的滿臉通紅,說著好害羞但是岑安的眼睛緊緊的盯着尉遲野,視線絲毫沒有離開過。

糰子看着反差巨大的宿主,突然有點明白什麼是女人心海底針,他還是個寶寶。

小糰子將自己肉乎乎的小身子團在一起,趴在地上,用兩個小胳膊將自己毛茸茸的小耳朵,還有獨特的黑眼圈全都給捂上,皮毛之下的小耳朵也紅透了,跟宿主可不一樣他可是純情小男熊。

尉遲野看着岑安一直盯着自己,一咬牙,微微背過身,抬手將自己的上衣給脫下來。

岑安忍不住咽了一口口水,流暢的背部線條還有六塊完美的腹肌,想起今天糰子給自己的《系統解剖》,果然還是實物對照學得更快。

岑安感覺自己耳朵都發燙了,為了忘記剛剛看到的腹肌,她在心裏默默的念叨。腹直肌位於腹前壁正中線兩側,被包埋於腹直肌鞘內,為上寬下窄的帶狀多腹肌……

背着背着岑安就冷靜下來了,看着尉遲野在護工的幫助下脫了外褲坐在床邊,猶豫了一下,準備把最後一層阻擋退下,看着馬上就要坦誠相見了,岑安連忙出聲阻止「咳,阿野,那個不用脫,直接進浴桶就行。」

岑安先試了一下水溫確定合適就招呼兩個男性護工幫忙。

岑安上前從前面扶着尉遲野,兩個一邊一個架着他,三個人一起用力將尉遲野扶進了浴桶,等他安坐在浴桶里的小板凳上,岑安就讓他們出去了。

有了水面上藥材的遮掩,尉遲野自然了不少,在微微發燙的水溫中逐漸的放鬆下來。

「葯浴要溫度合適,如果你覺得水涼了就跟我說,我給你加熱水。」

「哦對了,葯浴結束後還要多補充溫水。」

「嗯」或許是因為暖色的燈光還有氤氳的水汽,尉遲野稜角分明的臉也柔化了幾分,看着拿着水瓢給他加水的岑安也順眼了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