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變成蚊子我被女神收留
變成蚊子我被女神收留 連載中

變成蚊子我被女神收留

來源:google 作者:若歌詩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若歌詩 趙知一 都市小說

主角自述:我在學校綠化帶前喂貓的時候,意外撿到一枚琥珀,琥珀里竟然包着一隻蚊子驚訝之餘,我的意識卻突然嫁接在了蚊子的身體中!震驚世人一百年意外之舉,卻牽扯出學校教授基因改造的大計劃!為了保住性命,我只能悄悄潛伏在女神的寢室,以此調查教授的黑暗計劃!雖然身體變小,但頭腦依舊靈活!展開

《變成蚊子我被女神收留》章節試讀:

小夫偶爾伸手過來瘙癢,但從手到腳的距離,足夠讓趙知一先拔針頭,再跳個華爾茲,等小夫的手走了再回來繼續吸。

每一次插的角度都不同,趙知一開心到起飛。

小夫生氣,蹬腳,像踩單車,把腳趾往床單上蹭。

他越蹭,趙知一就越開心。

除了味道有點上頭,其他的時光都痛並着快樂!

〔血液+7〕

〔血液+7〕

〔血液+7〕

〔血液+7〕

〔血液+7〕

〔……〕

〔溫馨提示,此處已經無法採集血液〕

如果不是系統提示,趙知一可能就直接被動掛機了。

終於趙知一還是被薰得夠嗆了。

〔目前可抽獎次數:24〕

24次!

我的天啊!

勤勞的蚊子就是我了!

睜隻眼閉隻眼自我表揚了一番。

〔是否進行10連抽?〕

趙知一想了想,目前小夫這孫子睡得正熟,乾脆一次干他到天亮。

先不抽!

整個過程,趙知一都優雅又快樂。

趙知一經過幾近百次的折騰,心也大了。

小夫夏天光着膀子睡,整個身體儼然成了趙知一的操作台。

趙知一激動地搓手。

「小夫啊小夫,今天就不跟你客氣了!」

啾——

趙知一提了提肚子,下定決心,還是轉移下位置比較好。

半夜,3點。

趙知一不睡覺,在小夫身體上找地方下嘴。

手指關節這個地方應該也不錯!

手指相對腳指,應該就沒那麼臭了!

趙知一一針下去。

〔血液+8〕

〔血液+8〕

〔血液+8〕

〔血液+8〕

……

食指、中指、小拇指……

趙知一基本每個關節都來了一下。

〔血液自動轉化為抽獎次數〕

〔當前抽獎次數為39〕

趙知一整個針都快軟了。

但一點都不妨礙勤奮的蚊子上班。

趙知一猖狂了,趁着小夫翻身,來到了小夫的胸口。

趙知一一針下去,咯唧。

卻沒料到,這時候的小夫虎軀一震!

咣當。

可能是趙知一太猖狂了,這一針扎得太狠了!

不妙!

趙知一心裏暗道,此刻,趙知一抬起頭來,小夫那好似從地獄中燃起的火焰眼睛,正有想直接雙指攆死自己的感覺!

卧槽!

小夫竟然醒了!!

小夫直接抽手出來,嘴裏罵道:「媽的死蚊子,終於讓我看到你了!」

這這這這這?

小夫如五指山一樣大的巴掌馬上就要呼過來了。

趙知一整個人嚇壞了!

不能就這麼死了啊!

起碼讓自己把幾十抽抽完再死啊!

救命啊!

趙知一慌了,他真慌了。

他不想一晚上的努力白費。

突然之間,自己的針頭分泌了白色的液體。

咦?

小夫人不動了?

那抬起的巴掌也像被抽了筋,軟在了床上。

小夫兩眼一白。

小夫在睡覺的時候暈倒了。

趙知一:莫?

〔溫馨提示,您剛剛觸發了「麻醉針」效果〕

哦?原來是這樣!

還可以這樣!

如果是麻痹針的效果,起碼是可以麻痹10秒的!

