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別動我的解剖刀!
別動我的解剖刀! 連載中

別動我的解剖刀!

來源:google 作者:祁烙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華鈺 懸疑驚悚 祁烙

隨後發生的一連串怪事,使得找借口放出他的祁烙黑了臉,想把她揪回去的衝動怎麼也抑制不住……小黑屋前,祁烙冷冷的問:「說吧,你還有什麼心愿?」...展開

《別動我的解剖刀!》章節試讀:

  「是的。」祁烙下車,回答說:「謝忠華名下共有兩棟樓,其中一棟已於五年前拆遷,得到了一筆巨額拆遷款,分別給謝利霆兩兄弟拿去創業了。謝利霆的酒吧和餐館,就是用分得的拆遷款開的。」

  華鈺聽了微微點頭,隨後饒有興趣的打量着眼前這棟樓。它共有五層,看上去有些老舊,外瓷磚都有部分脫落,顯得有些年頭了。一樓左邊有扇閉鎖着的捲簾門,右邊則是牆壁,上有幾面窗戶,顯然是另一套套間。兩個套間之間則是樓梯間大門。

  此刻,居民樓門窗緊閉,四周還拉起了一圈警戒線,邊上還搭了個臨時的小棚子,有倆民警值班看守,不讓過往人員入內。整棟樓似乎都空了,沒有人住。

  觀察到這裡,她奇怪的問道:「怎麼,整棟樓都是謝利霆一家住?沒有租出去么?」

  「怎麼可能。」祁烙說:「謝利霆一家原本只住五樓,一樓佔了一半開小賣部,其它的都對外出租。但近期這個村子面臨整體拆遷,正在談拆遷款項事宜,整個村子的租戶基本都搬走了。」

  「而且,租戶都搬走後,受害者一家為圖方便,就搬到一樓來了。反正五層樓戶型都一樣,而且馬上就要拆遷了,對他們來說也沒什麼習慣不習慣的,忍幾天就好。」

  「但也正因如此,給作案人行兇帶來了便利。」

  「這樣啊。」華鈺恍然,當即從車裡拿出兩個勘察箱,將之打開,取出手套鞋套等穿戴好,隨後將勘查箱背着,直接拉開警戒線走入現場。祁烙見此,只得急急忙忙的套上鞋套便趕緊跟上。

  華鈺來到大門前,左右看了一眼,對邊上值守的民警招招手說:「小哥,麻煩幫我把門打開。」

  民警不一定認識華鈺,但絕對認識祁烙,見她是祁烙帶來的人,自然沒有二話,趕忙掏出留在他這兒的鑰匙將門打開。

  開門後,華鈺走進樓梯間過道,左右兩邊各有一扇防盜門,再往前走則是樓梯了。

  此時祁烙也跟上來了,說:「左邊是謝忠華開的小賣部,是個大通間,裡頭一切正常,且有監控覆蓋整間店面,監控錄像已經拷回去了,目前也未發現異常情況,沒有太多調查的價值。」

  「右邊是謝忠華一家的住所,三室兩廳,與本樓其他房間的戶型都一模一樣。三間卧室中,主卧是謝利霆和柴雨柯住,謝佳沁、謝佳盈兩姐妹的搖籃床也在這個房間裡頭,另一個卧室謝忠華自己住,謝佳雯則單獨一個房間。」

  「相比於獨佔五樓,分住兩套三室兩廳的房子時,這會兒雖說擁擠了點,但由於大多數物品都仍舊放在五樓,僅僅是把常規傢具、衣物、洗漱用品等搬下來,短時間內倒還可以接受。」

  「實際上,這個村子接到整體拆遷通知,租戶都搬走了之後,基本上所有的房東都臨時搬到了一樓,一來方便出入,方便搬遷,二來和拆遷辦那些人談拆遷款也方便點。當然,也有不在這兒住的。」

  華鈺螓首輕點:「說說案發現場情況吧。」

  祁烙扔給他一疊文件:「都在這裏面了,自己看。」

  「沒時間。」她接過後發現文件太厚,短時間內看不完,便一邊快速瀏覽一邊說:「我大概翻一翻,你擇重要的和我講講。」

  祁烙嘴角一抽,陷入工作狀態的華鈺就這副模樣,真不知道誰是誰上級。但心中無奈,他仍舊快速說:「主要是血跡分佈方面。南都支隊痕檢科發現,現場遍布血跡,噴濺狀、濺落狀、拋甩狀、滴落狀、流柱狀、堆積狀、轉移狀、擦拭狀、侵染狀和稀釋狀十種血跡類型皆有。」

  「比較具備勘察意義的有轉移狀、擦拭狀和稀釋狀三種血跡,其中擦拭狀血跡為移屍過程中地面形成的拖拉血痕,並非兇手刻意擦拭所留,轉移狀血跡則為血手印和血鞋印,都是受害者留下的,實際上刻意看做是擦拭狀血跡的一種特殊形式。」

  「稀釋狀血跡則主要是作案人清洗兇器時所遺留的血水,以及柴雨柯被強迫經口腔灌服潔廁劑後咳出的類似擊打血跡的霧狀濺落血跡,不過顏色稍淡並夾雜有較大的呼吸道分泌物和血凝塊。」

  「結合這三種血跡可知,作案人並沒有刻意清理現場的血痕,似是對自己的作案手法相當有自行。另外,茶几上擺放着除謝利霆外其餘所有受害者的頭顱,且各受害人的軀體都被轉移到各自卧室當中,具有一定的儀式感。」

  「某種儀式么。」華鈺喃喃自語,隨後立馬翻到這部分資料看了幾眼,說道:「照片還是不太直觀,而且站在樓道里怪蠢的。把門打開吧,咱們進去看看。」

  祁烙嘖一聲,取出剛從值守民警處拿來的鑰匙**鎖孔一擰,伸手一推。

  門被打開後,一股濃烈的血腥之氣撲面而來,讓常年與屍體為伍的華鈺都忍不住皺了皺眉。見此,祁烙問:「要不要帶個口罩?」

  「不戴,氣味是很重要的線索。」華鈺搖頭,隨後踏步走入客廳。目光一掃,滿眼的猩紅之色,地面、牆壁乃至幾乎所有的傢具表面都被染上了一層已乾涸凝固的血液。

  祁烙緊跟着進來,劍眉緊鎖,被血腥味嗆得半天說不出話來。而華鈺掃了幾眼之後,竟反而有些僥倖的說:「幸虧不是酷暑天氣,也幸虧發現的早,否則滿屋的蒼蠅,以及血液長毛髮霉,場面會更加刺激。」

  「你別說了好么。」祁烙臉色鐵青,他雖看多了各種血腥的兇殺場面,但能與這起滅門慘案相媲美的卻也不多,何況現場門窗緊閉,血腥味瀰漫不散,即使是華鈺乍一聞到都忍不住皺了眉,更別說他了。

  「奇怪……」華鈺盯着客廳牆壁上的血跡,越看越是納悶:「六名受害者當中,即使是失血過多致死的也基本是內出血,現場哪來這麼多血跡?」

《別動我的解剖刀!》章節目錄: