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本系統才不是心魔呢
本系統才不是心魔呢 連載中

本系統才不是心魔呢

來源:google 作者:白是光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張偉 白是光 都市小說

【三千系統為何抽血盤古?天命女主為何半夜慘叫?這一切的背後究竟是統子的扭曲,還是道德的淪喪?】遮天世界:宿主你聽我講,強如大帝也終會腐朽,唯有機械超脫才可永生西遊世界:宿主你小了,格局小了,搶真經,殺佛祖,從此靈山你做主女帝世界:宿主啊,上龍床還是坐龍椅?別讓我瞧不起!原神世界:彩川無神,那宿主就是神此世無佛,那宿主就是佛眾生皆在苦海,那就度眾生前往彼岸展開

《本系統才不是心魔呢》章節試讀:

「這是身份證複印件,慢走不送。」

胖胖的笑面虎從身後拿出一張白紙遞給陳駿,揮了揮手敷衍的送別,然後笑呵呵的數起錢來。

其實上面規定是不能透露死者信息的,但這有錢不賺是王八蛋哎,修仙者可是標準的人傻錢多,這一次到手的可是他半年工資,規定?他不說我不說,規定就是個無味屁。

春城……

一家高端的會所里……

習天祿手拿酒杯一副呆愣愣的模樣,當被手機一聲提示音驚醒後才一口悶了下去,隨後看了一眼手機上面的短訊頓時啪的一下站了起來。

【砰,嘩啦】

習天祿把酒杯狠狠的捏爆,發出野獸般的怒吼:「怎麼敢?你怎麼敢的!殺了我弟弟後竟然真的大搖大擺的去我們老家飛羽城了!」

他立馬平復了一下心情,撥打了一串號碼,接通後恭敬的說道:「狼叔,讓你的人從全國機場港口回來吧,他真的去我老家了!」

「好,他死定了。」

習天祿聽着話筒里傳來的蒼老聲音,心中瘋狂暗喜,雖然他所在的天山劍宗是神州三大聖地之下的數一數二的門派。

但如果沒有少主的令牌,就憑他這個內門弟子根本請不動,這東土國兩大黑暗勢力的北猛虎南餓狼中的餓狼幫全力配合。

雖然城中無法報仇,但是只要用兩隻替罪羊引得陳駿出手,那就會被判刑,當押送罪犯前往監獄城的時候半路劫殺,在有鎖靈銬無法逃脫之下就是仙也必死無疑。

……

「系統,你可不可以讓我隱身啊?」

陳駿看着遠處的那片獨特的別墅區,還有周圍的各種高清監控,有些頭疼的詢問着張偉。

別墅區雖然安保力量很強大,但還是有空子可鑽的,最主要的是監控,這可以直接連接警方的東西。

「可以,但是以你剩餘的能量點只能堅持一分鐘。」

陳駿聞言不由得有些猶豫起來,他現在最應該做的是買一套絕緣服,再搞一根避雷針,然後去野外開開心心的渡劫。

但是他怕天劫給他來個五行雷劫、滅魔雷劫、業力雷劫什麼的,那樣的話他只有一半把握活下來,萬一以後無法報仇了該怎麼辦?

「幹了!人死鳥朝天,不死萬萬年!」

陳駿看着周圍的建築,漫不經心的來到天橋底下的陰影處,身影一閃,瞬間消失不見了……

……

一間布置的有些喜慶的婚房內,一個身穿白色睡衣的絕美女子神情悲傷的看着面前那已經框起來的婚紗照。

此時的她肚子微微鼓起,和那纖細柔弱的四肢形成強烈的反差,一副金絲眼鏡早已布滿水霧,讓她更加顯得柔弱文雅,一副大家閨秀的模樣。

「孩子,喝點雞湯吧,這是娘去隔壁城市購買到的鱗紋雞,聽說就差幾天時間就能成為築基妖獸了,這絕對大補!」

聽見房門外慈祥的聲音,女子摘下眼鏡擦了擦眼淚,然後把手中的嬰兒護理手冊輕輕合上,緩步來到客廳。

看着那被保姆攙扶着慢慢坐在沙發上,彷彿蒼老了二十多歲的婆婆,心中更是有些酸澀。

中年婦女看着眼圈仍然泛紅的兒媳,輕嘆一聲說道:「娘這婦道人家懂得不多,只是生了兩個好兒子才能享受到如今的福氣,天祿天賦很好,凡人十年對他以後來講不過是一次閉關而已,天俸雖然慘死敵對門派比武當中,當了個狗屁英雄,但卻給我留下個好兒媳,還有個乖孫。」

女子明白婆婆的意思,輕輕的點了點頭沙啞的說道:「媽,我知道了,以後我會按時吃飯,按時體檢的,一定要給他留個後。」

「留後就不必了,現在我宣布,你們全家要死光光,那個什麼天祿老子也會斬下他的狗頭!」

陳駿猖狂的笑聲從樓上傳出,直接一個踏步坐着扶手從二樓滑到一樓客廳,看着面前這一保姆,一婦人,還有一絕美女子,頓時虎軀一震,同時張偉也是虎,額~,球軀一震。

陳駿最早只是想要以彼之道還施彼身,尋仇罷了,可是當他爬牆進到二樓聽着樓下的談話後,心中被羨慕嫉妒恨所取代……

為什麼這溫暖的萬家燈火,竟然沒有一盞為他點亮……

但是當他看見那絕美女子的時候,什麼仇恨,什麼羨慕嫉妒,全都拋棄到腦後,驚艷過後取代的則是一種濃濃的**。

佔有慾,保護欲,還有**……

而張偉卻不是因為那絕美容顏,和那大家閨秀加**的獨特氣質所吸引,他自從成為系統後狀態逐漸變得很奇怪,不僅失去人類的肉體靈魂,甚至連感情都在淡化。

或許,當初他就不應該毀滅自己的肉身,前段時間他還聯網看看這個世界的娛樂節目,但最近時間他沒有任何心思。

他可以清晰的感覺到自己的七情六慾,但是他已經開始討厭那種不理智的感覺,似乎成為沒有感情的器械,用絕對理智的目光看待世間萬物,那才是他的歸宿。

「我是人,不是鐵塊,我,這到底怎麼了?」

複雜的情緒剛剛浮現,卻被他自己的理智硬生生的壓制住,一道信息被他傳輸到了陳駿的腦海里。

張偉剛才看到了那女子誇張的氣運,足足價值五千,要知道這只是個普通人而已,不,這麼高的氣運絕對不會是普通人,她很有可能是至關重要的角色,甚至天命女主……

「女主?」

陳駿腦子有些疑惑,但其中的一條他明白了,那就是只要征服或者殺掉面前這個女人,那麼他就可以獲得兩千能量點,這怕是一晚就可以到達問道境界。

「殺掉可惜,還是征服好了!」

兩者是在腦海里交流,速度之快不過是一眨眼的時間,陳駿直接放棄長篇大論訴說一下奪妻之恨。

並指如劍兩顆頭顱掉落,當血還沒有噴洒出來的時候,就化為灰燼,讓人感覺不寒而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