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變種城市
變種城市 連載中

變種城市

來源:google 作者:墨雨別雲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單天陽 肖娜娜 都市小說

六年前,一場奇異的太陽風暴席捲全球,無數人在因此病倒、死亡、甚至發瘋,然後卻有一群人也因此變得不同……展開

《變種城市》章節試讀:

六月中旬,天氣逐漸炎熱難耐。

好在剛下過一場大雨,才算帶來了一絲清涼。

長椅上,一人安靜的坐着。

難得的周末,閑暇之餘他總會來公園坐上一會兒,怔怔望着天空,似乎想要看穿那層湛藍天幕,也許盯得久了,眼睛有些疲憊,一些花紋若隱若現的印在天幕上。

思緒漫無目的的飄蕩着,他也由着它們在腦海里亂飛,自少年時期他便沒再怎麼交過朋友,因此獨處的時光對他來說並不稀罕,但不妨礙他喜歡這種感覺。

正當他閉目深吸清涼空氣時,手機傳來振動,一條消息彈出。

「在嗎?中午去你家蹭飯!」

他咧嘴一笑,似乎早就司空見慣,也罷,去趟菜市場吧,反正也不是自己做飯,隨後回復了一句:「食材買些什麼?」

對於食材挑選,這麼多年他也早已輕車熟路,畢竟菜市場他確實是沒少去。等對方發來需要的食材,他便去菜市場選購了。

十點多些,他拎着一大兜食材回家,剛走進小區就聽到一個清脆女聲從遠處呼喊他的名字:「單天陽!」

單天陽停步尋聲望去,一個身材嬌小的女孩正笑着跑來。

「買那麼多啊!」女孩故作驚訝道。

「這麼點真的夠你吃的嗎?」單天陽故作疑惑道。

「嘿嘿!」女孩露出兩排潔白牙齒,眼睛透出讚許目光,似乎在說,果然還是你懂我。

隨後兩人向著一棟單元樓走去。

女孩是單天陽家樓上的住戶,兩人在童年時期便認識了,小學時經常結伴上下學,假期也會偶爾一起寫作業,只是中學後便不在一所學校讀書了,本該聯繫漸少的兩人卻都因各自的家庭環境,又增加了不少來往。

單天陽打開家門,一邊詢問道:「怎麼了?又跟你爸打架了?」

女孩點點頭,一臉滿不在乎的說道:「昨天晚上下手重了點,打斷了他兩根肋骨,現在在醫院躺着呢。」

關於樓上這對父女打架一事,單天陽也早就見怪不怪,女孩的父母在她七歲的時候便離婚了,法院將女孩判給了父親,女孩的父親離婚後並沒有盡到一個父親應盡的責任,整日酗酒打牌,遊手好閒,女孩小時候沒少挨他父親的打罵,所以那時候也會經常往單天陽家躲。

等到女孩再長大一些,讀了寄宿學校,回家次數減少,雖然還是會和那個混蛋父親發生爭吵,但好在不再那麼頻繁了。

再後來女孩讀了大學,靠自己兼職打零工掙學費和生活費,就乾脆從家裡搬了出去,偶爾回家也都是到單天陽家蹭飯,從來不會在自己家給那個混蛋老爹做飯。不過雖說是來單天陽家蹭飯,但其實女孩每次還是會把一半食材的費用轉給他。

至於為什麼這段時間女孩又搬回家住,主要還是大學剛畢業不久,在外面租房子有些貴,便只能捏着鼻子回家住了,只是現在她已經懶得和她那混蛋老爹吵架,而是能動手絕不廢話,經過幾次慘痛教訓,她那混蛋老爹倒是安分了不少,沒事是絕對不敢招惹她的。

至於為什麼昨天混蛋老爹會挨揍,還不是因為喝多了酒,大半夜的進了家還大吵大鬧,叫囂着要好好教育教育自己這個不孝女兒。

於是吵醒了剛睡着沒多久的女孩,女孩心裏一陣煩悶,怒氣一下就上來了,出了房間一腳把那混蛋老爹踹了個跌蹶,磕在了桌角上,折了兩根肋骨,接着女孩不慌不忙的打了120,將混蛋老爹送去了醫院,估摸着接下來兩三周都不會再煩她了。

