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別點鴛鴦鍋
別點鴛鴦鍋 連載中

別點鴛鴦鍋

來源:google 作者:卿迢迢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卿辭 栩暮 都市小說

腦補達人X高冷女神醫學生校草vs計算機系花栩暮:「你好卿辭,我想問一下怎樣才能讓你做我的女朋友?」卿辭:「可能性為零,我不做任何人的手下敗將「栩暮:「那如果我甘願俯首稱臣呢?」卿辭:「你可以試試」在追求卿辭這件事上,栩暮行動能力非常硬核:直接去未來岳父岳母家下聘展開

《別點鴛鴦鍋》章節試讀:

九月中旬,南城的暑氣還未消,南大迎來了最熱鬧的一天。

今天新生報到,作為學姐學長們,當然要參與迎接新生的活動啊,這其中幫忙的居多,但難免少不了幾個是為了來看有沒有帥哥美女的。

每一屆都會有那麼幾個顏值特別出眾的登上校園貼吧,當然了,他們今年最期待的是,有沒有人能打破前兩屆的盛況。

要知道前兩屆的校園貼吧可是被擠爆了的。

今天計算機一班的課不多,只有上午一二節的離散數學課,課程一結束,幾十號人就鬧哄哄的結伴走出教室,其中不乏能聽到關於今天新生報到會上的信息。

江瑤一邊看着手機,一邊挽着陳絮的手,走出教學樓,江瑤就看着三人開口,「一會咱們要去活動廳嗎?」

鄔念不解,這天這麼熱,不趕緊回宿舍吹空調,去活動廳湊什麼熱鬧。

「去活動廳做什麼?」

「萬敏學姐在群里說他們那裡人手不夠,問有沒有人能過去幫幫忙,我想着咱們也沒課了就過去看看唄。」

「行啊,正好看看有沒有長得帥又好撩的學弟,姐姐我還沒有嘗到過愛情的滋味呢。」

江瑤故作嫌棄甩開陳絮的手,「你少來,就你還想老牛吃嫩草呢,我勸你還是別去禍害學弟們了。」

陳絮:「江瑤!我掐死你!」

剛剛在課堂上還沒精打採的兩人,瞬間追逐玩鬧起來,鄔念也追上去澆油,只有卿辭還保持着自己固有的人設,不急不緩的跟在幾人後邊,看着他們打打鬧鬧——這很卿辭。

這場玩鬧也只持續到了宿舍門口,幾人放下書就又結伴出了宿舍,去活動廳的路上,江瑤再次拿出手機翻看着群里的消息。

「我勒個去,我看到群里有人說,校草也在活動廳呢。」

假裝和栩暮不熟的三人,又開始了她們的戲份。

「真的嗎?男神在活動廳?那我一定要去目睹一下真容。」

經過江瑤陳絮耳提面命的教導,鄔念的演技好了很多,她這句話真聽不出真假來了。

許久沒有沒聽這個稱呼,卿辭反應了一會,才想起來,她們口中討論的校草是誰。

就是那個被她揍了兩次的話癆。

接觸過兩次,她覺得這人除了臉還不錯,一無是處,也不知道怎麼有那麼多小姑娘迷戀他。

江瑤點開了一個語音,「瑤瑤啊,你們家卿辭來不來啊?」

「不管怎麼樣,你們可一定要將卿辭帶過來,咱們系就靠她替咱們充門面了,要讓別的系知道,咱們計算機系可不只有鋼鐵直男,還有比得過校花的大美女。」

當初計算機系全體可都是全投了卿辭一票的,後來卿辭落榜校花,只拿了一個計算機系花的頭銜,他們一整個系鬱悶了好久呢。

「你就跟她說,不需要她幹什麼活,只要站在咱們系牌面旁邊笑就行了,你們不知道醫學系那邊有校草坐鎮,好多小姑娘都圍過去了,你讓她也趕緊來……」

「卧槽,哈哈哈哈……」

「哈哈哈……這絕對是學姐的真心話……」

鄔念整個人都要笑抽過去,江瑤和陳絮也笑個不停,只有卿辭臉都黑了,敢情她就是一個工具人唄。

「都閉嘴,不準笑了。」

迫於卿辭的**,三個人憋笑憋的很辛苦,走幾步就偷偷撇過臉狂笑,四個人奇怪組合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但她們也都習慣了,根本沒在意那些目光。