趙知一翻開了自己,這次他不怕小夫突然蘇醒了!

〔血液+15〕

〔血液+15〕

〔血液+15〕

〔血液+15〕

〔血液+15〕

……

〔血液+15〕

10秒很快就過去了,小夫像回了魂一樣。

那眼睛再次瞪大,手再次抬了起來,懸停在了趙知一的正上方。

趙知一心裏雖然有點害怕,但剛剛經歷了一波操作,流程自己已經明白了。

啾——

〔釋放「麻醉針」生效〕

咣當,小夫又暈了。

趙知一眼前一亮。

如果這麼說的話,這不就相當於卡BUG?

當小夫快醒的時候,就給他來一針,當小夫睡着的時候,自己就可以快樂采血?!

!!

天才一般的計謀,只有趙知一能想得出來!

趙知一此刻膽子大機了,直接放開了嘴開始吸。

小夫的胸口直接成了重災區。

〔血液+18〕

〔血液+18〕

〔血液+18〕

〔血液+18〕

〔血液+18〕

……

早上,雞叫。

〔恭喜獲得10連抽次數:11次〕

趙知一直接存了差不多一百次抽獎次數,具體多少自己也忘了。

辛勤勞作了一晚上的趙知一,針頭已經軟到不能再繼續使用了。

心滿意足。

轉頭,趙知一笑眯眯地看了眼小夫,小夫差不多快翻白眼了。

可能,這一晚是小夫這輩子睡得最難忘的一晚。

趙知一跳到了小夫鼻孔上,提着自己的針,作為最後的贈送針,扎到了小夫的鼻尖,然後心滿意足地跳下了床。

再跳上了大米的床。

大米的床味道就比小夫那裡好太多了。

大米至少是個乾淨的小胖子。

挑了個床角的位置,趙知一心滿意足得閉上了眼睛。

7點了。

天亮了,該睡了。

睡醒再起來抽獎。

……

朦朧中,一聲殺豬似的慘叫。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趙知一和大米幾乎同時睜開眼睛!

聲音是從衛生間傳來的。

是小夫在叫。

怎麼了?

趙知一個大米幾乎同時爬了起來,看向門口衛生間的位置。

小夫被趙知一愛撫了一晚上,整個身體都大了一圈,手指腳趾更是腫得像熊掌。

最矚目的是小夫的上半身。

大米眼睛都瞪大了。

看了看小夫的上半身,話直接從口中脫了出來。

「小夫哥,你這一晚上,罩杯都比全校一半女生的都大了!」

「book思議!」

小夫直接癱倒在地,估計是被自己嚇到了。

大哭。

「大米!我昨晚做噩夢了!」

「我夢到我被一個大蚊子發禮了!」

「嗚嗚嗚嗚!」

「起來就是這個樣子了!」

「嗚哇!」

說著,小夫的眼睛裏射出兩道噴泉似的眼淚。

「我今天還約了幾個妹子!這還讓我怎麼見妹子們啊!」

大米趕緊下床,拍拍小夫的肩膀。

「小夫哥你別怕,你這最多也就是個精神病加艾滋病腫瘤感染什麼的。」

小夫僵在原地。

「我™謝謝你!」

「快!扶我去醫務室!!」

小夫咆哮着,大米趕緊穿了兩件衣服就要往外走。

小夫可不能直接出去。

他找了帽子,套了個圍巾,裹了個棉襖,穿上了個大長褲子。

自己一晚上突然發育了一般,不能被人就這麼認出來!

磨蹭了20分鐘,反覆照了10幾次鏡子。

小夫確信,親媽都不會認出如此打扮的自己了。

小夫終於鼓起勇氣,拉開了寢室的門。

正好,和門口一個正趕着上課的同班同學撞了個正着。

這個同學上下打量了眼前裹得像過冬一樣的人,最終視線落到了他突起的嘴上。

那尖尖的嘴還是太熟悉了。

「小夫?你怎麼了?」

小夫立刻就像觸電一般挺直了身體,曹?這麼快就被發現了?

「我……起床過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