天陽露出懷疑的目光,心想雖然你平時是潑辣了點,但你這麼嬌小一女孩家家,真的能揍的你那混蛋老爹斷掉兩根肋骨?以前也沒聽說過你那麼大能耐啊。

「怎麼?不相信啊?」女孩瞪了一眼,也懶得解釋什麼,便徑直走向廚房做飯去了。

午飯後,女孩坐在陽台上曬太陽,單天陽收拾碗筷到廚房洗碗,兩人一個做飯一個洗碗,算是一個不成文的規定。

「對了,我記得今天是嬸嬸的忌日吧。」女孩突然問向同樣在一旁曬太陽的單天陽。

單天陽點點頭回道:「打算晚會兒去陵園看看。」

「需要我陪你一起去嗎?我也想去祭拜一下嬸嬸。」女孩問道。

「好,那一起去吧。」單天陽答應下來。

下午三點時分,兩人帶了些水果和花束,便打車去往陵園,大約一個小時的車程,兩人終於到達陵園。

兩人在墓碑前擺好水果和花束後,單天陽敬上三根香,隨後兩人在碑前行禮祭拜,女孩祭拜完後便去遠處等待了,沒有打擾單天陽和他嬸嬸敘舊。

單天陽蹲在墓碑前自說自話,這是他和嬸嬸的交流方式,以此傳達對逝者的思念。

說完了話,單天陽準備起身離去,這時從不遠處走來一個略顯消瘦的中年男人,看樣子也是來陵園祭拜的。

那男人似乎是朝着單天陽而來,只見男人露出微笑,快步上前問道:「小夥子,打火機可以借我用一下嗎?今天來的太急,忘帶了。」

單天陽也露出微笑,將打火機遞給中年男人,男人道了聲謝便向著不遠處的墓碑走去,墓碑前還有一對母子,應該是男人的家眷。

……

密閉的房間里,三四個面容肅穆的男人正站在一個屏幕前,屏幕上是隊員從遠方傳回的畫面,正是單天陽和那名中年男人交流的場景,隨後一個男人開口命令道:「去查查那兩個年輕人。」

接到命令,一個男人轉身去電腦前開始調取資料,很快便查到結果,向其他幾人彙報道:「男子名叫單天陽,女子叫肖娜娜,兩人都住在向日葵小區第一單元,男子住402,女子住502,是樓上樓下的鄰居關係,都是些很普通的過往,不過單天陽的叔叔是津城警局的刑偵人員,在幾年前的一次任務中失聯了,至今下落不明。暫未發下他們與目標人物有交集。」

「先從B組調兩人盯幾天。」之前下命令的那個男人再次命令道。

「好的,我這就通知下去。」先前調取資料的那個男人回答道。

……

中年男人已經把打火機送還給了單天陽,同時不忘再次道謝,單天陽禮貌性的說了聲不客氣,便向著遠處的肖娜娜走去,隨後兩人一起離開了陵園。

從陵園一路返回,兩人沒有過多言語,只是快到小區時,單天陽開口問肖娜娜:「你就把你爹那麼涼在醫院啊?」

「該交的費用暫時都給他交過,還有護士每天照看着,他這日子過的可比在家舒服多了。」肖娜娜無所謂道。

單天陽也沒再多說什麼,要怪就怪那個男人自己作死,自討苦吃罷了。

兩人各回各家。

單天陽回到家裡,癱坐在沙發上,怎麼就又餓了?看了下時間,已經快六點了,原來是到飯點了。

他起身去打開冰櫃,看着裏面的食材,這些並不是今天購買的,今天的那些食材在中午就全吃完了。

直到現在單天陽還是不太理解,像肖娜娜這麼嬌小個女孩,163的個頭,看上去連45kg都不到,怎麼飯量卻跟頭牛似的?

不過肖娜娜的廚藝是真的好,中午吃過她做的飯,單天陽現在對自己做的飯實在是半點提不起食慾了。單天陽杵在冰櫃前,猶豫着要不要給肖娜娜打電話,讓她下來一起吃飯。

正當他還在猶豫,門外響起了門鈴聲,他走過去開門,竟然是肖娜娜。

「家裡食材用光了,本來打算從陵園回來後去買的,結果給忘了,晚飯繼續來你家蹭嘍。」肖娜娜直接表明來意。

單天陽立馬笑容滿面,直呼大廚裏面請。雖然這姑奶奶飯量是大了點吧,但廚藝真是比自己強千百倍啊。

飯後兩人坐在沙發上聊了會天,因為明早兩人都要工作,肖娜娜便早早回去了。

……

周一的傍晚,工作了一天,單天陽像往常一樣,擠上公交回家。平凡是生活的常態,他也早已適應這種平凡的狀態。

但他不知道的是,就是這樣一個平平常常的日子,有人已經整整監視他一天,即使是下班後回家的路上,他也依舊在那人的監視之下。

向日葵小區外的咖啡館,兩個普普通通的男人坐在露天的咖啡桌旁,有一句沒一句的聊着。

其中一個男人感慨了一句:「平平無奇的一天啊!」

另一個男人附和道:「誰說不是呢。」

正是兩人分別對單天陽和肖娜娜監視了一整天,這一天的監視下來,兩人也並沒有發現單天陽和肖娜娜的任何異常。

……

轉眼來到周四,剛下班的單天陽正在家看着新聞,門鈴響起,他走過去開門,門外站着的是隔壁的李奶奶。

「天陽啊,吃了沒?」李奶奶笑着問道。

單天陽露出笑臉回答:「還沒,有什麼事嗎?李奶奶?」

「有件事想請你幫個忙。」李奶奶笑着說。

「您說,是什麼事?」單天陽對這位李奶奶的印象還是很好的。

這位李奶奶是位很和藹的老人,兒子兒媳都常年在外忙工作,平日里只有她和一個六歲大的小孫子在家,小孫子的生活都是老人照顧。

作為鄰居,單天陽和李奶奶家的關係還算可以。

「是這樣,前幾天我兒子幫我約了牙醫,明天下午我需要去看牙,到時候可能趕不及去接小智明放學,所以想要拜託你明天下午幫我去接一下他放學。」李奶奶緩緩說道。

李奶奶的小孫子名叫李智明,平日里大人們都喜歡喊他小智明,是個乖巧懂事的孩子。

「沒問題,您安心去看牙,我上班的地方離他學校還挺近的。」天陽答應下來。

「他下午五點半就放學了,會不會和你上班的時間衝突啊?」李奶奶問道。

「不會,我下午五點半也下班了,您跟小智明說一聲,讓他放學後稍微等我幾分鐘就行,我從公司到他學校需要幾分鐘。」單天陽回答道。

「好的好的,那就先提前謝謝你了。」李奶奶笑着感謝道。

「小事,奶奶您客氣了。」單天陽禮貌道。

「你這孩子也是我看着長大的,看你現在長成這麼好個孩子,我也真是高興啊,相信你嬸嬸同樣也會很高興的。」李奶奶滿臉欣慰道。

天陽報以微笑,目送李奶奶離開。

李奶奶的小孫子智明今年上一年級,就在離小區不太遠的星辰小學就讀,步行七八分鐘就能趕到,因此並沒有乘坐校車上下學,但由於小智明年齡還小,所以李奶奶都是親自接送孩子上下學。

