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崩壞三生存守則
崩壞三生存守則 連載中

崩壞三生存守則

來源:google 作者:自然亖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遊戲動漫 王然 自然亖

崩壞世界處處充滿着危機,你不止要防備崩壞獸的攻擊,更要防備人心的算計想在這個世界活下去,你需要做的只有三件事變強!變強!!變強!!!展開

《崩壞三生存守則》章節試讀:

王然的房間內,西琳坐在書桌前一聲不吭,整個人看起來絲毫沒有她這個年紀該有的活力。

王然坐在床上,看着她,不知道應該和她說些什麼,現在想想還是太草率了。

不過領都領回來了,就養着吧,他掏出通訊器,開始填報起表格,畢竟她現在的身份還是實驗體。

王然得給她弄一個正常的身份,不然安保科的那群傢伙估計又會給她抓回去。

「這段時間,你就先當我的助理吧,之後...」

「當你的助理?幫你去做那些冷血的實驗嗎?」

原本一直沉默的西琳好像受到了刺激一般,突然對着王然大聲吼叫起來。

雖然她還很年輕,但這一個月的遭遇,讓她充分的明白了,什麼是人心險惡。

此刻的她,對這裡的所有研究員都充滿了惡意。

看着那飽含恨意的金色瞳孔,王然有些犯愁。

「我想你有些誤會了,我從來不參與那些人體試驗。」

他略微思索了一下,決定找一個合適的切入點,最起碼讓西琳別這麼敵視自己。

「我所參與的研究,是致力於讓崩壞能無效化,與人體研究可是壓根都沾不上邊的。」

王然說的話,有些西琳根本聽不懂,她也不會去相信他,此刻的她正悄悄的瞄着桌子上的一支筆。

心中一直在盤算着用這支筆殺死王然的可能性,只要殺了他,就可以從這裡跑出去,去救自己被關起來的朋友。

西琳的想法,王然當然不知道,他仍舊自顧自的說道。

「你可能不了解崩壞是什麼,我來給你簡單的介紹一下,崩壞是一種與文明伴生的災難,文明等級越高,崩壞就越強。」

「它的表現形式多種多樣,最終的目的都是為了消滅人類,而我所做的研究就是消除掉崩壞,保證文明能安全的進化,這麼說來你應該就能理解我和他們不一樣了吧。」

這一長串話讓西琳聽的心裏生煩,而正在此時,王然的通訊器響起,一條信息出現在屏幕上。

正是他申請通過的通知,而西琳則是眼神一凝,趁着王然低頭看通訊器的剎那,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飛快的拿起了桌上的筆。

心中沒有任何的猶豫,直接向著王然的脖子扎了過去。

速度之快,在雪原上長大的西琳可以保證,面前的這個男人是絕對不可能有機會躲開的。

如果王然真的是一個普通人的話,那麼現在他已經倒在地上了,但是他的身份可是天命頂尖的博士。

怎麼可能會被一個小女孩給輕易的殺死,毫不誇張的講,就算是一個特種兵在他毫無防備的時候出手,也不可能打得過他。

要知道,人體強化藥劑只是天命裏面人手一支的標配,跟別說王然這種級別的了,他此刻的身體素質早就已經達到了B級女武神的檔次了。

很輕易的,在西琳震驚的目光中,她的手臂被王然輕易的抓住,筆尖穩穩的停留在他的脖子旁邊。

任憑西琳用多大的勁,她的手都無法移動分毫,就好像是被鐵鉗給固定住了一般。

不過,雖然被攔住了,但既然已經出手了,西琳就不會放棄,她的另一隻手拉住了王然的手臂,輕輕的一躍,直接借力跳了起來。

同時,右腳狠狠的向著王然的腦袋踢去,手上的力氣比不過你,腳上的力氣總夠了吧。

在村子裏和其他小夥伴天天打架練出來的技巧,就憑你一個書獃子,怎麼可能擋得住!

西琳的臉上已經露出了一絲笑容,她已經開始暢想着等下擊倒王然後,將朋友們解救出來,一起逃離這個鬼地方的場景了。

十分鐘後。

「你一個女孩子怎麼這麼調皮啊。」

王然有些頭痛的看着被西琳弄得一團糟的房間,桌上的資料被她弄得滿屋子都是,床上也布滿了鞋印。

而西琳則是好像不願意接受現實一樣,縮在角落裡,雙手抱着膝蓋,將頭埋在兩腿之間。

看着自閉的西琳,王然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好,這傢伙,簡直比自己二大爺家的那個小子都調皮。

看着滿屋的狼藉,王然嘆了口氣,還好不用他收拾。

但是她這麼搞,王然有點不敢帶她進實驗室啊,至於把她一個人留卧室,那更不敢了啊,任誰忙了一天回家看到家被二哈偷了都受不了吧!

一般的熊孩子打一頓就好了,但西琳他是真不敢啊,生怕這裡給了她一巴掌,以後她變成律者了第一個先把自己頭薅下來。

再說了,西琳那麼可憐,自己再打她那也太不是東西了,只能繼續動之以情曉之以理的感化她了。

抱着這樣的心態,王然帶着她來到了自己的實驗室,每天給她科普關於崩壞的知識,還有自己到底在進行什麼實驗。

整整五天,王然幾乎就像一根安全帶一樣,幾乎都要把西琳綁在自己的身上了,但哪怕是這樣。

實驗室里的不少玻璃儀器都沒能逃過西琳的「毒手」,紛紛變成了玻璃渣遺憾離場。

也就是西琳現在是王然特別申請的助手,有一個自己的小卧室,不然王然估計自己晚上都睡不了覺。

看着西琳那個勁頭,王然也特地將她的卧室的權限全都移到了他身上,不然她肯定會在晚上大家都睡覺的時候偷偷跑出來。

不過這五天的付出還是有些收穫的,因為王然的實驗室就只有他和西琳兩人,所以他甚至可以摸一天魚,什麼都不幹就和西琳講他其實不是壞人。

而西琳也成功的,在他的嘴炮中漸漸相信了他說的話,畢竟這五天的相處,西琳發現眼前的這個男人,好像真的沒有進行過任何關於人體的試驗。

雖然她也有想過這會不會是他裝出來故意騙自己的,但仔細一想,好像完全沒有必要,如果需要利用自己,他們會直接將自己當成工具。

完全不會像現在一樣花大量的時間來哄騙自己,曾經心底已經熄滅的希望之火又漸漸的燃燒起來了。

這個男人,能不能放自己和朋友們回家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