到了活動廳,她們還真看見了被幾十個女生團團圍住的栩暮,在醫學系的周圍,還有不少人側目圍觀,就好像在看什麼國寶級的寶貝似的。

卿辭對那個話癆校草沒什麼好感,只是輕飄飄的瞥了一眼,沒有多去關注。

栩暮在第一時間看到了進入活動廳的卿辭,他的表情肉眼可見的發生了巨大變化。

臉上掛着的不再是職業假笑,眼睛裏好像是被鍍了一層光,在燈光下熠熠生輝。

卿辭與栩暮作為前兩屆轟動一時的省狀元,同時也算是南大的顏值代表,但這一年中,兩人唯一同框是卿辭在食堂對栩暮大打出手的那次。

不得不說,這一屆新生非常幸運,能在報到這天就看到南大招生簡章里的兩大活字招牌。

因為這兩個招牌,南大今年比前幾年多招了不少學生呢。

「卿辭同學!你也來啦?」

也不知道栩暮怎麼穿過層層人牆,在瞬間的功夫就躥到卿辭身旁的。

卿辭差點沒當眾翻白眼,這個話癆怪又想做什麼?

「你擋我的路了。」

栩暮往一邊讓了點,和卿辭並肩而行,嘴裏叨叨起來。

「你也是被叫來站台的吧,真巧,我也是。」

卿辭扶汗顏,這個人還真是自來熟,她都這個態度了,怎麼還能厚着臉皮和他說話,沒看出來她壓根不想搭理嗎?

眾目睽睽之下,卿辭也不好像前兩次一樣,再次對他動手,不然在今天這個場合打架,就不會只是寫檢討那麼簡單了。

哼,都是寫檢討寫出來的孽緣。

「我和你很熟嗎?」

「我們一起寫過檢討,算是挺熟的吧,前幾天我們還在食堂吃過飯呢。」

如果不知內情,聽他這麼說,還真可能覺得這兩人關係還不錯,但,卿辭是當事人!

這人不會是被打了,覺得丟面子,所以想了什麼法子,想要故意接近報復她吧?

周圍的圍觀群眾,再次開始了竊竊私語。

「我勒個去,前段時間的校園貼吧說的不會是真的吧?」

「學姐,你說的什麼是真的?」

「哎呀,小學妹,你們剛開學不清楚,我給你們講,之前啊……」

卿辭臉都黑了,但她的三位好室友卻憋笑憋得臉都紅了,果然臉皮薄的怕臉皮厚的,臉皮厚的怕不要臉的,不要臉的怕沒有臉皮的!

卿辭算是踢到鐵板了,總算有人能治治她了,哈哈哈哈……

「那個,學長,你和卿辭先聊着,我們就先過去了……」

語落,江瑤陳絮鄔念三人推搡着,非常不義氣地遠離了是非之地,她們現在可是栩暮的人了。

卿辭再次動了絕交的念頭。

栩暮一邊暗嘆這三個助攻給力,一邊想着可得好好抓住這好不容易得來的機會。

正巧,前兩天他在小舅那裡學了兩招追人的法子,這麼快就能用上了。

「卿辭同學,中午一起吃飯吧?」

「沒空。」

栩暮不依不饒,緊跟着追問:「那晚上有時間嗎?要是沒有明天也行,或者你什麼時候有空了我們再約?」

卿辭算是看明白了,這人八成是有病!約什麼約,又想要打架嗎?

卿辭往後退了一步,與栩暮拉開距離,關係撇的清清的。

「不好意思,吃飯就免了,我還有事,別再跟着我了。」

看着卿辭臉上意味深長的假笑,栩暮覺得前兩次被打中的地方又有點隱隱作痛了。

唉,女朋友身手太好了也是挺煩惱的,一點都不好接近,但她這樣拒人千里之外的樣子真的好可愛啊!

栩暮微微一笑,和卿辭揮手道別:「好,那你先去忙吧,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