……

周五下午,單天陽下班後,沒有耽擱便直接去往了星辰小學。

學校門口,小智明已經在那裡等着了。看到單天陽,小智明朝着單天陽揮手:「天陽哥哥!」

單天陽露出微笑,向著小智明走過去,小智明身後站着一位年紀偏大些的中年男教師。

「老師好!」單天陽笑着跟老師打招呼。

「天陽?今天怎麼是你來接李智明?」中年老師有些疑惑。

「哦,小智明的奶奶今天有些事情,所以拜託我來接他。」單天陽回答道。

「嗯嗯好。」中年老師點點頭,隨後笑着感慨道:「時間過得真快啊,你這小皮蛋現在都長這麼大了。」

單天陽呲牙笑道:「多虧老師當年的教導。」

「哈哈,你這個笑容倒是還跟當年一模一樣。」中年老師笑着說。

「好了,早點回去吧,注意安全。」中年老師與兩人揮手告別。

「老師再見。」單天陽和小智名同時揮手向老師告別。

單天陽和小智明一同走在回家路上,小智明問道:「天陽哥哥也認識趙老師嗎?」

「是啊,我像你這麼大的時候,也是趙老師教我,說起來我也算是你師兄了。」單天陽笑着點點頭。

「師兄好!」小智明轉過身敬了個禮。

單天陽被這舉動逗笑了,摸了摸小智明的腦袋,這孩子一直深受大人們喜愛。

「最近趙老師看起來好像有些憔悴。」小智明突然說道。

「趙老師年紀大了,工作累比較憔悴也很正常,你們這些學生多聽老師的話就好了。」單天陽並沒有深思小智明的話。

「不是的,趙老師的狀態跟前段時間明顯不太一樣,有時候上課也會心不在焉的。」小智明說道。

「心不在焉嗎?」單天陽思索起來,他是知道趙老師的,一個一心一意教學的優秀教師,從來不會把生活中的情緒帶到教學中去,自己也從未見過趙老師上課心不在焉的樣子。

「好了,你也不用太擔心,趙老師是個很優秀的老師,你好好學習就行,不用想太多,相信趙老師自己可以解決的。」單天陽隨即安慰道。

「嗯。」小智明嗯了一聲便不再說話。

……

平平淡淡的一周就這麼過去,周六早上單天陽依舊早早起床來到公園,依舊是坐在長椅上,感受清晨溫和的陽光。

那雙監視的眼睛,也依舊在不遠處悄悄的觀察着。儘管一周以來監視者沒有發現單天陽的任何異常,但卻不敢放鬆警惕絲毫,對待與目標人物有過接觸的人,容不得他不謹慎。

那個曾在陵園向單天陽借用打火機的男人,是一名身負重罪且危險等級極高的變種人,監視者所在的小隊已經對其監視跟蹤了近兩個月,任何與之接觸過的人都必須排查清楚,以消除潛在的隱患。

密閉的房間里,依舊是那幾個男人,為首的男人正看着兩名隊友發送回來的監視報告,兩名監視對象沒有任何可疑行為,包括那支打火機,也只是一支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打火機。

「隊長,還要繼續監視單天陽和肖娜娜嗎?」站在一旁的一個男人詢問隊長。

「再監視一個星期,不要放鬆警惕。」隊長平靜的回答道。

作為「獵人」,他們必須要有足夠的耐心。

……

不遠處,一個中年男人漫無目的低着頭走路,看上去有些萎靡。

單天陽認出了那個男人,正是昨天下午才見過面的趙老師,看到趙老師這幅模樣,單天陽不禁想起了昨天小智明說的話。

單天陽起身向著趙老師走過去,約摸着還有五六步距離時,他開口向趙老師打招呼:「早上好啊!趙老師!」

趙老師聽到聲音扭頭看來,發現是單天陽,隨即露出笑容回道:「早上好!」

單天陽快步挪動到趙老師身邊,與趙老師並肩而行,只是印象中偉岸正氣的趙老師如今變矮了些許,胸背也不再像以前那樣挺直了,他不禁在心中暗自感慨,真是歲月不饒人。

似乎見到自己的學生,趙老師心情好了許多,不再像剛才那樣萎靡,臉上一直保持着笑容,談吐之間也露出一絲輕鬆。

兩人邊走邊聊,趙老師一直在問單天陽的近況,大學裏過得怎麼樣啊、畢業後找的什麼工作啊、工作辛苦嗎之類的問題,單天陽也都一一回答。

「趙老師……」單天陽稍微猶豫了一下問道:「昨天,我聽小智明說您最近狀態不是很好,是遇到什麼事了嗎?」

趙老師眼中閃過一絲複雜,微笑道:「沒遇到啥事,就是最近老是失眠,不是什麼大問題。」隨後揮了揮手,示意不用擔心。

聽到趙老師這麼說,單天陽也不好繼續追問,便關心的說了一句:「老師多注意身體。」

趙老師點點頭,心領了單天陽的這份好意。

兩人沉默着走了一小段路,趙老師突然問道:「你對變種人怎麼看?」

這個問題有些出乎單天陽意料,他一時間不知道如何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