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本命年我傍上了天師總裁的大腿
本命年我傍上了天師總裁的大腿 連載中

本命年我傍上了天師總裁的大腿

來源:google 作者:冰涼荔枝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林笑笑 現代言情 祈天冥

吸鬼體質少女遇上法力無邊的冷酷天師,本命年這天少女踢了一下擋路的奇怪石子,結果各種各樣的鬼怪找上她,解決各種生前憾事無意間認識了一位天師,無奈一紙協議將兩人捆綁在了一起,從後來發生的事中得知了一件關乎自己和世界生死的大事隨後各種排查除鬼行動中,從每次的驚聲尖叫,胡亂逃竄,再到坦然接受,結交鬼友,少女發現自己不知不覺中喜歡上了這個冷酷天師,然而她發現天師好像喜歡上了自己新結交的女鬼朋友,一邊是自己的朋友,一邊是自己的心上人,這段感情她不知是該舍還是努力爭取.........展開

《本命年我傍上了天師總裁的大腿》章節試讀:

林笑笑頂着一雙黑眼圈去上班,到了公司,鄰座的同事是一名中年大哥,叫李賢,為人親和,是部門裡的老員工,對每個同事都很友好,親切,而林笑笑剛進公司時也是他帶的,對她格外照顧,看到她雙眼下的黑影,嚇了一跳,關心詢問:「小林,你沒事吧,昨晚沒睡好啊?」

「李哥,早上好,沒事,昨晚睡得太晚。」林笑笑無精打採的跟李賢打了聲招呼。

李賢將自己剛沖泡的咖啡放在林笑笑面前,關切的說:「年輕人還是少熬夜,來這杯咖啡給你吧,今天有客戶上門,打起精神,不要出差錯。」

「謝謝,李哥。」林笑笑拍了拍臉頰,李賢看林笑笑沒有多大問題,便坐回了自己的位置,這時林笑笑另一個同事來到身邊。

拍了拍她的肩,熱情的跟她打招呼,還分享自己早上買的早餐:「這包子超好吃,你試試。」但看到林笑笑的狀態,也嚇了一跳:「嚯,你怎麼了,昨晚捉鬼去啦?」

這個叫瞿晴的女生,是跟林笑笑一起進公司的,不僅是同事還是同齡,所以關係很要好,但瞿晴是一個吃貨,除了工作時間,其餘時間她絕對只做一件事,那就是吃,但瞿晴很大方,只要有好吃的,都會記着林笑笑。

「你猜對了一半,我不是去捉鬼,而是去幫鬼。」林笑笑一本正經的看着努力消滅包子的瞿晴,而瞿晴咬着手裡的肉包,含糊不清的說:「那你可以找一個天師幫忙,我聽說總裁就有這本事。」

「嗯?什麼意思?」林笑笑腦子有些轉不過來,總裁怎麼和天師有關,難道總裁也撞過鬼,有這方面的經驗?

瞿晴難得的放下包子,悄悄跟林笑笑說 :「我聽樓上一位姐姐說,我們總裁是一位天師。」

「哈?總裁是鍾馗啊?」林笑笑一臉離譜的看着瞿晴。

「不知道嘛,我也覺得很離譜,但公司里都說我們公司很多顧客都找總裁捉過鬼,測過風水。」瞿晴說完還不忘拿起桌上的包子啃。

「呵,這傳聞就離譜,假的吧,你也信,你有見過哪個天師還兼職的。」林笑笑冷笑了一聲,轉回座位,完全沒把這個傳聞當回事。

中午休息時,林笑笑找了一個雜物間,準備補補眠,不知道過了多久,林笑笑感覺有人在旁邊,林笑笑想睜開眼,但發現不管頭腦怎麼清醒,眼皮就像被壓着一樣,接着清楚感到有人在自己身上動手動腳,而且還有猥瑣的笑聲,聽聲音是個男人,但是聽不懂說的什麼。

不會又來了吧,誰來救救我。林笑笑心裏欲哭無淚,又害怕又羞恥,就在那隻鬼手即將接近林笑笑不可示人的部位時,一個沒有溫度的聲音打斷了那隻咸豬手的作祟。

「你是自己離開,還是等我出手。」男人冰冷的話語嚇得色鬼倉皇而逃,林笑笑感覺到身體上的束縛消失,驚慌睜開眼睛,雜物間只有她一個人,沒有鬼也沒有其他人,林笑笑看了看時間,自己只睡了半個小時。

但林笑笑清楚感覺到剛剛的一切不是夢境也不是幻覺,的確有個男人幫了自己,林笑笑擦乾額上的冷汗,想起了瞿晴說的那個總裁傳聞,但隨即搖了搖頭,堂堂總裁怎麼可能會捉鬼呢。

