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變異玫瑰花
變異玫瑰花 連載中

變異玫瑰花

來源:google 作者:秦逸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秦逸 黃欣

我爬了幾百層樓,都是些有的沒的,沒有什麼實際意義唉,我好想擺爛,要是能做一棵植物就好了,只要光合作用就能活着說時遲那時快,我突然感覺渾身痒痒的,一種詭異的熱流流經了我的全身……...展開

《變異玫瑰花》章節試讀:

言情小說家秦逸顧歲安大大的完結力作《變異玫瑰花》火熱來襲,,書中主人公是秦逸顧歲安,小說故事簡述是:秦逸搖搖頭:「這就不在我的任務範圍內了。
要不等把你們送回去,我再來看看。
」我震驚:「那到時候人不都死得透透的了!
」...要不我裝作沒人吧?
我剛剛打定主意屏息凝神,就聽外面的男子又敲了幾次門,然後說道:「難道沒人嗎?
不應該呀,這片沒人來過,而且我們收到了確切的定位。
是不是人餓暈了?
要不把門撬開?
」完了,芭比 Q 了。
我看着自己發芽的指尖干著急,怎麼辦,能不能把這玩意兒收起來?

我正想着,那小芽就像感覺到了一樣,慢慢地縮回去了。
我眼睛一亮,玩一樣控制着小芽伸出縮回。
而此時,外面已經響起了撬門聲。
我連忙收好芽翻身下床,喊着:「來了來了!
」推開門,只見外面站着幾個黑衣男子。
為首的那個目測身高一米八以上,黑色的制服和加長軍靴包裹着他修長有型的身材,更重要的是,他是個帥哥。
哦豁。
我吞了口口水。
帥哥見我開門,一挑眉說:「是你發的求救信號?
剛剛為什麼不開門?
」我撓撓後腦勺:「啊是我是我,剛剛為了保存體力,我在睡覺。
」帥哥上下掃了我一眼,我默默地縮了縮我穿着人字拖的大腳丫子。
早知道是個帥哥我就換件衣服了!
帥哥繼續說:「你還有什麼要拿的東西嗎?
」我:「等我一下!
」他抬手看了一眼表:「給你兩分鐘。
」我迅速跑回去,換了件衛衣,還好我隨時準備着被救走,幾天前就收拾好了行李,再拿上我碩果僅存的兩包薯片和三袋即食麵,我全副武裝地站在帥哥面前:「走吧。
」此時,我發現門口只剩下了帥哥一個人,而樓下隱約響起了汽車發動的聲音。
帥哥懶洋洋地抬眸看了我一眼,發出一聲低笑:「還算準時,不過……你這是去避難還是去度假呢?
」我不好意思地低下頭,小聲嘀咕:「這都差不多嘛……」帥哥眉眼舒展,哈哈大笑:「你倒是心態好。
走吧,此地不宜久留。
」正說著,他身後突然傳來一聲詭異的嘶吼,一顆半腐爛的腦袋從他身後冒了出來,我瞳孔一縮,連忙喊:「小……」沒等我說完,一道銀亮的光在我面前一閃,一把匕首已經直挺挺地插在了喪屍腦門上。
帥哥頭都沒回,喪屍就在他身後愣愣地倒下了。
從拔刀到反手將刀精準插入喪屍腦門,這一切不過發生在眨眼之間。
我獃獃地睜大了眼,幾滴腐臭的血濺到了我臉上。
那喪屍並沒有死透,只是因為匕首的衝擊力倒在了地上,此時還在地上扭曲地掙扎着,發出怪叫。
只見帥哥迅速蹲下身,半跪着用手臂夾着喪屍的手,我只聽到一聲骨頭斷裂的聲音,那喪屍的頭被整個旋轉了 270 度,這才癱在地上不動了。
我表情震驚,嘴巴張開。
帥哥習以為常地站起身,挑眉看着我,將一張餐巾紙遞到我面前:「嚇着了?
」我閉上嘴,接過餐巾紙擦臉:「是有點兒。
」開玩笑,我可是正宗的二十一世紀的溫室花朵,自從喪屍病毒爆發後都苟在家裡,至今還是我第一次和喪屍打照面。
看着地上那團血肉模糊的東西,我噁心得有點想吐。
帥哥用一種「你能活到現在真是不可思議」的眼神看着我,開口道:「那你最好快點習慣,記着,把喪屍的頭扭斷它才會死。
走吧,先回庇護所。
」他順手接過我的行李箱,幫我拎着下樓。
我亦步亦趨地跟在他身後,思考着能不能找個合適的地方把自己埋了,然後靠光合作用苟到病毒結束。
前面的帥哥腳步一頓,突然開口了:「我叫秦逸。
」「啊,我叫顧歲安。
」說著,我們走到了一輛軍用卡車前,秦逸幫我打開車門示意我坐到後面,自己翻身上了駕駛座。
「走了。
」他對對講機說了一句,一腳油門踩了出去。
車上並不止我一個人,還有另外三個人,看起來都是倖存者。
其中一對似乎是夫妻,抱在一起流眼淚。
還有一個看起來二十歲出頭的少年,閉着眼睛戴着耳機。
大家看起來都沒有什麼交流的**,我默默縮了縮手,找了個角落坐下。
一路上,我透過窗子往外看,城市已經破爛不堪,隨處可見殘缺的建築物和支離破碎的血肉,讓我感覺到一種強烈的不真實感。
所有的商店都被砸破了,貨物被洗劫一空,時不時還能看到有幾個喪屍在遊盪。
我不由得慶幸自己有先見之明。
半途中,我突然看到一群喪屍圍在一起,似乎在和人類戰鬥。
剛剛秦逸告訴我,白天喪屍行動比較緩慢,不那麼具有攻擊力,所以他們大都選在白天外出。
那外面是什麼情況?
我連忙拍了拍秦逸,問:「外面那是怎麼了?
」秦逸放慢了車速,懶散地扭頭看了一眼,說:「哦,有人被喪屍圍攻了。
」我有些緊張:「不需要下去看看嗎?
」秦逸搖搖頭:「這就不在我的任務範圍內了。
要不等把你們送回去,我再來看看。
」我震驚:「那到時候人不都死得透透的了!
」秦逸沒什麼表情,只是抬手看了一眼表說:「時間來不及了,現在距離日落只有不到一個小時,我們要在那之前趕回去。
」我手指摳緊了靠背,抿住唇不再說話。
也是,我連自保都做不到,怎麼還有閑心去管別人。
秦逸垂眸,準備加速。
突然,我看到喪屍堆中有一個明黃色的帽子一閃,一片利刃從喪屍群中飛出!
那一瞬間,我好像看到了一個熟悉的影子,是室長黃欣!
我連忙喊道:「停車!
停車!
」秦逸剎住了車,回頭看我。

《變異玫瑰花》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