下午林笑笑再沒有感覺到異常,臨近下班時間,她也以今天會安然無恙,結果就看見無良上司踩着恨天高向她走來,「啪」的一聲,將一疊資料扔在她面前,語氣傲慢無禮的說:「林笑笑,把這個資料整理出來,明天早上祁總需要。」說完也不在意林笑笑難看的臉色,又踩着恨天高走了,林笑笑雖然心裏諸多怨恨,奈何胳膊擰不過大腿,而且連總裁都搬出來了,這個班不加都不行。

「這老女人怎麼老是針對你?你得罪過她?」瞿晴忿忿不平的咬了一口麵包,為林笑笑打抱不平,林笑笑也只是笑笑安慰她。

其實林笑笑剛進公司時,是一個很要好的學長介紹她來的,而她的無良上司貌似對學長有意思,所以把她當成了假想敵,從進公司就一直明裡暗裡針對她,不過這件事沒有多少人知道罷了。

「小林,要是需要我們幫忙的你一定要說。」李賢也出聲安慰,畢竟是自己一手帶出來的,能幫他還是想幫。

但林笑笑只是搖了搖頭,笑了笑:「沒事,李哥,晴晴,你們還有自己的事,我一個人能搞定的。」

倆人見林笑笑這樣說, 也只能揮揮手離開了辦公室,瞿晴走前,還將自己包里的豆沙麵包留給了她。

林笑笑看着空蕩蕩的辦公室,長嘆一聲,又問候了無良上司一百遍,看了一眼桌上的文件,活動了一下手腕和脖子,只能認命繼續搬磚,畢竟自己好不容易找到的工作,而且又是學長介紹的,不想就這樣放棄,而且如果自己因為這樣就離開,那隻能是如了無良上司的意。

天空漸漸暗了下來,辦公室的燈光也自動起開,不一會兒外面響起了雨聲,林笑笑看了眼電腦上的時間,才驚覺已經十點多鐘了,此時的辦公樓只有她一個人,雖然燈火通明,但安靜無比,濕涼的風從窗口吹了進來,她搓了搓手臂,想去上個廁所活動一下。

林笑笑來到走廊盡頭的女生廁所,裏面也是悄無聲息,好在保安沒有將燈光關掉,她進了廁所第三個隔間,正在馬桶上解決急事時,聽見頭頂上方傳來聲響。

林笑笑抬頭一看,一個猥瑣的眼鏡男蹲在隔間門的上面,林笑笑看過去時,他的臉上還掛着色眯眯的笑容,但和林笑笑四目相對後,明顯眼鏡男也愣了。

林笑笑和他對視了兩秒,尖叫聲響起,眼鏡男也沒料到自己露餡了,一聽到林笑笑尖叫,眼鏡男一個轉身就消失在了天花板上。

林笑笑急忙拉起褲子,跑出隔間,查看了廁所四周,發現眼鏡男早已不見蹤影,這時門外傳出聲響。

林笑笑因為被一個男人偷窺,怒火早已被恐懼佔領,管他是人是鬼,非得逮着他不可,而且看得出這隻色鬼怕她。

剛好看見那隻色鬼鑽進了林笑笑所在的部門,她悄無聲息跟上去,就看見那隻色鬼正坐在無良上司的辦公室里拍胸脯。

「你這隻色鬼,有沒有點羞恥心,死了還不安分。」林笑笑大步上前,雙手叉腰非常憤怒的罵眼鏡男。

眼鏡男被林笑笑發現,也顯然被嚇得不輕,連忙縮緊自己,小心翼翼的看着林笑笑,想要對她說對不起,但在於林笑笑耳朵里,她以為眼鏡男還在跟他狡辯。

於是上前揮着手揍他,林笑笑的手剛碰到眼鏡男的胳膊,眼鏡男就發出非常刺耳的痛吟聲,身體更是剋制不住的顫抖,而被碰到的那一塊冒了一絲青煙。

顯然林笑笑也被突如其來的變故嚇到了,踉蹌的退後了兩步,看了看自己的手,沒什麼異常,那為什麼還冒煙了?

林笑笑看到抖得越發厲害的眼鏡男,大着膽子伸着手威脅說道:「我聽不懂你說的話,但是我問你你就點頭搖頭。」

眼鏡男緊盯着林笑笑舉起的手掌,快速的點了點頭。林笑笑問他:「你為什麼跑來這兒,你是這裡的員工?」

眼鏡男點點頭,林笑笑又問:「那你為什麼不去投胎?」眼鏡男又搖了搖頭,林笑笑猜測:「投不了?」眼鏡男點點頭。

「為什麼?你不是正常死亡嗎?」林笑笑問出這個問題後,明顯看到眼鏡男將目光投向了無良上司的座位,林笑笑眉宇閃過一絲意外,難道他的死和無良上司有關,當林笑笑想問清楚時,眼鏡男已經不見了,肯定是趁她不注意又溜走了。

林笑笑氣急敗壞剁了一下腳,看了看辦公室,又看了看時間,已經快十二點了,收拾了東西準備回家,出門時又往裏面那間經理辦公室看了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